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第137章 第 13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37章 第 137 章(1 / 1)

    谢大师?感谢?

    祁凤鸣下意识的掏了掏耳朵, 又掏了掏耳朵。再不想承认,祁凤鸣也只能接受现实——

    竟然真的是谢林晚唤醒了褚国伟。

    之前越澈信誓旦旦说他之所以能够醒来,全都是谢林晚的功劳时, 祁凤鸣的反应是嗤之以鼻——

    越澈对谢家有多言听计从,根本是有目共睹的。

    会撒下天大的谎言, 肯定也是配合谢家的要求。

    虽然不懂谢家为什么会这么不遗余力要捧着谢林晚,可什么唤醒植物人之类的, 却八成是假的。

    现在却是再没有办法欺骗自己——

    褚家的地位,决定了他们绝不可能拿褚老爷子的事开玩笑。

    换句话说,谢景旻之前信心满满的说他一定可以治好的老年痴呆患者褚国伟, 最后却全都是谢林晚的功劳。

    倒是谢景旻,不但没能帮到褚家,还不知道做了什么, 和褚家结了梁子——

    褚家虽然势大, 可从不曾以势压人。

    会任凭谢景旻昏倒在地理都不理,足见谢景旻应该做了多让褚家不能接受的事。

    祁凤鸣都能想到的事, 谢景旻如何想不出来?定定的瞧着谢林晚,眼神中的阴郁几乎能实质化。

    堪堪要走过去的谢林晚瞬时站住脚, 偏头看向谢景旻, 神情似笑非笑:

    “谢教授有什么指教吗?”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谢小姐来得, 真是时候……”谢景旻已经恢复了正常, 抑扬的声音,有着别样的韵律,“不过好在, 老爷子好了, 再没有比这, 更好的事了……”

    听谢景旻这么说,祁凤鸣等人顿时恍然——

    就说嘛,谢林晚那个黄毛丫头,能做什么?合着根本是捡了漏。甚至大家已经脑补出当时的具体情景,肯定是谢景旻晕倒的时候,谢林晚和魈正好赶到,然后好巧不巧,褚国伟就醒了。

    褚行和褚鸣涧适逢其会之下,就把功劳记到了谢林晚头上……

    “谢教授有话直说就好,倒也不必藏头露尾。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说老爷子会好起来,都是你的功劳,而我不过是个窃取旁人东西的小丑……”谢林晚带笑的声音跟着响起,宛若金玉相撞,又像是一缕和风,明明温暖和煦,却是把世间阴谋诡计涤荡了个干干净净。

    正一脸心领神会模样的祁凤鸣脸色忽然一僵——

    虽然不敢相信,可谢景旻开口之前,他明明已经确信,这次比拼,是谢景旻处于下风。结果谢景旻一开口,他就再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就控制不住立马倒戈。

    换句话说,谢景旻仅仅靠声音,就差点儿掌控了他的神智,还有那小小年纪的谢家女,则同样靠声音,又让所有人回归正常。

    一时整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

    明明按照大家的普遍认知,灵舞者想要影响到旁人的精神,必须要借助一定的媒介,结果这两人却不过随随便便一开口,就能让场面瞬时失控。怎么想都是天方夜谭似的。

    谢景旻也终于维持不住平静,神情变得苍白。

    “巧言令色!”褚鸣涧哼了一声,看向谢景旻的眼神中,是全然不加掩饰的厌恶,随即看向勤务员,“怎么人还在这里?”

