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在求生综艺招惹前任他叔> 第42章 招惹第四十二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2章 招惹第四十二天(1 / 1)

    招惹第四十二天·【二合一】

    简随之和黄大恒两人还睡在车尾的床上呼呼打着鼾, 完全不知道车里的两个人已经下车了。

    江城直奔导演房车,二话不说直接拉开车门闯了进去:“起来!都速度起来!”

    一群老爷们都睡得发懵,看见江城还没反应过来:“江老师啊……早啊唔……江老师刚说什么来着?”

    “都起来!赶紧的!有情况!”江城见车里四五人都睡眼惺忪, 甚至连身体都懒得从床上抬起来,直接走进去一把拽起, 把边上的衣服全都塞进手里,“驻车附近可能有大面积流沙, 要立即移动!”

    “流沙”两个字顿时敲醒了一车的人,导演第一个从床上掉下来,腿都软了,“流沙?!”

    “有可能,还不确定。来不及收拾了,先让车队后撤三百米, 看情况再拿物资!”江城一边说, 一边匆匆下车, “你们通知其他车上的人, 我去找简队。”

    导演一听连忙问:“领队去哪儿了?”

    “去沙坑确认情况了。”江城回道, 已经下了房车, 只剩声音飘过来, “对讲机联络!”

    “什么?!江老师你别去啊!”导演来不及喊住江城, 只好连忙催促同车的工作人员, “快快, 赶紧把衣服穿上!把车发动起来!”

    简随之和黄大恒被周围手忙脚乱的呼喊动静吵醒, 还没来得及起床, 就见一个女生闯进来, 惊得两个人连忙抓过裤子穿上。

    “简天王、黄老师, 不好意思, 来不及等你们了,收到通知要立马撤退,打扰了!”看起来大约三十岁出头的年轻女人匆匆说道,进车就直接发动了引擎,熟练挂挡倒车,一边说一边一脚踩下油门。

    简随之和黄大恒因为起步的动力往后倒,床上、地上的一些零散物件东倒西歪地撞来撞去,砰砰作响。

    黄大恒见状心头一跳,旋即就注意到江城和他们领队都不在车里,连忙问:“江老师和领队呢?”

    “我不清楚,稍后帮您问一下。”女人回答道。

    很快,她按照导演和调度在对讲机里的要求,将房车停到了指定的位置,她一把拉起手刹,就像来时一样,又匆匆地下车了。

    简随之和黄大恒完全发懵,对视了一眼连忙穿上衣服,匆匆跑下车。

    “什么情况?!”两人直接闯进导演的房车里,就见导演和苏暖暖都紧张地盯着监控屏幕看。

    “你们来了。”苏暖暖闻声抬头,匆匆打了个招呼,然后说道,“江老师说我们昨晚驻车的地方离那个沙坑太近,有大面积流沙危险,所以要尽快撤离。”

    “流沙?!”黄大恒倒吸口气,连忙凑近一看,就见画面里赫然是江城和简行策。

    “怎么还在拍?”简随之皱紧眉头,“还有摄影师在那里?”

    “是落在那边的摄像机还在照旧摄制,喊撤退的时候太急,没来得及带走,正好能看到江老师他们。”导演解释道。

    “江老师和领队不让我们靠近,但是都带了绳子,和我们这边连着,要是有情况,我们就立即把人拉上来。”

    简随之闻言点点头,心高高吊起,紧张地看着画面。

    “真的有流沙吗?会不会是江老师他们搞错了?”导演身旁的助手小声问,他看着画面,只觉得奇怪,“镜头里好像都很正常的样子。”

    “那我宁愿是搞错了。”导演说道,双手合十,“就等江老师他们的通知了,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赶紧去把落在原地的东西收回来,你去叫同事们准备待命。”

    “好。”助手点点头应下。

    苏暖暖披着薄款的羽绒服抱胸站在一旁,她微微皱眉,问导演:“江老师和领队下去多久了?”

    “刚下去,得等我们都到位了才能绑安全索。”导演说道,“刚做好准备工作。”

    苏暖暖闻言点点头,小声道:“希望只是虚惊一场。”

    简随之不作声,只是紧紧盯着画面。

    江城和简行策很快前后下到昨天的那片沙谷。

    他们必须得下来,一方面是为了确认这片区域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昨晚落下的物资和越野车。

    大面积的流沙往往只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不会像小流沙坑速度那样惊人。

    但一旦进程开始,起初是悄无声息,而到了中后程,速度会陡然以指数级飙升。

    一旦在流沙覆盖表面出现丁点外界压力,就会立马被吞噬,极其危险,为了整个车队行进过程中的安全考虑,他们必须得下来察看,如果确定这附近存在大面积流沙形成,那他们就必须选择另一条路线了。

    “简队,你怎么看?”江城移动到简行策的另一边,“看起来好像问题不大?”

