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5章 第 85 章(1 / 1)

    国家队公布了平昌冬奥会的参赛名单后, 在网上掀起一阵波澜。

    不少冰迷对于杨杰用了李文霞夺回来的名额参赛,产生些忿忿不平的意思。

    【这次冬奥会居然没有李文霞?天啊!连候补都没有放她!】

    【过分了哈,这次真的有点过分了!】

    【为什么要把李文霞的名额给杨杰?】

    【对啊,杨杰还受伤了, 有大半个月没上冰呢, 她还需要进行康复训练。】

    【不是大半个月, 而是十四天, 八妹成绩还挺不错的,选她挺正常的。】

    【十四天和十五天有什么区别吗?她现在还处于康复训练吧?】

    【没错,再说了康复训练后她能找回自己状态吗?】

    【国家队是不是有点傻, 让受伤的杨杰比赛,却不让健全的运动员参赛!】

    【算了, 国家队干脆让杨杰去参加残奥会,让李文霞参加冬奥会。】

    【楼上的说话太难听了, 当初coc的时候八妹可是拿到奖牌了, 她的实力有目共睹的。】

    【但是这个名额明明是李文霞赢回来的, 她当时也去参赛了没拿到好名次, 】

    【人都有低谷期, 那时候八妹状态不太好。】

    【那冬奥会上,她的状态就能好了吗?】

    网上的言论吵得不可开交,不过大伙对于苏芙拿到名额倒是没有任何意见。

    毕竟苏芙在gpf上压分的情况下都能战胜杰西卡, 已经让不少人看到冬奥会上胜利的身影。

    不少苏芙粉丝出来拉架:【都是华国选手, 谁去都是一样的。】

    这一下仿佛是吸引了战火,焦点又集中在苏芙身上。

    键盘侠们拿苏芙没参加全锦赛为由, 故意说挖苦苏芙架子大, 再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 于是网上的热度再一次炒起来。

    国家队早就已经知道可能会出现这些语言, 于是在各种质疑的声音响起后便公布了这次参赛选手的选拔规矩。

    他们公布了选手的国际积分、世界排名以及大型比赛的名次,详细记录每个参赛选手的评选标准。

    很公平,并没有任何藏私的意思。

    这个公告一出,熄灭了一些人的怒火,但却还有些键盘侠或者是黑粉们发出些酸不拉几的话。

    但是这些所谓的黑粉倒是让苏芙那些战斗力超群的粉丝们压熄火了。

    论吵架,谁怕谁啊!