    又看向褚行:

    “爸,我给家里其他人都发个短信吧,让他们可别被这样的欺世盗名之徒给坑了。”

    这下不但谢景旻,就是祁凤鸣脸也变得没了血色——

    褚鸣涧这番话,分明是在明晃晃的告诉他们,以后褚家势力范围之内,不会有谢景旻的容身之地。

    那他们这些追随者……

    还没等他想清楚个所以然,勤务员已经过来赶人了。谢景旻再没有多说一个字,转身往自己的车子疾步而去。

    祁凤鸣顿了下,很快就做出了抉择——

    既然已经跨出了追随谢景旻的第一步,这会儿后悔也晚了。

    好在褚家并不能一手遮天,谢景旻可是总统府的贵客,更别说,前天经谢景旻出手治愈的那位阿尔茨海默患者,身份可不比褚家低。

    看谢景旻走到车边,祁凤鸣忙小跑着跟上去——

    来的时候,他就是和祁凤鸣同坐一辆车。

    不想刚来到近前,车门就被谢景旻大力关上,不是祁凤鸣见机快,说不好手指头都会被夹掉。

    车子的遮蔽性能明显不是一般的好。没有人发现,谢景旻刚坐上车,就吐了一口血出来——

    之前装得自然,可事实却是这样不凭借任何媒介,就让精神力外放,根本就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秘技。

    之所以拼着精神力海受损,也要这么做,是因为褚家在谢景旻的计划中实在太重要了。

    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秘技,谢林晚竟然也懂,而且还能用,更是反制了他。

    如果说还有哪里觉得安慰,那就是谢景旻以为,这会儿的谢林晚怕是比他还要难过。

    又想到果然是自己太想当然了,之前竟然以为谢家只是把谢林晚当成谢薇的替身,现在看来,要么谢林晚真的是谢薇的女儿,要么就是谢林晚本身也是个不世出的天才,才让谢家这么敬着……

    “丫头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褚国伟这会儿明显也有些担心。

    “我没事。”谢林晚眉眼弯弯,“就是那位谢教授,怕是有些不好受……”

    “一个欺世盗名之徒罢了。”看谢林晚神情闲适,褚国伟提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哼了一声,“明天我就去一趟沈应铭那里……”

    沈应铭不是别人,正是华国现在的总统。褚国伟的意思很清楚,谢景旻其人心术不正,或者也确实有些本事,却依旧不适合让他在科学院中有太大话语权。

    “要是越澈没伤到就好了……”

    越澈那人虽然性子冷些,却是个正直的,科研能力之强,更是少有人能及。

    谢景旻之所以刚一归国,就受重用,除了和眼下的国际形势有关,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越澈。

    “我爸已经好了啊。”谢林晚神情疑惑。

    “你爸爸?”褚国伟明显愣了一下,更让他震惊的则是谢林晚话语里透出的信息,“你的意思是,越澈,他精神力没有受损?”

    “没有啊,我爸现在就是身体还有些弱,精神力却是完全没问题的。”甚至在她的勤勉修补下,较之从前还有强一点。

    “真的吗?那可是太好了。”褚国伟简直惊喜莫名——对他们这些一向坚持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一心想着国家的人而言,越澈这样的顶级科学家,当真是国宝中的国宝,褚国伟真是宁肯自己受伤,也不愿越澈出丁点儿事。

    眼下骤然听到这个好消息,当真是开怀至极:

    “越澈这些年也是吃尽了苦头,现在谢家那边终于又肯接受他了,还有了你这么个女儿,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嗯,我爸爸可开心了。”谢林晚笑着点头——

    即便相处的时间很短,谢林晚能感觉到越澈对着她时的珍视,以及惶恐……

    “我跟外公和我爸他们说一声。”谢林晚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越澈紧张的声音随即传来:

    “晚晚……”

    “嗯,爸爸,是我。我和褚爷爷他们出去办点儿事,这两天就不回家了……”

    羽林距离京市走高速也得二十多个小时,可真是一直坐车的话,老爷子的身体肯定吃不消。走走停停的话,估计要后天才能到羽林了。

    “要好久吗?”越澈声音担心里又有些心神不宁——

    才刚相认,女儿就离开视线,那滋味儿当真不好受。

    “顶多两三天。”谢林晚嘻嘻笑着,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爸爸你在家好好养身体,还有帮我盯着外公,外公他血糖高,还老爱偷吃甜食,您一定帮我盯好了……”

