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第136章 第 13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6章 第 136 章(1 / 1)

    “鸣涧——”和刚才的龙精虎猛相比, 现在的老爷子无疑不是一般的虚弱。

    强撑着想要起身,却被谢林晚拦住:

    “老爷子您先躺着吧……”

    老爷子之前精神力虽然稳定,可毕竟岁月不饶人。之前暴躁版的“褚国伟”和雷厉风行版的“陆潮生”折腾之下, 身体会受到了才怪。

    “刚才, 我身体里另一道精神力——”老爷子抬眼看向被魈和儿子孙子簇拥在中间的谢林晚,眼睛里是丝毫不加掩饰的震惊——

    儿子褚行和孙子褚鸣涧不用说了,要是有办法, 也不会拖到今天。至于说魈,即便对方没开口, 那浑身的杀气也是遮都遮不住。

    老爷子以为, 这要是在古代, 他敢担保, 魈肯定是白起那样的杀神。

    而刚才突然涌入体内的那道精神力,则如浩瀚大海, 不但无穷无尽, 更是尽显仁心。

    之所以不敢相信,则是因为, 眼前这女孩子真的, 太小了……

    老爷子实在无法说服自己相信, 这世上真的有天纵奇才这回事。

    “爷爷,刚才,确实是谢大师帮了您……”相较于之前拿谢林晚当邻家妹妹时的心态, 现在的褚鸣涧语气中无疑带了些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恭敬, 连对谢林晚的称谓, 都从之前的“谢小姐”, 变成了“谢大师”。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咳咳……”老爷子想要笑, 却不慎扯动了伤口, 一时疼的直抽气——

    所以说什么年纪的人就该做什么年纪的事。

    这么想着,看向地上依旧昏迷的谢景旻眼神就有些不善——

    之前整个人都处于骤然回到年轻时代的亢奋中,褚国伟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眼下恢复正常,却是渐渐察觉,自己身上所有的异常,怕是都和谢景旻有关。

    “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褚行明显和老爷子想到了一处。

    “应该是谢教授,把老爷子的异常归结到,阿尔茨海默症这一类了……”

    谢林晚想了想道。

    “阿尔茨海默?”褚国伟把这几个字咀嚼了一遍,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所以说谢景旻根本是把他当成了老年痴呆患者?

    一旁的褚行却是有些尴尬。事实上因为老爷子这几年的反常,确实有专家认为,不排除是阿尔茨海默引起的意识误差。

    “可即便当成那个什么,我爷爷也不该这个样子啊……”褚鸣涧咕哝道——

    之前会对谢景旻抱的希望最大,就是因为之前谢景旻治愈阿尔茨海默患者的轰动新闻,可既然是治愈,怎么老爷子就表现得这么反常?

    根本是直接跳回到了年轻版的时候。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老爷子之前的表现,应该有陷入幻境的原因……”

    甚至谢林晚觉得,极有可能那位所谓的阿尔茨海默痊愈者,也是被谢景旻给“固定”到了幻境中头脑清醒的状态。

    只是因为掌控谢家的计划受阻,谢景旻有些急于求成,没有把相关的细节给铺垫好,再者他没有想到,老爷子自称“陆潮生”,并不是因为意识混乱,而是确然有那么一个人存在,才导致他的计划出现偏差——

    没有后面记忆的“年轻版”的褚国伟,遭遇同样因为幻境差不多恢复了全部记忆的陆潮生,两相碰撞之下,好险没让老年版的老爷子原地去世。

    “你的意思是,世上真有陆潮生这个人?”褚鸣涧大惊。

    谢林晚没有说话,却是看向老爷子。

    “是。”老爷子点头,神情窘迫中又带了些沉重——

    事实上对他现在这具身体来说,恢复了“年轻状态”的自己,无疑比明显更加睿智的陆潮生更能折腾。

    “陆潮生是名警务人员……”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体里……”说着看向魈,“你查一下,羽林警局,是不是有个叫陆潮生的警官……”

    魈点了点头,随即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很快,就有消息传了过来。魈一目十行的浏览完手机上的信息,随即把手机递给褚行。

    褚行看了一眼,随即皱了下眉头:

    “一个有污点后失踪的警员?”