    对此,国家队以及相关人员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心一意备战冬奥会。

    随着华国递交了参赛人员名单,其他国家也递交冬奥会参赛人员名单。

    冬奥会本就是各大花滑运动员们最想要参加的比赛,他们使尽所有手段、削尖脑袋想挤进去,居然还真有人成功了。

    像是棒子国的体育圈本就是最不干净的,他们短道速滑队里更是各种内斗明斗,每次闹出的事情就像是宫斗戏一样,已经算是他们国家运动圈一大特色。

    因为国外冰协、花滑圈的狗血度实在是够高,网上的风向便从华国国家队转了出去。

    毕竟比起国外冰协乱插手参赛名额,国内冰协除了面对isu不太强硬外,算是很不错了。

    尤其是那些比宫斗还精彩的戏码,硬是看的冰迷们议论纷纷,不停开贴八卦着相关消息。

    什么y国男单给前辈下跪、什么M国女单抓奸出丑闻、硬是让冰迷们喂足八卦之魂。

    但是随着时间的逐渐逼近,华国国家队的气氛也越来越焦灼。

    不少人加大了训练量,几乎是十二小时泡在冰场里,就连平日里喜欢开玩笑的姚鑫,都面露焦虑神情,不停在冰上进行一次又一次练习。

    教练们害怕选手在赛前受伤,每天到场馆赶人下冰,然后锁住大门。

    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不少人偷溜增加训练量。

    国家队在赛前又遇见一件事情,关于冬奥会团体赛的参赛名额。

    团体赛有男单、女单、双人滑、冰舞四个项目,每个项目需要一人参加,其中可以换人,但是换人机会只有两次。

    黄天不想让外界的人知道苏芙正在经历发育关,毕竟她现在一上场就能发现出问题。

    而团体赛比单人赛要早,所以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苏芙赛前情况。

    杨杰的脚伤快好了,但是为避免出现更大问题,所以王奎也不想让杨杰上团体赛。

    师徒两个因为都不想让自己学生上场,结果在总教练办公室吵了起来。

    程总教练无语道:“你们师徒两个是故意的吗?”

    女单就这几个人,怎么可能不派苏芙或者杨杰去,再说难不成把李文霞给派去?

    “苏芙是我们的王牌,我不想让人知道她发育关的问题。”黄天解释道:“她要是参赛的话,就会提前告知对手我们遇见的问题。”

    “杨杰的脚伤刚好,直接让她一个比完两项,是不是太不公平了?”王奎反驳道。

    黄天丝毫不惧师父,直接反驳道:“现在华国最有希望多金的是苏芙,当然是保她了!”

    “但是……”王奎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其他国家也都是保护一号选手的实力。”黄天一脸坚定道:“师父,是你告诉我以大局为重。”

    王奎没想到居然被自己学生在自己师父面前给堵了回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教练程天倒是笑了起来:“大徒弟,你收的这个小徒弟真不错哦。”

    其他国家的团体赛全部都会保护一号选手,让其有冲金的能力。

    华国团体赛本身就不行,上一届更是没能进入前五名,更别说团体赛拿奖牌。

    总教练想了想,说道:“杨杰去团体赛吧。”

    长短曲都由杨杰一个人上,带来的压力可不小,尤其是团体赛结束后,她还需要参加女单的比赛。

    虽然杨杰有可能短节目进不了前五,从而不需要参加团体赛的自由滑,但是在两周内参加三场比赛,压力也是够大的。

    王奎虽然不太乐意,但是考虑到现有情况后,还是遵守总教练的要求。

    他很清楚现在国家队是在保苏芙这枚王牌,即便是对方进入发育期后发挥不稳定,但是苏芙的整体能力依旧是全队最强。

    就算是苏芙比赛摔了,按照报上去的技术基础分依旧能抢入前五名、甚至于是前三名。

    也许苏芙发挥稳定,还能把金牌给拿回来呢。

    自己就算是再不愿意让杨杰跟团体赛,更不愿意杨杰把短节目、自由滑都揽下来,但是现在不是一个人比赛,而是以华国为整体的比赛。

    所以,他必须遵守总教练的规定。

    王奎去到冰场,将事情告知杨杰,对方听完自己要上团体赛后果真出现了些抗拒表情。

    杨杰为难的开口道:“老师,个人赛虽然与团体赛隔了两周,但是两周内完成四场比赛,我有点担心。”

    团体赛是在冬奥会开幕后就开始,而个人赛是在冬奥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开赛,其间相隔大约两周时间。

    王奎安慰道:“团体赛上咱们不一定会闯入前五,到时候就只用比一场了,再说也许到时候临时又会有变动。”

    话虽如此,但王奎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参赛名单确认后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冰场上,黄天盯着正在做练习的苏芙,叹了口气:“小丫头似乎又长高了。”