    听说要盯岳父的梢,越澈明显迟疑了一下,可对着女儿的信任,到底还是大义凛然的点头:

    “晚晚你放心,爸爸铁定帮你盯着,要是你外公敢偷吃,我……”

    下一刻越澈压得低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指定给你通风报信……”

    至于说惩罚岳父,越澈还是没那个胆子的,这惩戒权什么的,最好还是还到女儿手里。

    谢林晚也是哭笑不得——

    怎么觉得爸爸越来越皮了……

    考虑到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一行人路上走走歇歇之下,一直到第三天中午,才到达羽林。

    本来按照老爷子的意思,是想要直接上山的,却被褚行给拦住:

    “我已经订好了饭店,咱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再上山。”

    “而且爸,就是你不累,晚晚也累了。”唯恐劝不住老爷子,褚行又来了个“挟天子以令诸侯”。

    “说得你老子好像多不近人情似的。”褚国伟瞪了一眼——

    要就是他们这些糙老爷们就算了,晚晚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跟他们跑了这么远,老爷子怎么忍心她饭都不吃就跟着往山上去。

    瞧见有汽车过来,当下就有个长相俊秀的年轻男孩子跑过来,明显就是饭店负责帮着泊车的服务生。

    这会儿正是饭点,车子明显就有些多。

    男孩子不停奔跑之下,额头上以及鼻翼两侧都是细小的汗珠。只虽然瞧着很累,男孩子服务态度却依旧好的没话说。

    “谢谢啊。”褚鸣涧把车钥匙递给男孩子。随即跟上正抬脚往台阶上去的谢林晚等人。

    刚走没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刹车声,连带的还有汽车的剧烈摩擦声响起。

    褚鸣涧回头,就瞧见一辆突然冲出来的悍马,正好和他刚才交给男孩子的自家的车撞在一起。

    即便男孩子车技了得,匆忙之中来了个紧急避让,左侧车头那里依旧被刮下一大片车漆,连带的车灯也碎了。

    褚国伟几人吓了一跳,褚鸣涧也忙小跑着过去,顾不得车子怎么样,先探头往里面看:

    “兄弟,有事没?”

    男孩子还没回答,悍马车主却是先从车上下来,直接绕过褚鸣涧,上前就用力拍打车窗:

    “他妈的,你丫怎么开车的?还不滚下来!”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褚鸣涧脸色顿时一沉——

    虽然刚才事发突然,可只要不是眼瞎就能看出来,根本和男孩子没什么关系,明明是悍马车突然冲出来,横冲直撞之下,两车才会撞上。

    明显没有想到,还有人敢和他叫板,悍马车主倏地回过头来,神情凶狠:

    “我曹,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腿打折……哎呦!”

    却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褚鸣涧上前拧住胳膊,顿时发出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

    “你敢对我……哎呦……兄弟,兄弟,都是误会……”

    说话间,车门终于打开,额头上红肿一片的男孩子从车上下来。

    “陆梓阳,是你开的车……”悍马车主声音尖利,显得是认识男孩子的。

    “你让他放开我,要赔多少钱,我认了……”褚鸣涧哼了一声,抬手一推,悍马车主往前一趔趄,就趴在了他自己车上,痛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褚鸣涧也没理他,只看向陆梓阳: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梓阳捂着额头,神情虽然有些痛苦,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还要再说,有汽车的蜂鸣声响起,褚鸣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捞起陆梓阳,极快的往旁边跳去,耳听得又一声嚣叫声传来,却是悍马车主趁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车,冷笑着朝两人冲了过来,也就是褚鸣涧是身手了得,不然两人怕不都要被撞飞。

    “混账!”不但褚鸣涧,就是褚国伟也变了脸色——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成这样的。