    “不好说,你看沙谷的那头,沙子流动速度和这边就不一样,不是风吹的缘故。”简行策沉声道,示意江城把视线放远看。

    “昨天的沙尘暴把这周围的沙带活了,我估计我们所站的这片沙子底下,应该就有一条地下河,通的就是沙漠腹地处的一个内陆湖泊。”简行策说道,腾格沙漠的地图就印在他的脑海里,他很快联系起来,然后对江城道,“车不能要了,得把车里和上面的东西尽快弄上去。”

    “让你们的跟拍摄影过来,他们都是部-队出身,知道怎么做。”

    他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到后备箱,把车里的水和最必需的东西一件件挪出来。

    江城闻言立马用对讲机通知了导演组,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四个摄影师都迅速跑到了附近:“队长!”

    “把最重要的必需物资带回去,尽快,能抢多少抢多少!”简行策语速很快,下达了指令后,所有人没有异议地立即行动起来。

    昨晚驻车的营地上还留了许多东西没有收拾,本都想着第二天白天有的是时间可以收拾,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为了方便二三十号工作人员取用,一箱箱矿泉水都摆在外面,这些水是他们第一时间抢拿的,然后再是吃的用的、包括一些拍摄的器械,四人分工合作,很快抢回了大多数物资。

    而江城和简行策这边,两辆越野车的车门和后备箱都因为被半埋进沙坑里无法打开,只能从车窗里进。

    江城身材更瘦削一些,便二话不说揽了这个活,钻进车厢里把重要的物资取出来转交给简行策。

    两辆越野车里的东西可不少,相当于是他们五人这几天的所有物资,江城钻了两次也才送出来十分之一不到的东西。

    他第三次钻进车厢,忽然瞧见车后备箱的角落里,居然还有一包紧急救援包,之前翻找的时候都没注意到,估计是东西太多盖住了,他眼睛一亮,连忙对简行策说道:“简队,有个急救包!我去拿!”

    他说完便手脚并用地飞快钻进去,简行策根本来不及应他。

    越野车内的空间本身就不大,只是因为后车身下陷,整个车处于头翘尾沉的倾斜状态,江城只能从驾驶位的车窗钻进去,需要花点功夫,行动也很有局限性。

    他伸长胳膊抓过急救包的带子后,就立马在狭小的车空间里转身往车头那儿爬。

    一抬眼,透过高高翘起的车前挡风玻璃,江城就看见远处原本裸露在外的一大块岩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沉去。

    他瞳孔猛地一缩,连忙加快速度往车窗爬,同时大声提醒:“快跑!”

    简行策闻言立马拉住系在江城腰间的那股长绳,用力往自己这头一拽,江城借力飞快从车里撤出来。

    两人来不及说话,立马往长坡上跑。

    四个摄影师还留在上坡,简行策拿起对讲机通知他们立即撤离。

    脚下的沙地触感明显发生了变化,明明不见水,却像是泥浆一样湿润粘腻,仿佛有什么东西沾着鞋子、拽着他们的脚往下面拉扯。

    这股阻力并不明显,但因为早有防备,两人对此更是提防敏感极了,见状当下加快了速度。

    脚下的斜坡黄沙扑簌簌地往下掉,脚下根本踩不实,甚至往上跑两步就会因为滑沙的缘故往下滑回一大截。

    流沙的速度果然加快了,之前温吞水般地缓慢流动,即便是过去了一个夜晚,也几乎不显,可就短短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江城旋即感觉到腰间传来一股强烈的拉力,将他猛地往上一拽,他见状连忙抓住长绳,借力快跑冲向沙坡的坡顶。

    但之前来回的跑动物资和翻越越野车已经大大消耗了他的体力,江城明显感觉到自己快跟不上了,脚下步伐节奏也因为被长绳的拉拽而打乱,几乎要扑摔进沙子里。

    旋即,江城就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传来强有力的推力,将他直接推上沙坡上。

    江城一惊,爬上坡后连忙扭头去看简行策:“简队!”

    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简行策将他推上沙坡,势必自己会往后退倒几步,在这种情形下,几步之差就可能是生死之线。

    他一回头,就看见简行策已经从斜坡下方爬出半个身体。

    他连忙扑身过去,抓住简行策的手,将男人从下坡拉上来。

    简行策借力迅速站起身,反手抓住了江城的手腕,抓着他飞快往前跑:“跑!别回头!”