    苏芙恐怕已经有165以上了,手长脚长,比例又好看。

    就是最近一次上称,体重快要达到45kg了。

    黄天教练对于苏芙体重的增长,很是烦心。

    其实165的身高,45kg并不算很重,甚至比一些明星、模特都要瘦。

    但是运动员要跳跃,体重控制堪称变态,再加上苏芙未来还要涨体重,所以45kg已经算是临界点。

    双人滑那边要求更严格,成年女选手不允许超过43kg,不然抛丢就完全抛不起来。

    体局上面的人下了道通知,说让苏芙去做开幕式的旗手。

    其实,本来旗手是准备定双人滑的魏子千和王希文,他们两人也有夺金的希望,同时也是国家队明星队员。

    但是,这对情侣又吵架了,闹得要换搭档的趋势,更别提让他们两个去当旗手。

    于是,体局那边人看中了花滑队新出的女单小天才苏芙,长得漂亮、身材又高,走在前面真的挺长面子。

    苏芙跟着教练练了两天挥旗子,什么多少角度,一分钟挥多少下都有严格规定,弄得她都生出不少想要拔腿离开的冲动。

    训练加挥旗子,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2月9号是开幕式,2月17号才是除夕夜,所以说华国代表团将会在异国他乡渡过除夕团圆夜。

    考虑到想要与家人团聚的意愿,国家队专门给队员们放了一天假,但是不少人都选择继续训练。

    于是,国家队后勤人员将选手们的家人接到基地,为所有参赛选手提前过了一个别开生面的除夕夜。

    有几名运动员是体二代,他们父母本就和体局很熟悉,来了后便纷纷坐上主桌,同体局领导们应酬着,看上去更像是工作场合。

    这里面也有苏芙的母亲白婳,她在接到消息后便第一时间赶来,只不过苏芙对她态度并不是很热络。

    苏芙就在看到白婳时唤了一声妈,然后便把注意力转移到奶奶和哥哥身上。

    苏老太太也被接过来,和孙子、孙女一起包饺子过除夕夜。

    “奶奶,我们一起去包饺子。”苏芙无视旁边想要跟自己讲话的白婳,跟奶奶道:

    苏老太太瞥了眼儿子和白婳,牵着孙子、孙女的手,笑呵呵道:“来,奶奶教你们包饺子。”

    白婳看着热热闹闹的三人,眼眸里藏满了酸意。

    只不过她压根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前来敬酒的体局领导们给拉到主桌去了。

    酒桌上,不少人当着白婳的面夸奖着苏芙,说是虎父无犬女,听的白婳心里一直都酸酸的。

    她的女儿苏芙明显已经不怎么搭理自己,而且所谓的花滑界天才也不是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

    也许,当初她在听苏家雨说道苏芙很不错时,就应该听从对方的话开始辅导苏芙,现在能陪对方前往冬奥会的人就是自己了。

    冬奥会,那可是世界级最大的赛事,也是所有运动员们的梦想。

    想到这里,白婳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神色,她回头看了眼旁边那座正在给苏老太太敬酒的黄天教练,心里浮上不少嫉妒情绪。

    她是不是该像黄天一样,对苏芙更加关心点呢?

    除夕过后,选手们又投入繁忙的训练当中,而出发时间也逐渐逼近。

    2018年2月3日,华国国家队准时出发,前往机场准备登上飞往平昌的飞机。

    华国的队服一向都是红黄配色,与国旗相同的色系,但是今年品牌赞助商的设计师结合了冬季会洁白的主题色,做了一套全白的长款羽绒服作为国服参加开幕式。

    不过因为全白长款羽绒服容易脏,所以国家队在搭飞机时还是用着红白相间的队服。

    国家队刚下大巴车,领队派人去换登机牌了,所以一大群人立在机场中央是很显眼。

    整个代表队光是运动员就有近百名,再加上后勤、教练等人,几乎有两百人出现在机场。

    浩浩荡荡一大群人,身上是整齐的队服,胸前是国旗标志,出现在机场时格外引人注目。

    姚鑫看着周围一直在看自己队伍的路人,说道:“会不会有人来找我们签名?”

