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被白月光渣了后> 第39章 三十九颗星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章 三十九颗星星(1 / 1)

    洛繁星伸出手, 指尖在那道小小的疤痕上碰了碰。

    如此真实的触感,让她的手忍不住颤抖。

    “我从没想过你会在意那些。”

    池锦西低下头,眼神黯了黯。

    “我也知道我不该在意那些。”

    恋爱中的女人之所以会患得患失, 说到底还是缺乏安全感。

    而许一诺,显然就是池锦西不安的源头。

    洛繁星耐心安抚,语气温柔。

    “我不会被任何人抢走,诺诺是朋友, 你才是我的女朋友。”

    池锦西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抿抿唇, 她说出了洛繁星最常说的那句话。

    “她不止是朋友, 她是你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洛繁星闻声一愣, 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沉默了两秒, 不知想到什么, 她忽然咬了咬唇, 紧接着,脸也跟着泛起一层薄薄的红。

    池锦西还没有反应过来,唇角便猝不及防落下一个吻。

    这是洛繁星第一次主动亲她。

    美好又青涩的亲昵触碰,没有一点情|欲的意味。

    仿佛回到了校园时代。

    池锦西的思绪瞬间错乱。

    此刻, 她竟然忘了自己是谁,又在扮演着谁。

    “再好的朋友也不会互相亲吻,但是,我跟你可以。”

    “所以,不要再担心我会被谁抢走, 好吗?”

    洛繁星很少说这些哄人的话。

    正因为说得少, 听上去才更加甜蜜动听。

    池锦西回过神,心跳没由来的慢了一拍。

    她又体会到了那种熟悉又陌生的心动感觉。

    铭记十年的感情, 怎么会因为刻意的忽视和否认就消失不见?

    她抬起头, 强迫自己露出笑容。

    “我知道了, 洛老师。”

    对话仍在继续。

    关于池锦西额头的疤,洛繁星想知道更多。

    她想问,又担心对方会因此想起不好的回忆,犹豫片刻,始终没有开口。

    最后,还是池锦西自己说了出来。

    “那道疤,是磕在碗碟碎片上留下的。”

    平静的语气讲述残酷的故事。

    逃跑、被抓、挨打。

    封闭的厨房里,摔得满地的碗碟碎片,除了额头留了疤,手心和小臂也有。

    而那年,池锦西甚至没有成年。

    真相远比洛繁星想象的更加可怖。

    一瞬间,她的心便浸满伤悲。

    “抱歉。”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下意识就道了声歉。

    池锦西听见这两个字,顿时笑了笑。

    “该道歉的是他们。”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对父母都会真心爱护子女。

    至少,池锦西的父母不是。

    “……”

    “他们想留我在身边养老送终,怕我念太多书会离开家,所以才让我辍学。”

    “我逃不远,因为所有能证明身份的证件都在他们那里。”

    “没人能帮我,没人相信我说的话,每个人都以为我有病。”

    “……”

    耳侧的话语一声声响起,越听,洛繁星就越难过。

    即便是当年的许一诺,也没有带给她这么真实的悲伤感受。

    “都过去了。”

    池锦西点点头,表情平和。

    “嗯,都过去了。”

    话毕,她轻轻弯起唇。

    “而且,我现在有洛老师了。”

    “洛老师以后会对我很好。”

    “对吗?”

    遭遇过艰难绝望的困境,却从未向生活低头屈服——

    这样的人,无疑会充满魅力。

    洛繁星天生被这类人吸引。

    童年时代是洛真,中学时代是许一诺。

    而此刻,这个人变成了池锦西。

    没有任何犹豫,她便给出肯定的答案。

    “嗯,我会的。”

    贴心的亲密交谈,让两人的恋爱关系更近一步。

    回房之前,池锦西叫住洛繁星,问出了今晚最后一个问题。

    “洛老师,在你心里,我比她更重要吗?”

    客厅的灯已被关掉。

    唯有房间窗户透进的月光带来一丝微弱的亮光。

    池锦西站在门下,眼神中满是期待的光芒。

    精心设计,步步紧逼,只是想让洛繁星在她和许一诺之间做出选择。

    她要洛繁星亲口承认她更重要。

    她知道,她会赢。

    在见过那道疤、听过那些故事以后,洛繁星绝对不忍心让她失望。

    她的预测没有错。

    和那次雨夜争吵的结果一样。

    在这场悄无声息的博弈中,她永远都是赢家。

    ***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包括洛繁星的改变。

    而这些,令微作为旁观者全部看在眼里。

    一个下着雨的晨间,洛繁星的车连续两次停在酒店门口。

    第一次,是送池锦西上班;第二次,是给池锦西送吃的。

    但她不知道的是,那些她排了半个小时队才买到的甜点,池锦西其实一口都没吃。

    “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是令微第二次说出过分这个词。

    池锦西不以为意。

    “是她自己做错了事。”

    “她订了美术杂志,送到家里被我看到了,怕我生气才做这些事来哄我。”

    “我早就跟她说过,我不想在家里看到任何和许一诺有关的东西。”

    令微听着这些话,眉头瞬间皱紧。

    “是怕你生气?还是你已经生了气?”