    “让我看看。”褚国伟随即道。

    褚行把手机递过去,褚国伟拿起来,等看到上面的内容,明显就怔了一下——

    “陆潮生,原羽林刑侦大队支队长……”

    看他的履历,算得上耀眼——

    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华国赫赫有名的警官大学,毕业时京市总局这边直接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陆潮生却是拒绝了,选择了回到羽林。据上面记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老娘和心爱的姑娘,都在羽林。

    作为前途无量的俊才,陆潮生甫一回到羽林就受到重用,屡破命案、立下大功之下,很快做到支队长的位置。

    只应该是年纪太轻,官职升的太快,升任支队长后没几年,羽林那边就接到检举信,说是陆潮生办案时收受巨额贿赂……

    虽然最后没有确凿证据之下,事情不了了之,可陆潮生的仕途依旧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应该是太过年轻,没有经过事,陆潮生大受打击之下,就开始怨天尤人,工作时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不时借酒浇愁,终是因为醉酒误事,导致经手的一件案子出现大的纰漏,被降职处理,曾经威风凛凛的刑警大队支队长,硬是变成了偏远派出所一个顶着个大处分的小警员……

    陆潮生的失踪,就是在他成为片警的一年之后……

    从他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之久,当地警方包括陆潮生的家属多次发布寻人启事,却是始终没有陆潮生的一点消息……

    “我不相信,”褚国伟放下手机,神情认真,“陆潮生不是那样的人。”

    这些年虽然表面上大部分时间一直是“陆潮生”在掌控身体,并不是说老爷子始终一无所觉:

    “我当初摔得应该比你们察觉到的还要厉害……”

    事实上老爷子猜测,他应该是撞到了脑部的重要部位,不是“陆潮生”的进入,说不定当年很有可能不治。

    还是通过这些年的温养,老爷子才逐渐恢复。可即便是本我处于昏睡状态,老爷子却是依旧可以感知到陆潮生——

    这是一个阳光正直的警官。

    “……之前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陆潮生对他作为警察的身份以及母亲和妻子有着非同一般的执念……”

    这道虚弱的精神力,即便忘了世间所有,潜意识里却依旧牢记着他作为警察的职责。所以即便再怎么对母亲和妻子思之如狂,却始终不会伤害任何一个褚家人。

    在忘了所有后,还渴望能够回家奉养老娘、执手爱妻。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贪污受贿联系在一起?身体都没有了,还牢记着警察的职责,怎么可能会因为遭到误解,就消极怠慢工作?”

    其实不是谢景旻的捣乱,察觉到老爷子才是这具身体的在主人后,陆潮生就第一时间承诺,他愿意自行湮灭,就只是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能让他回家,看一眼老娘和妻子,以及,那个从未谋面的小生命……

    “陆潮生不是想起来大部分记忆了吗……”褚鸣涧有些疑惑,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应该知道吗?

    “他也不知道。”老爷子叹了口气。按照陆潮生的说法,他一睁眼,就在老爷子体内。而那之前发生了什么,竟然怎么都想不起来。

    “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去一趟老爷子摔下去的地方。”谢林晚道。

    “行。”褚行点头,又吩咐褚鸣涧,“我陪晚晚过去,你送爷爷去医院……”

    话还没说完,却被褚国伟打断:

    “我不去医院,我和晚晚一起去事发地……”

    “爸您的身体……”褚行就有些担心。

    “我哪里就有那么脆弱了?”老爷子却是不肯,又看了眼谢林晚,“再说,不是还有晚晚吗……”

    之前还觉得谢林晚是个小孩子,现在就连褚行都觉得,这就是一根定海神针。

    再有褚行也知道,他铁定拗不过老爷子,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

    “不过还是得先让医生瞧瞧……”

