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在求生综艺招惹前任他叔> 第41章 招惹第四十一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1章 招惹第四十一天(1 / 1)

    招惹第四十一天·【二合一】

    【这么一说, 好像是有种天忽然暗下来的感觉?】

    【大白天的,又是那么好的大晴天,怎么会忽然暗下来啊】

    【 1, 我看镜头里还是蓝天白云的】

    直播间弹幕议论纷纷, 而江城则已经接通了节目组。

    “江老师!我们正要联系你们!”导演的声音第一时间从卫星电话里传出,他急急道,“我们刚接到消息, 距离你们正北方向三十公里的地方突然形成一股沙尘暴气象系统,当前强度约为三级, 正超你们这边移动, 移动速度很快,需要你们尽快寻找遮蔽点!”

    果然是这样。

    江城心里咯噔一下, 心底的猜测被证实, 他回答导演道:“我们的车陷入沙坑了,短时间里不可能拖出来, 至少需要半小时。”

    导演闻言愣了一下, 怎么那么巧!

    江城倒不觉得这是巧合,难怪刚才一个下坡会突然熄火, 应该就是因为气象系统的变化引起的沙壤细微液态。

    他们肉眼看不出来,但越野车轮胎碾过沙壤, 却会立即反映出来, 而黄大恒经验不足, 第一时间没法判断出来,才导致沙陷。

    导演连忙说道:“我们离你们很……马上……到……”

    卫星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 江城皱紧眉头, 显然沙尘暴已经影响了他们的通讯情况, 说明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卧槽沙尘暴?!这也太突然了吧!】

    【草草草节目组那边的声音怎么断断续续的?失联了?不会已经遇到沙尘暴了吧】

    【应该就是信号受影响, 节目组在嘉宾后面啊,沙尘暴的话,不是说正北方向移动过来么?那就在前面,肯定是嘉宾先遇到,就很倒霉】

    【就这块沟,能有什么地方好躲啊】

    【不会出事吧……】

    苏暖暖几人紧张地看向江城:“导演说是沙尘暴?不是一半都有提前12小时的预警吗?怎么这次那么突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沙尘暴形成速度很快,有突发性,尤其是在沙漠里,这很正常,不要慌。”江城见苏暖暖明显不安慌张起来,他稳下声音安抚,“你们先去把车里各自的物资包取来背上。”

    苏暖暖闻言点头,立马跟简随之跑回车上,把背包取回来。

    他们跑回来的时候,简行策也已经从坡顶那头回来了,正和江城低声商量着什么,黄大恒手里拿着一捆长绳,显得有些茫然。

    “现在什么情况?”简随之看向自家小叔。

    “外面能见度只有一公里,沙尘暴移动速度很快,可能不到十五分钟就会抵达这附近,想和它赛跑是徒劳的,我们准备一下就地防护。”简行策果断说道,然后安排,“江城会给你们腰上捆好长绳,所有人不要分散,抓紧绳子。”

    他说完便快步离开,小跑向停在不远处的越野车。

    “领队去哪?”苏暖暖见简行策似乎是要发动越野车离开,心里顿时没了安全感,连忙看向江城。

    “去通知节目组了,卫星电话现在受影响,断断续续不好通话,只能跑一趟。”江城一边说,一边扯着绳子飞快在每个人腰间打上一个结,再绕过登山包的金属锁扣,牢牢锁住,然后道,“很快就会回来了,别担心。”

    只是说话间的功夫,周围的风沙就明显大了起来,细微的浮尘扬在半空,有些呛人。

    江城一边拉起衣领捂住口鼻,一边指挥其他人纷纷靠着越野车侧边蹲下,学着他的样子遮掩住:“就这样蹲着!蹲不住就趴下!别站起来!”