    “怎么可能。”魏子千摇摇头,啧了声:“咱们冬季项目运动员可没有夏季项目那些运动员知名,不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也不一定呢。”杨杰看了眼周围,低声道。

    魏子千继续说道:“肯定不一样,上次奥运会的时候,羽毛球队他们在机场就被人认出来,然后给围了。”

    “还有兵乓球队,每次出门就会被人要签名。”徐子茜也在旁边补了句,一脸憧憬:“什么时候咱们也能有这样的待遇。”

    杨杰赞同的点点头,说道:“兵乓球队的功劳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积累的,我们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几人正说着,突然看到不远处跑来了些年龄较大的女生,她们环顾一周后将视线落在国家队里,互相簇拥着慢慢走了过来。

    国家队的人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几名女生,有点好奇道:

    “咦,是哪个队伍的粉丝?短道速滑?双人滑?女单?”

    “反正不可能是咱们滑雪项目的,我们是小众里的小众。”

    “感觉不是短道速滑,就是花样滑冰他们那边的。”

    “我觉得可能是花样滑冰那边,最近他们连续夺冠,凝聚的人气可不小。”

    “应该是苏芙的,最近她是咱们冬季运动的焦点人物。”

    “也可能是姚鑫的,他可是粉丝们最宠爱的憨憨。”

    “我觉得也有可能是杨杰的,她最近在网上热度也不小。”

    就在大伙们好奇着那几个人是哪边粉丝时,她们走到苏芙面前:“小、小芙蓉,能合影吗?”

    苏芙摘掉耳机,点点头,然后微笑着同粉丝们合影。

    姚鑫酸溜溜道:“都没人跟我合影吗?”

    “来来,我来跟你合影。”魏子千将姚鑫的肩膀一揽,调侃道:“给你一个最高待遇,托举合影。”

    说罢,他还特意显摆了一下自己的二头肌:“相信我,我绝对能把你这个小身板给拖起来。”

    姚鑫有点被哽住了,无语道:“我体重可是有60多公斤,可比你的小搭档希文重很多斤。”

    魏子千在听到王希文的名字时,眼眸里表情有些微动,他把心里翻涌的情绪压到深处,跟姚鑫比划道:“我托举能扛起两个你!”

    众所周知,双人滑男单和单人滑男单不太一样,双人滑更注重肌肉量,在表演时经常有托举、抛丢等动作,而单人滑男单则瘦弱不少。

    双人滑教练听到后,无语道:“你要是能把姚鑫给托起来,等回去后我让你去搞单人滑。”

    明显就是调侃口吻,因为单人滑转双人滑是没问题,但是双人滑却没办法转单人项目。

    毕竟单人滑的技术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练,而单人滑转双人滑也需要年岁够小才可以。

    姚鑫很不屑的吐槽着:“你就吹吧。你真能扛起两个男单选手,我叫你哥、哦不,我叫你爸爸!”

    魏子千很是配合,跟旁边的男单老队员许凡说道:“来来,凡哥来试一下!”

    “我才不想被男人扛,你给我滚远点!”许凡话都没说完,拔腿就跑。

    男生间一谈到父子局,明显就来劲了不少,魏子千伸手就想去抓姚鑫,但姚鑫却拖着旁边的男单许凡死活不放。

    几人闹哄哄的跑来跑去,魏子千没逮住姚鑫于是又去祸害青年组的小男单们,还真的扛起了一个小男单。

    后来,小女单们又闹着要托举,于是魏子千一边一个扛了两个人合影。

    跟拍师就着现场热闹的气氛,咔嚓咔嚓拍了不少照片。

    魏子千扛上瘾了,又被人用激将法闹得去扛了一次苏芙,于是苏芙一脸懵逼的被扛上双人滑男单的肩上。

    后来,运动员像是玩疯了一样,连短道速滑队的运动员也跑来扛人,不过他们体形修长,暂时拼不过双人滑以及冰舞的男单选手。

    当然,冰球队的队员们加入后,双人滑男单们终于遇见了势均力敌的对手。

    冰球队员本就体型魁梧,他们两边肩膀各扛起两个成年男单选手,看上去丝毫不费力。

    花滑、冰球、短道速滑等冬季项目的国家队官博同时发了同一张集体照,配上加油的字眼。

    照片里,年轻的运动员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映衬着身前的国旗格外闪亮。

    各大官媒都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纷纷为他们献上最为诚心的祝福,预祝华国在冬奥会取得最佳成果。