    “是啊,也不急在这一时。”谢林晚也劝道。

    “你让他们赶紧进来……”老爷子叹息一声——

    随着他主体意识的回归,属于陆潮生的那道精神力就以肉眼可察的速度虚弱起来。

    老爷子真是担心,陆潮生会不会什么时候就消散了。

    “他怎么办?”要离开房间时,褚鸣涧指了指地上的谢景旻,语气厌恶——

    虽然谢景旻误打误撞,竟然让陆潮生的记忆相对完整了些,却是险些害了爷爷的性命。

    而且谢景旻所用的手段,实在是怎么看怎么都带着些邪性,可偏偏疗治精神力方面,向来没有一定之规,即便位高权重如褚家,也并没有办法定谢景旻的罪。

    “跟他一起的那些人呢?让他们过来把人带走。”褚行冷哼一声——

    之前祁凤鸣等人针对谢林晚的情形,褚行无疑也都看到了,眼下这么做,未尝没有给谢林晚出口气的意思。

    外面的祁凤鸣等人这会儿可不是也等的急了?

    明明谢景旻进去时,跟他们交代过,快则半个小时,慢则四五十分钟,他就会从里面出来。结果现在都有两个四五十分钟了,也没瞧见谢景旻的影子。

    更可气的是那个谢林晚和褚家的态度——

    之前谢景旻可是交代过,他疗治时,不许任何人进入。

    结果谢林晚一说褚老有危险,那个魈就跟脑袋进水了似的,帮着谢林晚也就罢了,褚家人竟然也相信了谢林晚的鬼话。

    祁凤鸣甚至怀疑,褚行这样没脑子的,到底是怎样坐上现在的高位的?

    正胡思乱想间,就见到褚家的勤务员匆匆跑过来:

    “薛医生呢,快跟我过去一趟……”

    祁凤鸣眼睛顿时一亮——

    薛医生可是脑部问题专家,勤务员让他过去,难道是,老爷子彻底清醒了?

    这么想着,忙上前一步,追上勤务员的脚步:

    “是不是老爷子醒了?”

    老爷子醒来这件事也不是什么机密事,勤务员也就没瞒祁凤鸣,当下点了点头:

    “不错。”

    祁凤鸣愣在原地半晌,下一刻兴奋的击了一下掌——

    他早就知道谢景旻绝非常人,以褚家非同一般的地位,以后谢景旻会到达什么样的高度,简直不可想象。

    越发觉得之前做出的和谢家决裂、追随谢景旻的决策当真英明之至。

    至于说谢林晚这会儿都没出来,按照祁凤鸣的想法,怕是正躲在哪里哭呢。

    正想着是不是也申请跟进去看一下,又有一个勤务员跑过来:

    “你们都是和谢教授一起过来的?”

    “是。”祁凤鸣忙点头,瞧着勤务员的眼神就多了些希冀,“是不是谢教授让我们进去?”

    勤务员没回答他们的问题,只往一个房间处指了下:“你们过去吧,医生就在不远处,你们接了人后,就直接过去找医生。”

    找医生?祁凤鸣无疑怔了一下,下一刻马上明白,“找医生”什么的,铁定是指褚老爷子了,能在褚家人面前露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当下忙点头:

    “好的好的。”

    走了几步,祁凤鸣又站住,回身瞪了一眼祁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你们去吧。”祁宴脸上却是并没有祁凤鸣以为的懊悔,“我就不过去了。”

    祁凤鸣似笑非笑的盯了他一眼:

    “行,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站着。”

    说着也不再理祁宴,和越涓几个转身朝着勤务员指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事足以让老爷子痛下决心,把老大这一支给赶出去了。

    几人一路走得飞快,很快到了勤务员说的那个房间。

    已经能想象得到里面这会儿该是如何的热闹,祁凤鸣敲门时特意加重了声音。

    结果连敲了十来下,里面都没有动静。

    “难道是不在这里?”疑惑之下,祁凤鸣直接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一个人。要回身时却是一滞,越涓的视线也正投向角落那里,两人几乎是一起惊叫道:

    “谢教授?”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还是谢景旻也该醒了。下一刻谢景旻就睁开眼睛,却是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就“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脸色煞白的就往外冲。

    站在门边的祁凤鸣和越涓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

    “谢教授?”

    两人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没在房间里发现被救治情形的褚老?

    再有谢景旻就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地板上?

    “凤鸣,越涓?”饶是颇有城府的谢景旻,这会儿也僵在了那里。

    “是我们,”祁凤鸣点头,又不死心的探头往外看了眼,“对了,怎么没见褚老爷子?”

