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基建游戏后我成了造物主>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1 / 1)

    “跑, 跑!快跑啊!”守门人和探测小队一边吼着一边快速的奔跑着,四处看着周围有没有现在还在外面的人,努力的叫喊道, “跑啊!别站着!快点啊!”

    魏启轩无法从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回过神来,那只是一个人,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通体漆黑, 只有他的脸上是白色的,漆黑的瞳孔中没有任何人类应该有的感情,就好像死尸一般。

    在城市的守门人离开之前曾经给他们所有人开了一次会,告诉他们如何简单的去分辨魇兽,原本以为魇兽会很难以分辨,可是在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 魏启轩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做异类。

    从本能的感官上, 他无法从那只魇兽的身上看到任何属于人类的感觉, 他除了那一身皮囊之外没有和人类有相似之处。

    那只魇兽曾经应该是个男人, 身材很高, 修长有力, 他的手中有一把黑色的长刀, 在月光之下更是漆黑无比。

    只有佣兵才会随身携带长刀, 是用来配合对魇兽武器使用的用来切割魇兽的物品, 这只魇兽曾经是一个佣兵!

    这是多么让人可怕又绝望的绝境, 魇兽能轻而易举的将一个人类的极限提高到极致, 燃烧生命、燃烧可能来提供超高的速度和力量, 已经比常人强了十倍, 更可怕的更是魇兽无时无刻不在传递魇兽种子, 一旦被碰到了一定会死。

    普通人他们都不可能对付了, 更别说是一个曾经的拥有着丰富的各种知识的佣兵了。

    他们没有对魇兽武器,他们只有逃亡,魏启轩从震惊之中拉回了神智,突然就将在一旁的弟弟背在了身后,弟弟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还是立刻抱住了哥哥的脖颈,与此同时魏启轩将自己的妹妹也抱在了怀里。

    他不想死,他不想弟弟妹妹死,他想逃,他想尽可能的远离魇兽。

    可是他太脆弱了,他饥饿了太久,没有力气,双-腿根本已经已经无法很好的支撑自己了,更不要说带着弟弟妹妹。

    即便如此魏启轩也在尽可能的奔跑着,他不敢回头,他害怕只要回头身后就是魇兽,他畏惧着,恐慌着,甚至都忘记了哭泣。

    此时从他身后过来的守门人突然将他背后的弟弟抱走了,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探测小队则是从他的怀里抱走了妹妹,他只觉得身上顿时轻松,接着他就被探测小队的其中一人拉住了手。

    那是一个属于成年人的手,并不厚实,骨瘦如柴,但是在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最后的亲人的帮助了。

    “叔叔。”魏启轩被拉着很踉跄,那个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看他跑的踉踉跄跄,然后伸出手将他抱起来,魏启轩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带着自己走,为了不成为男人的负担双手双脚都缠在男人的身上让自己的重心更贴近对方。

    男人咬牙,虽然他的体力也已经快力竭了,从那么远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到希望城的附近几乎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体力,但是现在因为怀里的孩子对自己的依赖,即便是负重了,他却有了更多的力量去奔跑。

    魏启轩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脖颈,从男人的肩头看了过去,在远处的那个男人的黑色衣服在晚风之中随风而起,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而已,一动未动,就好像是在嘲讽他们一般。

    而在他们已经接近了希望城的时候,眨眼之间,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们逃跑的魇兽,就这么消失了。

    魏启轩怎么找都没找到魇兽的身影,去哪里了?

    就在此时从另外一个方向传来了一声枪响,那就是对希望城里的所有人的警报,警报给他们,危险到来了!