    不少运动员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同时配上了自己和队友们的合影做成九宫图。

    就连很少发微博的苏芙,也被杨杰等人怂恿着一起转发了:

    【苏苏是芙:平昌,我们来了!附图:123】

    第一张是花滑国家队的合影,女选手们被围在中间,而身高适中的苏芙更是C位。

    第二张是苏芙和女选手们的合影,女生们在一起就明显闹得比较厉害,一向清冷的苏芙被好几个人撅着嘴亲脸,脸颊上满是唇印,而姚鑫咬着手绢羡慕不已的盯着被众人环绕的苏芙,一脸羡慕的表情。

    第三张是苏芙的单人照,只露出一般的脸,身后是即将落山的太阳。

    晚霞透过机场的落地玻璃洒到苏芙身上,像是给她涂了一层金光一般。

    【原来咱们的小芙蓉是团宠,姐姐妹妹都宠到骨子里。】

    【脸上的唇印真多,我数了一下一共8个,女单一个,双人滑两个,冰舞一个,还有青年组的四个小孩子。】

    【姚憨憨的羡慕快要溢出屏幕了,他也想要姐姐们的亲亲~】

    【哈哈哈,你们快去看姚憨憨的微博,他被男选手们抓着狂吻一番,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你别说,我刚看到魏子千的微博,他把苏芙扛在肩上做了个托举,小芙蓉都傻了,一脸懵逼。】

    【对对对,还有魏子千他们逮姚鑫的照片,笑死我了!】

    其他运动员也发了微博,配了照片,每个人的照片都不太一样,但是透过所有人的照片,大伙似乎看见热闹非凡的机场候机厅。

    国家队官博的工作人员也一一给自家选手的微博点赞,发表评论。

    于是,大伙们就看到小编们对队员的不同态度。

    比如对姚鑫就是‘赶紧把脸上唇印擦掉,糟心。’

    比如对魏子千就是‘别跟姚鑫一起捣蛋,不然扣你工资。’

    比如对杨杰就是‘赛前少喝水,多活动。’

    其中,最为不同的就是对待苏芙的评论,官博的工作人员评论道‘你是最棒的,加油!’

    【果然就连工作人员都看不过去姚憨憨。】

    【还有魏子千,要扣他工资了!】

    【对苏芙就是亲闺女一样,对姚鑫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就在冰迷们喜滋滋的翻看着微博,却突然看到华国冰协转发了国家队微博,并配以:【华国冰雪健儿加油!祝你们凯旋而归!】

    冰协在发完这条微博后,又转发了一次并专门@了所有花滑运动员,配以‘你们永远是我们心目中最棒的花滑运动员’的字眼。

    冰协的@顺序里,苏芙的名字是放在最前面的,这一举引起了关注,瞬间引燃了冰迷之间的议论。

    不少人纷纷询问道:

    【冰协第一个@的是小芙蓉,这是不是代表咱们小芙蓉是花滑一姐?】

    【她就是一姐啊,拿到了全锦赛、大奖赛总决赛、世青赛的冠军,还不算一姐?】

    【没吧,我觉得是冰协随便排序的,它只是向外人表现对于选手的关注。】

    【怎么可能,这个运动员的排序一看就不是按字母来排的,这是冰协承认苏芙的重要性。】

    【我倒是觉得是冰协支棱起来了,向外人展现一下自己真正的霸气。】

    【有可能,之前isu压分压得太恶心了,简直想把他们全部送去icu!】

    【小芙蓉冲啊!将isu那些家伙的脸全部给打肿起来!】

    伴随着所有人的关注,华国冬奥会代表队乘上了飞往平昌的航班,并在规定时间抵达。

    当飞机缓缓降落在异国机场,苏芙透过机窗看向外面挂满冰霜的树枝。

    平昌冬奥会,我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