    “谁让你们过来的?”谢景旻终于又找回了语言的能力,“你们刚才说,褚老……”

    “是褚家的勤务员,”祁凤鸣越发疑惑——

    怎么谢景旻的样子,也像是不知道褚老在哪里……

    “勤务员说褚老已经醒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越说语速越慢——

    刚才勤务员的态度确实很是冷淡。要知道这之前,他们可是被褚家奉为上宾。

    “您唤醒了褚老……”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隔壁房门忽然打开,褚鸣涧和褚行扶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褚家人的身边,除了魈之外,还有谢林晚。

    “丫头,我们上车吧。”褚国伟看向谢林晚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天材地宝似的,那叫一个慈祥。

    褚行和褚鸣涧对谢林晚的态度也不遑多让。

    骤然瞧见褚国伟,谢景旻先是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等看到谢林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阴郁。

    “谢林晚?”祁凤鸣的模样,也是和见了鬼似的——

    不是谢景旻救了褚国伟吗?怎么褚家人却是把昏迷不醒的谢景旻一个人丢在这里,却是对谢林晚那小丫头奉若上宾?

    忽然想到一个堪称荒谬的理由——

    难不成褚国伟会恢复过来,其实是谢林晚的缘故?

    褚鸣涧的声音正好传来:

    “谢大师,我奶奶让我替她给你说声谢谢……”“你们过去吧,医生就在不远处,你们接了人后,就直接过去找医生。”

    找医生?祁凤鸣无疑怔了一下,下一刻马上明白,“找医生”什么的,铁定是指褚老爷子了,能在褚家人面前露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当下忙点头:

    “好的好的。”

    走了几步,祁凤鸣又站住,回身瞪了一眼祁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你们去吧。”祁宴脸上却是并没有祁凤鸣以为的懊悔,“我就不过去了。”

    祁凤鸣似笑非笑的盯了他一眼:

    “行,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站着。”

    说着也不再理祁宴,和越涓几个转身朝着勤务员指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事足以让老爷子痛下决心,把老大这一支给赶出去了。

    几人一路走得飞快,很快到了勤务员说的那个房间。

    已经能想象得到里面这会儿该是如何的热闹,祁凤鸣敲门时特意加重了声音。

    结果连敲了十来下,里面都没有动静。

    “难道是不在这里?”疑惑之下,祁凤鸣直接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一个人。要回身时却是一滞,越涓的视线也正投向角落那里,两人几乎是一起惊叫道:

    “谢教授?”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还是谢景旻也该醒了。下一刻谢景旻就睁开眼睛,却是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就“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脸色煞白的就往外冲。

    站在门边的祁凤鸣和越涓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

    “谢教授?”

    两人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没在房间里发现被救治情形的褚老?

    再有谢景旻就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地板上?

    “凤鸣,越涓?”饶是颇有城府的谢景旻,这会儿也僵在了那里。

    “是我们,”祁凤鸣点头,又不死心的探头往外看了眼,“对了,怎么没见褚老爷子?”

    “谁让你们过来的?”谢景旻终于又找回了语言的能力,“你们刚才说,褚老……”

    “是褚家的勤务员,”祁凤鸣越发疑惑——

    怎么谢景旻的样子,也像是不知道褚老在哪里……

    “勤务员说褚老已经醒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越说语速越慢——

    刚才勤务员的态度确实很是冷淡。要知道这之前,他们可是被褚家奉为上宾。

    “您唤醒了褚老……”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隔壁房门忽然打开,褚鸣涧和褚行扶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褚家人的身边,除了魈之外,还有谢林晚。

    “丫头,我们上车吧。”褚国伟看向谢林晚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天材地宝似的,那叫一个慈祥。

    褚行和褚鸣涧对谢林晚的态度也不遑多让。

    骤然瞧见褚国伟,谢景旻先是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等看到谢林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阴郁。

    “谢林晚?”祁凤鸣的模样,也是和见了鬼似的——

    不是谢景旻救了褚国伟吗?怎么褚家人却是把昏迷不醒的谢景旻一个人丢在这里,却是对谢林晚那小丫头奉若上宾?