    江城反是被简行策拉着跑向车队的停驻点,耳边都是风响,他们的前方是方才将他们拽出来的四个摄影师。

    他们跑得飞快,身后就听见闷沉沉的细响,动静并不大,却是细细簌簌的,叫人完全能够想象得出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行策一行人一口气一直跑到距离车队的不远处,脚下的沙地非常坚实了才敢停下喘气。

    江城回头看过去,就见他们方才爬上来的那段斜坡俨然崩塌,大量的黄沙从四面八方朝着沙谷里涌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漏斗,没几秒的功夫就和平坦的沙面融为了一体,完全被淹没了。

    要是他们再晚走两分钟,就算是有安全绳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在这样大面积的沙陷下,人力根本不值一提。

    哪怕是车来拉,那些细密的细沙就像泥浆胶水,将陷入沙体里的下半身牢牢禁锢,如同被埋进了水泥里。

    车的拉力即便足够,人也无法挣脱出来,硬拔也只会拉断成两截。

    江城脸色微微发白,心跳跳得极快,哪怕是上辈子他们在沙漠进行各种特训,甚至是最魔鬼的生存模拟训练,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极端情况,这一次着实是惊险极了。

    他下意识抱住被自己拽出来的急救包,忍不住蹲下-身缓了缓。

    简行策将他一把扶住,低低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没事。”江城摇头,扯开嘴角,“就是太刺激了,我得缓缓。这个身体太没用。”

    他索性一屁股坐在沙子上,原被扎成一个小揪的浅色微长发也在狼狈的逃亡过程里松散开来,发绳早不知道掉哪儿去了,估计和那两辆越野埋在一块儿了。

    江城懒得再撩开头发,抱着膝盖轻轻喘气。

    那么极限的奔跑和爬坡,消耗的体力可不能和之前在海岛上相比。

    江城清楚地感受到这具身体的极限在哪里,只经过接近两个月的复健训练,或许他的经验和技巧可以在其他方面弥补一些不足,但力量、速度和耐力这些需要实打实训练出来的技能点,却在这种时候被狠狠放大。

    他难得生出一股挫败,要是刚才他再慢一点,要是万一他拖了后腿,很有可能会害死别人,比如害死简行策,甚至还有那四个退役的摄影师。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江城就忍不住咬紧口腔里的软肉,疼痛刺激得他更加清醒。

    “领队!江老师!”黄大恒几人的喊声从身后叠起。

    一行人飞快从房车里跑出来,见到江城几人安然无恙,都大大松了口气。

    “你们没事吧?!我的天,从我们这边看太惊险了!那些沙子简直像是跟在你们的屁股后面往下塌!我们从这儿都能听见、看见动静!”黄大恒连珠炮似地开口说道。

    导演则第一时间先是察看简行策几人的状况,见好像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目光又看向坐在地上迟迟没有站起来的江城,连忙问:“江老师怎么了?我去叫医疗小组的同事来!”

    江城闻言赶紧打断:“我没事,就是有点没力气了,歇歇就行。”

    他揉了把脸,让自己尽快从那股负面的情绪里摆脱出来,勉强扯开一个笑:“不用管我,你们去点点物资情况,这次抢出来的东西不多,看看等下该怎么办吧。”

    导演见状点点头,再三确认江城没有受伤后,便赶紧和其他工作人员清点这次的损失——他甚至不知道这次的录制会不会又要中断重来。

    苏暖暖蹲在江城面前,担忧地看着江城,她直觉觉得江城的状态不对劲。

    “怎么这么看着我?”江城见状笑了笑,他吸了口气,撑地站起来,顺手把苏暖暖也给拉起,“我没事,真的。”

    苏暖暖见江城都这么说了,只好撇撇嘴没再追问。

    她轻轻抱了抱江城:“那行吧,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也跟下去了,真是疯了,吓死我了都。”

    江城咧嘴笑了笑,“是有点不自量力了。”

    苏暖暖闻言微微皱眉,轻轻锤了一记江城肩膀,听得很是不满意:“胡说什么,我是担心你们出事。”

    “多亏了有你和领队够敏锐,及时发现了这个情况,不然我们一群人都睡死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逃都来不及。”苏暖暖说道,仍旧心有余悸。

    江城光是笑笑,没说什么,苏暖暖也不再多话,只是道:“我去房车上给你们拿点水和吃的来。”

    “好,谢谢。”江城应道。

    苏暖暖离开后,江城随地找了个地方倚着坐下,简行策也就地坐在他边上,两人安静地相坐几秒后,简行策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刚才到底在想什么?连苏暖暖都察觉出来不对劲了。”