    “那只魇兽去找另外的守门人了!”此时探测小队的人的速度缓慢了下来,气喘不止,但是因为魇兽的更换目标让他们稍微放心了一点。

    魏启轩被放了下来,他能听到男人痛苦的喘-息声,他立刻拉住了男人的手臂:“不能在这里,我们得进城。”

    然而男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挣扎,抬头看着高大的希望城,眼神之中全都是挣扎。

    “走吧。”男人的手牵住了魏启轩,魏启轩看着尚且还算高大的叔叔,他们的城里已经没有守门人了,被临时选中的守门人都是矮子里面挑高个,这是已经年迈但是在年轻的时候为城市作出过无数贡献的老人了,他能看到叔叔尚且还残留有健壮时期的高大的骨架,此时却驼着背,佝偻着身形,脆弱不堪。

    希望城已经躁动不安,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尖叫和枪声都仿佛是在告诉他们紧迫和绝望的现状。

    “这到底是怎么样一只魇兽啊?”此时一直端着枪支的守门人说道,即便是的知道枪支对魇兽没有任何作用,可抱着枪总是会让他们有更多的安全感。

    守门人发出的感慨周围人也察觉了,从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守门人的警报,惊恐的,绝望的,急促的,他们站在希望城的顶层,低头看着此时在月色之中不断的奔跑回来的守门人。

    “会不会是不只有一只呢?从四面八方都有传来声音,也许……也许有非常多的。”有人颤抖着声音惊恐的猜测道。

    “回来了,所有的守门人都回来了,好像没有人被寄生。”此时逐渐的有人开始传达了信息,一万人全部聚集在城内,然而所有人的声音却都很小,似乎是已经被恐惧扼制住了喉咙一般,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魏启轩抬头看着此时瑟瑟发抖的人们,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面容之上全都是悲伤之色,而很多还懵懂的孩子似乎也被成年的长辈们的情绪所感染,面容之上浮现出明显的慌张和害怕的神色。

    魏启轩将弟弟妹妹全部拥抱在自己瘦弱的手臂之下,他低下头想要安慰,却发现弟弟妹妹安静的异常。

    “哥哥。”注意到魏启轩在看他们,此时最小的妹妹缓缓的抬头,漂亮的眼睛看着魏启轩,“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我们怎么会死呢?”魏启轩安慰道,可他越是安慰,就越是感觉自己好像是说的假话。

    “我们要死了,我们一定会死的。”然而年龄很小的妹妹却絮絮叨叨的说着,魏启轩想要阻止妹妹继续说下去,可他却发现无论怎么样的安慰听上去都像是谎言一般。

    魏启轩突然有些生气,他板着脸,每次他一露出这样的表情不懂事的妹妹就会变得乖巧,就算是这次也一样。

    然而妹妹安静了,弟弟从魏启轩的怀里蹭了出来,他握着魏启轩的手,手不断的揉着魏启轩紧紧握住的手指,魏启轩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握在手里的方块。

    “哥哥,这个东西,是前几天来的那个大哥哥留下来的东西吧。”弟弟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到,此时周围的人全部都陷入在恐慌之间,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地方。

    魏启轩愣了一下,最后点点头。

    “这是什么东西?”弟弟问道。

    魏启轩摇了摇头,他已经寻找了很多次这个方块的独特之处了,但是他好像就仅仅只是一个方块而已,好像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办法。

    “这个东西也许可以让哥哥活下来。”弟弟的声音很小,喃喃的,似乎是不确定,又似乎是在忌惮着会不会被周围的人听到。

    妹妹听到了这句话,微微的抬头,看向在眼前的两个哥哥,眼神很是懵懂。

    “我不知道,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魏启轩偶尔会觉得会不会是那个佣兵在耍他,给了他这个东西只是为了让他放弃追随着佣兵的脚步,这个东西不过是对自己无能的一种嘲弄罢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希望相信,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所有的希望就只有这个小方块。

    “如果知道了使用的方法,哥哥你走吧。”此时他的弟弟,握住了妹妹的手,他的弟弟妹妹,他的血亲安静的拥抱在一起,“哥哥,你要活着。”

    这一瞬间魏启轩愤怒了,突然狠狠的给了自己的弟弟一巴掌,本身就已经紧绷到极致的情绪终于因为弟弟的这句话爆发:“我们是家人,是兄弟,是血亲,你让我丢下你们自己跑,你们是希望我永远背负着抛弃弟弟妹妹的罪恶感一直活着吗?”