    忽然想到一个堪称荒谬的理由——

    难不成褚国伟会恢复过来,其实是谢林晚的缘故?

    褚鸣涧的声音正好传来:

    “谢大师,我奶奶让我替她给你说声谢谢……”“你们过去吧,医生就在不远处,你们接了人后,就直接过去找医生。”

    找医生?祁凤鸣无疑怔了一下,下一刻马上明白,“找医生”什么的,铁定是指褚老爷子了,能在褚家人面前露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当下忙点头:

    “好的好的。”

    走了几步,祁凤鸣又站住,回身瞪了一眼祁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你们去吧。”祁宴脸上却是并没有祁凤鸣以为的懊悔,“我就不过去了。”

    祁凤鸣似笑非笑的盯了他一眼:

    “行,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站着。”

    说着也不再理祁宴,和越涓几个转身朝着勤务员指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事足以让老爷子痛下决心,把老大这一支给赶出去了。

    几人一路走得飞快,很快到了勤务员说的那个房间。

    已经能想象得到里面这会儿该是如何的热闹,祁凤鸣敲门时特意加重了声音。

    结果连敲了十来下,里面都没有动静。

    “难道是不在这里?”疑惑之下,祁凤鸣直接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一个人。要回身时却是一滞,越涓的视线也正投向角落那里,两人几乎是一起惊叫道:

    “谢教授?”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还是谢景旻也该醒了。下一刻谢景旻就睁开眼睛,却是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就“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脸色煞白的就往外冲。

    站在门边的祁凤鸣和越涓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

    “谢教授?”

    两人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没在房间里发现被救治情形的褚老?

    再有谢景旻就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地板上?

    “凤鸣,越涓?”饶是颇有城府的谢景旻,这会儿也僵在了那里。

    “是我们,”祁凤鸣点头,又不死心的探头往外看了眼,“对了,怎么没见褚老爷子?”

    “谁让你们过来的?”谢景旻终于又找回了语言的能力,“你们刚才说,褚老……”

    “是褚家的勤务员,”祁凤鸣越发疑惑——

    怎么谢景旻的样子,也像是不知道褚老在哪里……

    “勤务员说褚老已经醒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越说语速越慢——

    刚才勤务员的态度确实很是冷淡。要知道这之前,他们可是被褚家奉为上宾。

    “您唤醒了褚老……”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隔壁房门忽然打开,褚鸣涧和褚行扶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褚家人的身边,除了魈之外,还有谢林晚。

    “丫头,我们上车吧。”褚国伟看向谢林晚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天材地宝似的,那叫一个慈祥。

    褚行和褚鸣涧对谢林晚的态度也不遑多让。

    骤然瞧见褚国伟,谢景旻先是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等看到谢林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阴郁。

    “谢林晚?”祁凤鸣的模样,也是和见了鬼似的——

    不是谢景旻救了褚国伟吗?怎么褚家人却是把昏迷不醒的谢景旻一个人丢在这里,却是对谢林晚那小丫头奉若上宾?

    忽然想到一个堪称荒谬的理由——

    难不成褚国伟会恢复过来,其实是谢林晚的缘故?

    褚鸣涧的声音正好传来:

    “谢大师,我奶奶让我替她给你说声谢谢……”“你们过去吧,医生就在不远处,你们接了人后,就直接过去找医生。”

    找医生?祁凤鸣无疑怔了一下,下一刻马上明白,“找医生”什么的,铁定是指褚老爷子了,能在褚家人面前露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当下忙点头:

    “好的好的。”

    走了几步,祁凤鸣又站住,回身瞪了一眼祁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你们去吧。”祁宴脸上却是并没有祁凤鸣以为的懊悔,“我就不过去了。”

    祁凤鸣似笑非笑的盯了他一眼:

    “行,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站着。”

    说着也不再理祁宴,和越涓几个转身朝着勤务员指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事足以让老爷子痛下决心,把老大这一支给赶出去了。

    几人一路走得飞快,很快到了勤务员说的那个房间。

    已经能想象得到里面这会儿该是如何的热闹,祁凤鸣敲门时特意加重了声音。

    结果连敲了十来下,里面都没有动静。

    “难道是不在这里?”疑惑之下,祁凤鸣直接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一个人。要回身时却是一滞,越涓的视线也正投向角落那里,两人几乎是一起惊叫道:

    “谢教授?”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还是谢景旻也该醒了。下一刻谢景旻就睁开眼睛,却是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就“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脸色煞白的就往外冲。

    站在门边的祁凤鸣和越涓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

    “谢教授?”

