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第133章 第 13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3章 第 133 章(1 / 1)

    “什么外孙女?”祁岳晟好险没给气乐了, “不就是记在谢薇的名下吗,锦程兄你好好看看,念念身上才流着你们谢家的血……”

    “而且你们不会以为, 景旻他是走投无路,才厚着脸皮回来求你们收留的吧?”

    “你们也别嫌我说话难听——景旻他肯回来,根本是你们谢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你们怕是不知道吧?来谢宅之前, 我们遇到了褚行将军……”祁岳晟说着,故意顿了一下——

    华国共有五大军区, 褚行就是西北军区的二把手。刚过不惑之年,就坐在了在这样的位置上,褚行堪称年轻有为、位高权重。

    可就是这么一位叱咤风云的将军,却依旧有做不到的事情——

    褚行的父亲叫褚国伟。褚国伟也是华国一位军人, 从十九岁入伍,褚国伟立下赫赫战功,连续三次荣膺华国总统颁发的国家勋章。

    可就是这么一位为国为民辛劳半生的老将军, 却在去给多年前牺牲的兄弟扫墓时,不幸踩空,失足滚下山坡后,摔伤了脑袋。期间褚国伟昏迷了整整二十六天,等苏醒后, 却是出现了记忆错位。

    按照老将军的说法,他不是褚国伟,而是叫陆潮生,家里除了年过花甲的老母亲外, 还有个即将到预产期的妻子。

    可问题是褚国伟自己都六十三了, 怎么可能会有个同龄的老母亲呢?

    至于即将临盆的妻子什么的, 更是个大笑话——

    褚老太太比丈夫还要大三岁, 预产期什么的,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一开始褚家人还想着,应该是老爷子撞到了脑部记忆区间,造成了记忆混乱,过段时间,老爷子就能恢复正常。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恢复的时间竟然那么长——

    到现在,足足六年过去了,褚国伟依旧口口声声说他是“陆潮生”。

    本来如果仅仅是记忆错位,家里人也不会在意。

    结果老爷子还着了魔似的,但凡能有个机会,就会往外跑,问他干什么,就说要去找老娘和老婆,说是老娘寡妇熬儿,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不容易,他要是不在母亲面前尽孝,真的会天打雷劈。

    又说妻子是个胆小的,还不是一般的怕疼,他答应过老婆,到预产期时,哪怕天上下刀子,他也会赶回去,陪在老婆身边,等着和老婆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要不是褚家人确信,老爷子确确实实是褚国伟,说不好还真以为,他们身边的是什么陆潮生呢。

    可偏偏任凭他们磨破了嘴皮子,又拿出一本又一本相册来作为证据,证明老爷子就是褚国伟,他们才是一家人,褚国伟却是根本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甚至为了能回属于“陆潮生”的家,多次冒险,最危险的一次是老爷子竟然学着影视剧里演的那样,把被单铰成条,打成绳结后,从三楼那里跳了下去。

    彼时正好褚行过去,好险没吧魂儿给吓没了。老太太和褚国伟自来恩爱,可自从褚国伟出现记忆错位后,就非得给他那个快要生娃的老婆“守节”,不但他自己不往老太太身边凑,也不许老太太离得他近了。

    老太太和褚国伟青梅竹马,年少相恋,这些年携手走过人生大半岁月,感情说是超越生死都不为过。

    骤然被老爷子排斥,还排斥的那么厉害,老太太背着孩子们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应该是伤心太过的缘故,这一两年来身体简直是每况愈下……

    褚行是个孝子,既担心为国为民一辈子老了却突然得了这么个怪病的老父亲,又担心瞧见老爷子就会禁不住哭一回的老母亲。

    会找上谢景旻也是因为这个——

    之前褚行送褚国伟去过不止一处医疗基地,专家们的意见大致相同,那就是虽然闹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却明显是脑部区域出了问题。

    这几年来,褚行可以说什么法子都试了,中医也好,西医也罢,还有心理治疗师、催眠大师,抚慰性的精神力者等等齐上阵,都没能让老爷子从那个他创造出来的“陆潮生”这个虚拟人物上醒过神来。

    而且应该是被限制了自由的缘故,老爷子性情越来越暴躁。更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变本加厉。

    不止一次和褚行将军发生冲突就算了,家里但凡是激发出精神力的,老爷子都厌烦的很,决不许对方靠近他五十米以内,包括褚行将军这个儿子,还有曾经他最疼爱的孙辈。

    一开始褚行还不信这个邪,就想着不然趁老爷子睡着,让灵舞者过去治疗,为了防止老爷子中途醒来,还给他注射了安定类药物。

    灵舞者果然顺利走到了老爷子面前,没想到刚一有所动作,老爷子就睁开眼睛,更是直接进入了作战状态。

    应该是老爷子内心深处,还有身为将军的自觉,拼命压制了体内躁动的精神力。可饶是如此,那位灵舞者精神海依旧遭受重创,老爷子也昏迷了三天之久。

    那之后褚行轻易不敢再给褚国伟请精神力者过去。

    还想着老爷子愿意当陆潮生,就让他当吧,只要人好好的就成。

    可事实却是就连这个小小的愿望也成了泡影——

    两个月前,老爷子忽然就开始出现嗜睡症状。一开始是一天睡十个小时,然后是十四小时。

    到现在,老爷子根本每天都要睡二十个小时以上了。

    甚至五脏六腑也开始不明原因的有衰竭的趋势……

    老太太本急火攻心之下,直接住进了医院。一边是眼瞧着病入膏肓的父亲,一边是伤心欲绝的母亲,褚行这段时间说是心力交瘁都不为过。

    会找到谢景旻也是因为这个——

    谢景旻成功治愈一例阿尔茨海默患者的事情,经中外经媒体报道后轰动全世界,褚行可不是把仅有的一线希望,寄托到了他身上?