    眼见得没撞上,那悍马车主也没再拐回头来继续撞,只把头伸出车窗,冲陆梓阳和褚鸣涧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小子,你们给我等着。”褚鸣涧哼了一声,抬手一推,悍马车主往前一趔趄,就趴在了他自己车上,痛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褚鸣涧也没理他,只看向陆梓阳: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梓阳捂着额头,神情虽然有些痛苦,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还要再说,有汽车的蜂鸣声响起,褚鸣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捞起陆梓阳,极快的往旁边跳去,耳听得又一声嚣叫声传来,却是悍马车主趁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车,冷笑着朝两人冲了过来,也就是褚鸣涧是身手了得,不然两人怕不都要被撞飞。

    “混账!”不但褚鸣涧,就是褚国伟也变了脸色——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成这样的。

    眼见得没撞上,那悍马车主也没再拐回头来继续撞,只把头伸出车窗,冲陆梓阳和褚鸣涧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小子,你们给我等着。”褚鸣涧哼了一声,抬手一推,悍马车主往前一趔趄,就趴在了他自己车上,痛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褚鸣涧也没理他,只看向陆梓阳: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梓阳捂着额头,神情虽然有些痛苦,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还要再说,有汽车的蜂鸣声响起,褚鸣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捞起陆梓阳,极快的往旁边跳去,耳听得又一声嚣叫声传来,却是悍马车主趁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车,冷笑着朝两人冲了过来,也就是褚鸣涧是身手了得,不然两人怕不都要被撞飞。

    “混账!”不但褚鸣涧,就是褚国伟也变了脸色——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成这样的。

    眼见得没撞上,那悍马车主也没再拐回头来继续撞,只把头伸出车窗,冲陆梓阳和褚鸣涧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小子,你们给我等着。”褚鸣涧哼了一声,抬手一推,悍马车主往前一趔趄,就趴在了他自己车上,痛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褚鸣涧也没理他,只看向陆梓阳: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梓阳捂着额头,神情虽然有些痛苦,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还要再说,有汽车的蜂鸣声响起,褚鸣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捞起陆梓阳,极快的往旁边跳去,耳听得又一声嚣叫声传来,却是悍马车主趁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车,冷笑着朝两人冲了过来,也就是褚鸣涧是身手了得,不然两人怕不都要被撞飞。

    “混账!”不但褚鸣涧,就是褚国伟也变了脸色——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成这样的。

    眼见得没撞上,那悍马车主也没再拐回头来继续撞,只把头伸出车窗,冲陆梓阳和褚鸣涧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小子,你们给我等着。”褚鸣涧哼了一声,抬手一推,悍马车主往前一趔趄,就趴在了他自己车上,痛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褚鸣涧也没理他,只看向陆梓阳: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梓阳捂着额头,神情虽然有些痛苦,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还要再说,有汽车的蜂鸣声响起,褚鸣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捞起陆梓阳,极快的往旁边跳去,耳听得又一声嚣叫声传来,却是悍马车主趁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车,冷笑着朝两人冲了过来,也就是褚鸣涧是身手了得,不然两人怕不都要被撞飞。

    “混账!”不但褚鸣涧,就是褚国伟也变了脸色——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成这样的。

    眼见得没撞上,那悍马车主也没再拐回头来继续撞,只把头伸出车窗,冲陆梓阳和褚鸣涧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小子,你们给我等着。”褚鸣涧哼了一声,抬手一推,悍马车主往前一趔趄,就趴在了他自己车上,痛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褚鸣涧也没理他,只看向陆梓阳: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吧。”

    陆梓阳捂着额头,神情虽然有些痛苦,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还要再说,有汽车的蜂鸣声响起,褚鸣涧仿佛背后长了眼睛般,捞起陆梓阳,极快的往旁边跳去,耳听得又一声嚣叫声传来,却是悍马车主趁两人说话的时候上了车,冷笑着朝两人冲了过来,也就是褚鸣涧是身手了得,不然两人怕不都要被撞飞。

    “混账!”不但褚鸣涧,就是褚国伟也变了脸色——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嚣张成这样的。

    眼见得没撞上,那悍马车主也没再拐回头来继续撞,只把头伸出车窗,冲陆梓阳和褚鸣涧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小子,你们给我等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