    两人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没在房间里发现被救治情形的褚老?

    再有谢景旻就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地板上?

    “凤鸣,越涓?”饶是颇有城府的谢景旻,这会儿也僵在了那里。

    “是我们,”祁凤鸣点头,又不死心的探头往外看了眼,“对了,怎么没见褚老爷子?”

    “谁让你们过来的?”谢景旻终于又找回了语言的能力,“你们刚才说,褚老……”

    “是褚家的勤务员,”祁凤鸣越发疑惑——

    怎么谢景旻的样子,也像是不知道褚老在哪里……

    “勤务员说褚老已经醒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越说语速越慢——

    刚才勤务员的态度确实很是冷淡。要知道这之前,他们可是被褚家奉为上宾。

    “您唤醒了褚老……”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隔壁房门忽然打开,褚鸣涧和褚行扶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褚家人的身边,除了魈之外,还有谢林晚。

    “丫头,我们上车吧。”褚国伟看向谢林晚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天材地宝似的,那叫一个慈祥。

    褚行和褚鸣涧对谢林晚的态度也不遑多让。

    骤然瞧见褚国伟,谢景旻先是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等看到谢林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阴郁。

    “谢林晚?”祁凤鸣的模样,也是和见了鬼似的——

    不是谢景旻救了褚国伟吗?怎么褚家人却是把昏迷不醒的谢景旻一个人丢在这里,却是对谢林晚那小丫头奉若上宾?

    忽然想到一个堪称荒谬的理由——

    难不成褚国伟会恢复过来,其实是谢林晚的缘故?

    褚鸣涧的声音正好传来:

    “谢大师,我奶奶让我替她给你说声谢谢……”“你们过去吧,医生就在不远处,你们接了人后,就直接过去找医生。”

    找医生?祁凤鸣无疑怔了一下,下一刻马上明白,“找医生”什么的,铁定是指褚老爷子了,能在褚家人面前露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当下忙点头:

    “好的好的。”

    走了几步,祁凤鸣又站住,回身瞪了一眼祁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你们去吧。”祁宴脸上却是并没有祁凤鸣以为的懊悔,“我就不过去了。”

    祁凤鸣似笑非笑的盯了他一眼:

    “行,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站着。”

    说着也不再理祁宴,和越涓几个转身朝着勤务员指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事足以让老爷子痛下决心,把老大这一支给赶出去了。

    几人一路走得飞快,很快到了勤务员说的那个房间。

    已经能想象得到里面这会儿该是如何的热闹,祁凤鸣敲门时特意加重了声音。

    结果连敲了十来下,里面都没有动静。

    “难道是不在这里?”疑惑之下,祁凤鸣直接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一个人。要回身时却是一滞,越涓的视线也正投向角落那里,两人几乎是一起惊叫道:

    “谢教授?”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还是谢景旻也该醒了。下一刻谢景旻就睁开眼睛,却是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就“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脸色煞白的就往外冲。

    站在门边的祁凤鸣和越涓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

    “谢教授?”

    两人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没在房间里发现被救治情形的褚老?

    再有谢景旻就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地板上?

    “凤鸣,越涓?”饶是颇有城府的谢景旻,这会儿也僵在了那里。

    “是我们,”祁凤鸣点头,又不死心的探头往外看了眼,“对了,怎么没见褚老爷子?”