    他说完,自己则快步跑到车后轮胎处,把先前简随之拎来的铁锹和车后备箱里的铁锹全都拿了过来。

    他二话不说直接在每个人的身侧重重铲下,几把铁锹深没入沙壤,笔直立住,像根柱子似的。

    “抓住!”江城在每个人耳边喊道,同时抓过最前面的黄大恒的手,按在铁锹把手上示意他牢牢握住,示范给后面的简随之、苏暖暖看。

    黄大恒几人立马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江城也很快蹲下来,挡在黄大恒几人的最前面,仅仅是几分钟的功夫,他们在沙谷下方感受到的风力就已经截然不能相比了。

    江城的浅色冲锋衣和兜帽被风吹得鼓起,像是宽大的斗篷一样挡在所有人身前,莫名地有一种安全感。

    天色已经明显暗了下来,明明是正中午的时候,却暗得像是傍晚落山时分,肉眼可见的天空被蒙上一层橘红的光晕,暗得让人心生不安。

    直播间的信号也早就撑不住了,断断续续地可以看见画面,却收不到声音,时而黑屏时而卡断,看得人心惊胆战,生怕下一秒就彻底失去了联络。

    惟独顺畅的就只剩下弹幕,各个直播间的弹幕都快炸锅了,甚至微博上,#荒野剧组遇沙尘暴#的词条也悄无声息地被网友讨论到了热搜位的尾巴——

    【我的妈呀求求了,感觉这个节目就没顺利过!!】

    【昨天看他们撸烤串看星星特别美好,果然是要还的……】

    【啊啊他们为什么不进车里啊???车里安全得多吧!?】

    【姐妹,进了车不得活埋??到时候车门都推不开!】

    【草那么可怕的吗】

    两束强远光灯随着车引擎的轰鸣,由远及近地朝着他们驶来。

    江城听见动静,忙抬头眯眼去看,就见深黑色的沙漠越野车犹如破开漫天黄沙的钢铁怪物,快速靠近他们,并在距离几米的地方一个甩身,斜停在他们面前。

    简行策的那辆越野就相当于另一道屏障,将江城一行人围罩起来。

    江城见状,连忙朝简行策招手,简行策快步朝这头赶来,就见他用小刀把黑色的打底T恤割成布块,当作面罩系在脸上。

    他蹲下身抵在江城身前,挡住一点风沙,一手撑在江城身后的越野车身上:“风暴来了,都撑住!”

    他大声吼,风暴的动静太大,几乎能吞没他的声音,他看见简随之、苏暖暖两人缀在后面,两人似乎是听不见他的声音,探头侧身出来找他。

    简行策见状顶着大风和黄沙,扯过苏暖暖,按在江城和黄大恒的中间。

    “抓紧铁锹!”简行策用力拍了拍数在几人身侧的铁锹,又示意所有人压低身体。

    江城则抓紧时间把绳子围在简行策的腰间系好,紧紧拉扯了两下才放心。

    简行策压低身体走到原位,挡在几人前方,高大的体型、宽肩阔背,遮挡在江城身前,像是能完全将他罩在身下。

    沙尘暴过境。

    直播间霎时彻底断了信号,屏幕画面卡在简行策挡在江城几人身前的一瞬,旋即就黑了屏。

    这里就像是一瞬间天黑了一样,周围风沙声响如擂鼓,鼓冲着耳膜,好像什么都听不清了。

    江城微微抬头去看,就见沙坡上的天空像是被浓重厚实的黑云遮盖。

    他瞳孔微一缩,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但亲眼近距离看见这样的灾难气象,仍旧是一种彻头彻尾的震撼——他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乌云,而是沙墙。

    简行策很快将江城的脑袋又按了下去,江城就听简行策的声音几乎是贴着自己的耳畔响起:“不要看,没事的。”