    至于说谢林晚会入了褚家的的眼,当然和越澈之前言之凿凿,说谢林晚唤醒了他有关。

    按照褚行的说法,他本来是要把谢林晚和谢景旻一起请过去的,毕竟褚老的病太过古怪,两人一起无疑更有把握些。

    谢景旻倒是没有犹豫,当即答应下来。又委婉的跟褚行建议,不然就不要请谢林晚过去了,毕竟女孩子家,别看老爷子昏睡着,身上的精神力依旧惊人,这之前为了救老爷子的命,褚行只得硬着头皮又请来了几位灵舞者,结果无一例外,全都被昏睡中的褚国伟给伤到了……

    “不好意思,”谢景旻接过祁岳晟的话头,神情间还有些歉疚的模样,“我的话好像没有起到作用……刚才褚将军发来短信,他应该很快就派人过来。我先过去看看,你们要是不肯,嗯,可以据理力争吗,想来褚家也不是不讲理的……”

    褚行要来做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肯定是要“接”谢林晚和谢景旻过去帮老爷子看怪病的。

    谢家人的性情他清楚,最是迂腐不知变通,倒要看看他们待会儿是要拼着得罪褚家也要护着谢林晚,还是为了巴结褚家,忙不迭把谢林晚打发过去……

    如果谢家肯让谢林晚过去就算了,不肯的话,稍加运作,以褚老将军在华国的威望,谢家势必会被钉在耻辱台上。

    换句话说,无论谢家选择哪一种,都注定谢家这边平地起波澜。

    “你——”谢锦程明显吓了一跳,转而瞧着谢景旻,眼睛中全是怒意——

    谢家手里有自己的人脉,褚国伟现在的状态,谢锦程自然也了解。

    即便他深信孙女的精神力根本已是华国首屈一指,却没办法违心的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告诉自己,谢林晚能扛得住褚国伟这个精神力全都点在了作战能力的老将军一击。

    至于说他愤怒的原因,则是和谢景旻有关——

    褚行将军的为人自来是有口皆碑,谢锦程相信,褚行走投无路之下,应该确实去找了谢景旻,可要说褚行非逼着让谢林晚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去老将军面前,谢锦程却是不肯相信的。

    甚至直觉,褚行会铁了心要请谢林晚过去,极有可能是谢景旻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谢景予包括越澈几人也明显想到了这一点,看一眼一派轻松的谢景旻,都是愠怒不已——

    果然不愧是谢锦澜的儿子,这一招借刀杀人玩的够娴熟。

    正想着用什么法子帮谢林晚逃过这一劫,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就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一个年轻人带着一名勤务员随即从车上下来,看两人急的脸都红了的模样,褚国伟那里怕是有些不妙。

    “我是褚鸣涧,不知道哪位是谢林晚小姐?”褚鸣涧神情急切。

    “我是。”谢林晚上前一步。

    虽然之前谢林晚的名字不止一次见诸媒体,但凡有照片的八卦新闻却是被谢氏给删了个干干净净。

    褚鸣涧也就见过谢林晚一张模糊至极的照片,这会儿见到真人才发现,小姑娘是真的漂亮,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可爱,怕是不可能抗住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老爷子。

    谢家上下无疑也是这么想的。

    谢景予和谢文潼直接拦在了谢林晚前面:

    “晚晚你在家歇着,我们过去。”

    褚鸣涧张了张嘴,有心想劝谢林晚和她走,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

    “还是我去吧。”谢林晚却是没有答应,“褚老,值得……”

    那样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就是需要付出代价,可只要能让老英雄康复,那也是值得的。

    之所以坚持要去,也是谢林晚以为,别看她瞧着纤弱,可事实上予舅舅也好,三舅也罢,就是再加上个谢文潼,他们的精神力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自己。

    要是她会受伤,那舅舅他们,怕是会伤得更重。

    褚鸣涧眼睛顿时有些发热——

    要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褚家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下下策。

    之前其实褚鸣涧也去了好几个灵舞者世家,可结果人家都是一听要去给褚老爷子看病,还没怎么着呢,就都白了脸。

    过来之前,褚行吩咐过他,切不可强人所难,褚鸣涧虽然点头答应,可看到其他人纷纷找借口不愿去褚家,还是未免有些心酸。

    眼前这美丽姑娘,明明瞧着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了,结果却说就是为了爷爷这个人,她就算是受伤也要帮着救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