    江城张了张嘴,敷衍的话随口就要来,被简行策打断:“别跟我说是被吓到,我知道那不是主要原因,至少对你不是。”

    “……”江城讪讪闭上嘴,他沉默了片刻后,慢慢放松下紧绷的肩膀肌肉,靠在身后的房车车身上,酝酿着开口说道,“我就是在想,要是我跑得再慢点……”

    “会不会害死我、还有那四个摄影师?”简行策微微眯起眼,像是看穿了江城的念头。

    江城一顿,没有想到会被简行策那么直接地点出来。

    苏暖暖本要拿着水和吃的送过来,刚要下车,就被简随之伸手拦住。

    简随之示意苏暖暖看向窗外,就见江城和简行策靠在一起,低低交谈着什么,他道:“让江城和领队先聊一会儿,聊完再去吧。我看他心情不太好,或许和领队聊完会好一些。”

    苏暖暖点点头:“你也觉得是吧?诶,也难怪,这次太危险了,我都不敢信这居然真的会发生在我们录节目的时候。”

    “这得排在我人生最难忘的十大瞬间的首位。”黄大恒插进来说道。

    小分队的人在房车上交头接耳,房车外,简行策则看着江城,轻轻叹息了一声。

    他开口:“我曾经也有过这个念头,很正常。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次你不在那儿,我缺少了一个默契高效的同伴,这些东西光靠我一个人,我抢不出来,甚至,如果遇到意外情况,我需要你。”

    “最后是你把我拉上来的,记得么?”

    江城心里却在想,即便没有他,简队也完全可以自己上来。

    “如果没有你,我势必会在下面消耗翻倍的体力,而抢险回来的物资可能却连现在的一半都不到,甚至连最后跑上去的体力都不剩。”简行策好像看出了江城心里的念头,他直视江城的眼睛,郑重认真地道,“所以是你救了我们。”

    江城抿抿嘴,道理他都懂,只是不一样——

    这一次他明显地意识到,是自己太依赖上辈子的经验和技巧,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任何事情,但事实告诉他,技巧和经验可以弥补绝大多数的空白,但仍有角落一隅是靠持之以恒的时间和大量训练才能填补上的。

    哪怕他为自己特训了两个月,表面看起来似乎成效斐然,但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他那点虚浮的底子就暴露无余了。

    还得加练。

    江城握握拳头,知道问题在哪儿,他就得迎头直上。

    他看向简行策:“我知道了,放心吧简队,我没事,其实放我自己一个人消化完了就好了。”

    “让简队给我当心理辅导,我怪不好意思的。”他开玩笑。

    “而且,不管怎么样,简队肯定能冲上去,必须的。”

    简行策失笑,也不知道江城哪来的对自己谜一样的信任。

    苏暖暖和简随之在车上见两人似乎气氛良好,谈话告一段落了,便拿着水和吃的下车:“来吧来吧,吃点喝点。”

    江城道了声谢接过,一大早空腹强运动,确实是饿得要前胸贴后背了。

    他灌了几口水,然后大口咬开速食的外包装,大口吃起来,散乱的碎发颇碍事,但这会儿江城也没办法再折腾它了,只能晃晃头,甩到一侧去。

    简行策见状好笑,示意江城转过头背对着自己去。

    “干嘛啊简队?”江城嘴里塞着吃的,含糊不清地问,却还是乖乖地转过身去。

    “不嫌这会儿头发碍事?给你扎起来。”简行策道。

    江城闻言连忙咽下嘴里吃的,就要转身:“你有发圈啊?那给我吧,我自己来就行。”

    “吃你的吧,扎个头发谁不会,瞧不起谁?”简行策轻拍江城脑门,听江城这么说,就更要亲自扎一个小揪出来了。

    江城:“……那随你吧。”

    江城乖乖啃粮。

    “扎好了。”简行策略显满意地撒手,矜持地微微颔首,“挺精神,不错。”

    江城闻言微微晃了晃头,头皮稍稍被扯得有些发紧,但不疼。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刚刚下房车的黄大恒“扑哧”一声,哈哈大笑:“呀,江老师换造型了啊?冲天小辫都扎上了?怪……咳,怪可爱的。”

    “冲天小辫?”江城微微一懵,然后抬手摸了摸后脑勺,不由嘴角一抽,扭头去看简行策。

    简行策正面无表情地盯着黄大恒,盯得黄大恒及时刹车住嘴改口,他注意到江城看来,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淡淡道:“我觉得还行。”

    江城站起身,凑到车窗玻璃那儿看,就见车窗玻璃里的自己顶着一个短短的冲天小辫,精神是精神,就是有点……滑稽。

    江城:“……”简队开心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