    江城闻言就知道简行策以为他怕了,他想解释自己没那么胆小,但也没工夫没必要解释。

    没人在大自然灾难前不害怕,区别只在于选择怎么做。

    漫天扬起的沙尘叫人睁不开眼,只能完全低着头、趴伏下|身体,以免将这些沙尘吸入呼吸道。

    沙尘暴下的风沙,下部是粗大的沙砾,打得人浑身疼,像是粗糙的磨砂纸在身上各处裸露的地方使劲地磨,上部则是悬浮飘散的细小浮沙,似乎没什么危害,却是最致命的,致人窒息往往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这也是为什么江城和简行策始终紧盯着所有人低头伏身的原因。

    风沙愈演愈烈,江城甚至注意到他们周围的沙丘都开始移动,不断有黄沙扑打掩盖在他们周身,就像是要把他们活埋了一样。

    即便是江城,都忍不住心惊,苏暖暖几人紧紧贴在一起,紧闭着眼更是不敢看周遭的情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见四周围暗沉沉的黑才缓缓褪去,阳光穿过厚薄不一的沙尘带,散射出海市蜃楼一般的红黄焕彩,奇异极了。

    原本立在沙壤里、只没入一大半个铁锹铲的铁锹,现在也已经几乎被没了一半锹身,再看江城那辆原本后轮胎就陷入沙坑的越野,后座的车门都被埋了一小半。

    所有人似有所察觉到风力减弱,抬起头看向四周围,江城和简行策率先起身清点人数、检查所有人的状况。

    “有没有人受伤?”江城扯着嗓子大声问,喊完就忍不住先咳嗽了几声,偏头啐出满嘴的沙砾。

    简随之几人也撑着车身站起来,趴的时间久了,又是被沙子狂揍,浑身都疼,每个人都狼狈得不像话,但也断断续续地出声回应道:“没事!”

    江城和简随之一个个检查过去,确定每个人都没有受伤问题、呼吸问题才松下气。

    刮伤蹭伤磨皮是必不可免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只是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好了。

    风仍旧大,但至少,铺天盖地得喘不过来的沙墙已经逐渐消散,只是哪怕消散,也不意味着彻底的风停沙止。

    “我们现在怎么办?”简随之开口问,几人都耗费了不少体力,只能倚在越野车身上休息喘气,顺便整理自己。

    ——随便抖抖,每个人身上都仿佛能抖出两斤黄土来,就离谱。

    “除了暂时留在原地,没有别的办法。”江城说道,他抬头看向四周围,在沙尘暴过境后,原本沙谷四周略高的坡道像是被吹平了一样,可见其威力。

    周围的可见度,仍旧不到百米。

    黄大恒抱歉地开口,自责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熄火,说不定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这和你没有多少关系,就算没有熄火,沙尘暴来了,我们照样没有什么办法。”江城闻言说道,他看向黄大恒,拍拍男人的肩膀:“在沙尘暴的威力面前,我们的车还太慢。”

    黄大恒看向江城,仍旧是沮丧得垮着脸,他知道江老师是在安慰自己。

    江城只好看向简行策,目光瞥瞥黄大恒,示意简行策开口说两句。

    “在那样的能见度下,沙尘暴一旦来袭,就算是经验再老道的沙漠跑团旅人,也会完全迷失方向。”简行策见状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一个避风处、背风处,保护好自己,原地等待沙尘暴过去。”

    黄大恒听见简行策说话,果然看过去,瞬间精神就好了不少:“这样啊。”

    江城哭笑不得,锤了黄大恒肩膀一记:“我说的没用,偏要简队说呗。真伤心。”

    黄大恒不好意思地赶紧解释:“那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开个玩笑。”江城拍拍黄大恒,然后看向其他人道,“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

    所有人都找了块地方坐下,歇息了半天功夫,一时间没人开口说话,甚至还来不及从沙尘暴过境的震撼里回神。

    江城拿了瓶水走到简行策身边,递给男人,顺便自己也喝了一口。

    “简队,在想什么?”他问。

    “我在想,你们是否还要继续完成节目录制挑战。”简行策开口,“从身体状态上来说,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从心理状态上,需要再评估,要看你们自己怎么决定。”

    “等节目组的车队抵达后,我想导演那边也需要一个尽快的决定,以便通知是否需要后援队伍赶过来。”

    他话音落下后,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经过一场沙尘暴,他们几人对沙漠的敬畏和认知更上一层楼。

    片刻后,简随之率先开口:“一般来说,遇到沙尘暴的概率有多大?”