    “谁让你们过来的?”谢景旻终于又找回了语言的能力,“你们刚才说,褚老……”

    “是褚家的勤务员,”祁凤鸣越发疑惑——

    怎么谢景旻的样子,也像是不知道褚老在哪里……

    “勤务员说褚老已经醒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越说语速越慢——

    刚才勤务员的态度确实很是冷淡。要知道这之前,他们可是被褚家奉为上宾。

    “您唤醒了褚老……”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隔壁房门忽然打开,褚鸣涧和褚行扶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褚家人的身边,除了魈之外,还有谢林晚。

    “丫头,我们上车吧。”褚国伟看向谢林晚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天材地宝似的,那叫一个慈祥。

    褚行和褚鸣涧对谢林晚的态度也不遑多让。

    骤然瞧见褚国伟,谢景旻先是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等看到谢林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阴郁。

    “谢林晚?”祁凤鸣的模样,也是和见了鬼似的——

    不是谢景旻救了褚国伟吗?怎么褚家人却是把昏迷不醒的谢景旻一个人丢在这里,却是对谢林晚那小丫头奉若上宾?

    忽然想到一个堪称荒谬的理由——

    难不成褚国伟会恢复过来,其实是谢林晚的缘故?

    褚鸣涧的声音正好传来:

    “谢大师,我奶奶让我替她给你说声谢谢……”“你们过去吧,医生就在不远处,你们接了人后,就直接过去找医生。”

    找医生?祁凤鸣无疑怔了一下,下一刻马上明白,“找医生”什么的,铁定是指褚老爷子了,能在褚家人面前露面,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当下忙点头:

    “好的好的。”

    走了几步,祁凤鸣又站住,回身瞪了一眼祁宴: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

    “你们去吧。”祁宴脸上却是并没有祁凤鸣以为的懊悔,“我就不过去了。”

    祁凤鸣似笑非笑的盯了他一眼:

    “行,那你就好好在这里站着。”

    说着也不再理祁宴,和越涓几个转身朝着勤务员指的房间去了——

    今天的事足以让老爷子痛下决心,把老大这一支给赶出去了。

    几人一路走得飞快,很快到了勤务员说的那个房间。

    已经能想象得到里面这会儿该是如何的热闹,祁凤鸣敲门时特意加重了声音。

    结果连敲了十来下,里面都没有动静。

    “难道是不在这里?”疑惑之下,祁凤鸣直接推开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一个人。要回身时却是一滞,越涓的视线也正投向角落那里,两人几乎是一起惊叫道:

    “谢教授?”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声音太大了,还是谢景旻也该醒了。下一刻谢景旻就睁开眼睛,却是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就“骨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脸色煞白的就往外冲。

    站在门边的祁凤鸣和越涓猝不及防之下,被撞了个正着:

    “谢教授?”

    两人忽然就觉得有些不对——

    怎么没在房间里发现被救治情形的褚老?

    再有谢景旻就怎么会一个人躺在地板上?

    “凤鸣,越涓?”饶是颇有城府的谢景旻,这会儿也僵在了那里。

    “是我们,”祁凤鸣点头,又不死心的探头往外看了眼,“对了,怎么没见褚老爷子?”

    “谁让你们过来的?”谢景旻终于又找回了语言的能力,“你们刚才说,褚老……”

    “是褚家的勤务员,”祁凤鸣越发疑惑——

    怎么谢景旻的样子,也像是不知道褚老在哪里……

    “勤务员说褚老已经醒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越说语速越慢——

    刚才勤务员的态度确实很是冷淡。要知道这之前,他们可是被褚家奉为上宾。

    “您唤醒了褚老……”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隔壁房门忽然打开,褚鸣涧和褚行扶着老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褚家人的身边,除了魈之外,还有谢林晚。

    “丫头,我们上车吧。”褚国伟看向谢林晚的眼神,简直就和看什么天材地宝似的,那叫一个慈祥。

    褚行和褚鸣涧对谢林晚的态度也不遑多让。

    骤然瞧见褚国伟,谢景旻先是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等看到谢林晚,脸上神情顿时变得阴郁。

    “谢林晚?”祁凤鸣的模样,也是和见了鬼似的——

    不是谢景旻救了褚国伟吗?怎么褚家人却是把昏迷不醒的谢景旻一个人丢在这里,却是对谢林晚那小丫头奉若上宾?

    忽然想到一个堪称荒谬的理由——

    难不成褚国伟会恢复过来,其实是谢林晚的缘故?

    褚鸣涧的声音正好传来:

    “谢大师,我奶奶让我替她给你说声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