    一句话问出重点。

    池锦西神色微变,瞬间变得沉默。

    其实,洛繁星早就解释过了,杂志都是之前订的,忘了取消才会送到家里。

    她的确没有生气的必要。

    但她必须表现得敏感。

    她要让许一诺从两人间的禁忌变成洛繁星的禁忌。

    她要让洛繁星往后不敢提也不敢想这个禁忌。

    气氛突然有些凝重。

    令微抿抿唇,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她还想解释,再下一秒,池锦西拿起桌上的甜点,毫不留情的扔进垃圾桶。

    连同洛繁星对她的心意,也一并丢弃。

    ***

    对于在意的人,洛繁星一向是毫无保留的付出。

    为了能和池锦西有更多的共同话题,她决定开始学习做菜。

    送完甜点从酒店出来,她去了一趟公司。

    毕竟,整个洛家厨艺最好的人不是沈如眉,也不是宁柔,而是洛家大小姐、洛氏集团现任总裁——

    洛真。

    洛真是个极其优秀的女人,她的天赋表现在各方各面,不管什么事,她都能轻而易举做到最好。

    就连烹饪,也不例外。

    洛繁星决定向她讨教两招。

    虽然不常来公司,但几乎所有员工都认识她。

    刚进大堂,两位前台妹妹立刻向她打了招呼。

    “二小姐来了,我这就通知洛总。”

    洛繁星点点头。

    两分钟不到,电梯里便走出一对男女。

    女人是洛真的秘书,而那个男人,竟然是很久不见的褚宁。

    洛繁星拧了拧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来到面前。

    “我过来谈生意,没想到你也来了。”

    听褚宁的语气,似乎觉得两人的相遇不是巧合。

    洛繁星往后退了一步,表情冷淡。

    “我不知道你会来,如果知道,我就不来了。”

    中学时那段荒唐的恋爱,两人都心知肚明。

    再相见,也不用再顾及什么面子问题。

    洛繁星的话说得直接,褚宁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一旁的女秘书见状,立即出来解围。

    “二小姐,洛总在办公室等您,可以上去了。”

    正说着话,电梯里又出来一个男人。

    是褚遂。

    看来,生意是谈完了。

    见兄长出现,褚宁知趣的跟着离开。

    走之前,他留下了一句话。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算是朋友吧?”

    朋友?

    不等洛繁星回答,他的身影已经消失。

    总裁办公室。

    洛真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忍不住再次确认了一遍。

    “你来找我,就为了让我教你做菜?”

    洛繁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小声纠正了姐姐的说法。

    “不是教,我想知道怎么入门、有没有什么秘诀。”

    洛真闭唇不语。

    洛家人都知道,洛繁星的厨艺非常一般,在这方面她完全没有任何天赋和兴趣。

    只有喜欢一个人,才愿意花心思去了解她的职业。

    洛繁星想学做菜,绝对是为了那个叫池锦西的女人。

    毫无疑问,她的恋爱对象,也是那个女人。

    洛真心下叹了口气,不知是欣慰还是担忧。

    关于池锦西的底细,她早就派人去锦西市查过,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只不过,她还是觉得两人从相遇到同居再到恋爱,这个过程中实在是出现了太多巧合。

    她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洛繁星没谈过恋爱,很多话她都不能直说。

    出发点是好的,但结果很可能是伤了妹妹的心。

    她摇摇头,如实回答了问题。

    “没有秘诀,至于入门,我当时背了很多菜谱。”

    这就是有天赋和没有天赋的区别。

    洛繁星没想到会听到这个答案,但也没有很意外。

    毕竟,从小到大洛真就是家里最优秀的存在。

    关于做菜的话题结束,两人又聊了会家常。

    洛真看铺垫的差不多,终于问出了洛家人最关心的那个问题。

    “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准备什么时候带她回家给大家看看?”

    显而易见,她已经确定这件事是事实。

    洛繁星的脸微微发红。

    因为紧张,说话时声音也小了很多。

    “你们都知道了?”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人。

    洛真从来没见过洛繁星这个样子,不由得笑了一下。

    “全家人都知道,只有你一个人不承认。”

    “你不肯说,眉姨怕你生气,又不敢多问。”

    “还有月月,天天总念叨这件事,我看,过不了多久,她就该拉着宝宝、贝贝偷偷去你公寓里抓人了。”

    “我和柔柔,也想见一见她。”

    洛繁星多年单身,洛家人都她的恋情抱有极大的期待。

    她总以为自己不被在意,但实际上,每个人都希望她幸福。

    一个人真正开心的时候,内心的喜悦是藏也藏不住的。

    洛繁星抬起头,眼睛从未像此刻这般亮过——

    “我会带她回家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