    “得分时间。现在这个季节,遇到沙尘暴的概率算是小的。”江城回道,他顿了顿看向简行策,询问道,“一般跑团的话,十次里遇到一次都算运气差的了吧?”

    “运气不是标准。”简行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简随之,微微眯起眼,“你该考虑的不是这些运气事件,而是你自身,是否有勇气和体力面对。”

    简随之沉默了两秒,苏暖暖和黄大恒都看向他,三人安静地对视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他呼出一口气,笑了笑开口:“总不能每次一遇到点情况就缩回去了,何况这次沙尘暴我们都经历过了,没理由才刚开始就放弃。”

    “同意。”黄大恒说道,苏暖暖也坚定地点点头。

    江城见状微微弯起嘴角,他转向简行策:“我也想继续完成挑战。”

    简行策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几人,像是在分辨、确认他们的决心和意志。

    最后他目光落在了简随之的身上,开口:“那你们最好做足思想准备,想着可能会遇到的最糟糕情况。等我们进入腾格的腹地,想要再说放弃的话,不论是对你们自己,还是对节目组整个团队,都是一场不小的麻烦。”

    简随之像是被小叔这一眼看出了胜负心,他很快回道:“决不放弃。”

    江城闻言不由看他一眼,随后就听黄大恒和苏暖暖两人也跟着表态:“不放弃不抛弃,上路小分队少一个都不行!”

    “……”江城不知道该说感动还是不敢动好。

    简随之的视线扫向江城,也就只剩江城没有表态了。

    江城接收到视线暗示,轻咳一声,敷衍般地回道:“嗯对,说得好。”

    简行策罕见地弯了弯唇角:“精神可嘉。”

    就在几人说话的功夫,节目组的车队终于在恢复视野后的第一时间赶来。

    十来束车辆的远光灯穿过朦胧焕彩一般的沙雾,撕破昏黄,围着沙谷的四周停了一圈,像是将江城一行人围拢了起来。

    导演飞快下车,拿着大喇叭喊:“大家都还好吗?”

    江城呼出一口气,精神一振,总算来了!

    他最担心的还是节目组那边车队会不会在沙尘暴里迷失方向,要是车队在沙尘暴过境时仍旧强行试图靠近,极容易造成迷路、车辆损毁,到时候那才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所幸,应该是先前简行策驱车找节目组汇合说明情况时,就已经提醒过他们了,才没有出现这样的意外情况。

    在节目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简随之一行人从沙谷低沟处爬出来,又由随行车队的医疗小组做了一番简单基础的健康评估,以确保每个嘉宾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

    这么一番折腾,天都快暗了,既是体力消耗,又是担惊受怕,即便是不爱做人的导演,都松了口,安排简随之几人去房车里先休息下来。

    至于是否还要继续拍摄录制,导演还没询问,或许是觉得这些嘉宾刚刚才从沙尘暴里逃出来,需要时间来缓冲,倒是比简行策温柔许多。

    此外,他们的摄影器械也得调试,有几架机子出现了问题,估计是细沙的缘故,需要重新调整。

    回到房车上,几个摄影师一一检查拍摄下来的内容,倒是有不少能用的素材。

    go pro原本是用来给简随之、江城几人用来互动玩的,结果现在成了少数能用的拍摄器械,把他们“灾后”的情况记录了下来。

    晚饭吃的是节目组提供的自热饭盒,甚至还有牛奶、水果供应。

    黄大恒直呼伙食太好了,啧啧道:“完了完了,节目组这是在搞人心态,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简随之闻言便道:“那没问题,你可以把吃的喝的都给我,这样就能持平了。”

    黄大恒默默抱紧自己的自热锅,朝简天王动了动嘴唇:滚。

    房车的空间不大,本来就只是给随车的工作人员安排的,现在为了腾出来给五个嘉宾,也不富裕,挤挤凑凑也只腾出一辆来。

    苏暖暖总不能和四个男人睡一辆车上,她商量着和几个节目组的女孩子挤了一辆,腾出来的那辆房车就匀给四个男人。

    房车里的空间被利用压缩到极致,靠窗的两侧既是餐桌,放下也能当作两个单人床位,只是窄得可怜,稍微动一动就有可能翻身摔下去。

    而车尾则是一张明显的床铺,倒是能挤下两个人。

    简行策和江城扫了眼车内的情况,便不约而同地开口:“我睡侧位。”

    黄大恒和简随之闻言都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好吧,你们都开了那么久的车了,得好好休息……”

    “没事,我习惯小床。”江城打断了两人的谦让,笑笑说道,“早点休息比什么都强,睡吧。”

    简随之闻言挠了挠后脑勺,再去看自家小叔,小叔已经简单把床铺好了,整整齐齐的,上去就闭上了眼,根本没有往这儿看过来商量的意思。

    简随之:“……”

    紧接着,又听江城道:“行了我也铺床睡了,你们俩别客气,再客气下去,我会以为你们是想和我同床的。”

    简行策睁开眼,偏头看向江城。

    简随之吓了一跳,赶紧撇清关系,架着黄大恒快步走向双人床,并且对江城道:“你没想过,就这样。黄老师,我们去睡觉。”

    江城好笑地翘起嘴角,这才哪儿到哪儿,就把纯情的简天王吓住了?他们在部-队的时候,要是关灯说荤话,有人能说得更露骨呢。

    他转身去收拾自己的床铺,刚翻身上床,一侧身,就看见对面的简队目光如炬,探寻般地朝他这边看来。

    江城:“……怎么了简队?”

    “没什么。”偏偏简行策又收回了目光,慢吞吞地翻身平躺过去,两手叠放在小腹上,合眼并且道,“把灯关了,谢谢。”

    江城:“……”

    好嘛,叫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江城起身去关灯,小小房车里陷入一片安静的黑暗。

    彼此的呼吸声在狭小的空间里清晰可闻,倒是叫人生出一丝安全感来。

    江城合上眼,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短暂的放松和休息。

    窗外的第一缕阳光最先穿透窗户,照射在江城的身上,他眼皮微动,很快敏感地醒了过来。

    江城微眯起眼,伸手挡了挡阳光,然后看了眼时间,这才凌晨四点半,比昨天醒得还早。

    沙漠的白天来得格外早,江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又想倒回去继续睡。

    他视线下意识瞥过窗外,正往回倒,忽然一顿,猛地坐直起来。

    “怎么了?”简行策低声问,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哑意,江城这边虽然动静很小,但仍旧是惊醒了在外一贯浅眠的他。

    他很快翻身下床,走到江城这侧的窗边往外看。

    “有没有觉得,坡高变低了?那边的坡长变长了?”江城低声道,他指了指他们昨晚被困的沙谷处,两辆越野车还没有来得及拖上来,仍旧停在原地。

    “我们的车原本有陷下去那么深么?”他问道,下意识偏头去看简行策,没想到两人为了凑一张窗户凑那么近,鼻尖划过简行策的脸侧,惊得他往边上一侧,又险些摔下狭窄的床板,被简行策眼疾手快地捞了回来。

    简行策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只是去看江城说的那处。

    他目光微沉,对江城道:“我去看看。你立刻去联系节目组,让他们把所有车辆统一往外圈挪三百米。”

    “好。”江城应下,和简行策一同下车,小跑向不同的方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