    弟弟被打了一巴掌,到底还是个孩子,没办法坚强的对待,眼眶里逐渐蓄满了泪水,他咬住下唇,嘴角下撇,鼻尖全都是酸涩的感觉,他无法抑制住哭了出来。

    弟弟努力的抱住了最小的妹妹:“可是哥哥,我好难受。”

    魏启轩打过之后就后悔了,他的弟弟还什么都不懂,他不能苛责这样小的孩子理解他的苦楚。

    看着弟弟红了的眼眶,内心满是愧疚感,想要上前安抚,却听到了自己的弟弟说出了这句话,顿时愣住了。

    “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还会有魇兽来吃我们,大家也都不笑了。”弟弟带着哭腔说道。

    “你在说什么呢,现在大家不都过得很快乐吗?”他们已经不用在城市中辛苦劳作了,“我们每天都可以玩,可以吃到很多吃不到的草,这不是很好吗?”

    弟弟一边哭一边说:“你骗人,没有人在笑,大家都在哭。”

    魏启轩的表情凝滞了。

    “所有人都在哭,在种地的时候哭,在一个人的时候哭,大家都在哭,大家都好害怕,都在害怕魇兽,守门人没有了,魇兽肯定会找到我们的,我们会被魇兽吃掉的。”弟弟似乎是害怕被魏启轩打,闭上眼睛将脑袋埋在了妹妹的肩头,却还是不依不饶的说道,“所有人都想离开这里,之前也是,所有人都努力的去了其他城市,没有人想呆在这里,我们被丢掉了,没有人要我们了。”

    魏启轩哑口无言,他只觉得心脏仿佛被弟弟的一字一句狠狠的揪住,生生的疼。

    此时妹妹喃喃说道:“我好想和以前一样,有爸爸,有妈妈,有吃的,有叔叔阿姨,虽然总是很累,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晚上大家会一起玩,爸爸妈妈会偷偷躲起来亲亲,我想看爸爸妈妈亲亲。”

    即便希望城灭城了,灭城之前也有很长一段时间食物短缺的征兆,可那段时间,却依旧是小小的女孩中仅存的快乐的记忆。

    “我想回去,我不想这样,我不想。”女孩逐渐的哭出声来,“我想要爸爸,我想要妈妈,我想去找爸爸妈妈,想找叔叔阿姨。”

    魏启轩只觉得心脏生生的疼痛。

    “我不想这样。”弟弟有些赌气的说道,“只有哥哥你想活着,我看到你去找其他城市的人了,他们带你到了其他地方,你回来之后全身都是伤,可是他们还是没带你走。”

    魏启轩的眼睛瞬间睁大,他张了张嘴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脑袋一片轰鸣。

    “哥哥你每次都去找他们,但是他们都不带你走,我们不想找他们,我们不想被打,还被他们骗。”弟弟其实并不知道死亡是什么,但是却知道死亡也许就是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肯定会比现在要舒服的多,不会饿肚子,不会难受。

    手中的方块顺着手心掉落到地面,魏启轩低下头,他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好奇怪。”此时一直都站在高处正在观看着四周的情况的守门人突然喃喃道,“到现在为止好像没有人接触到那只魇兽,那只魇兽好像是在故意驱赶我们,然后让我们聚集在一起。”

    守门人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的其他的守门人和探测小队也立刻有了同样的感觉。

    “的确是,我们刚刚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只是在那里站着,但是只要我们靠近他就会举刀砍我们。”

    “而且一直追着我们,好像是故意往这个方向来驱赶。”

    几个探测小队的人在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突然有人问道:“会不会不是魇兽。”

    “是魇兽,绝对是魇兽。”此时守门人说道,“我们看到的魇兽都是同一只,如果不是魇兽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快的速度可以同时围绕着整个城市来驱赶我们,太快了,那样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的快啊!”

    “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守门人实在是不理解那只魇兽这么做的做法,明明只需要随便的触碰他们一下,他们就可以全军覆没了。

    突然有一个守门人脸色苍白的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是他故意让我们全部聚集在一起?”

    瞬间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魇兽拥有思考的能力,或者说魇兽种子是改变生命思维的本质,将原本的生命变成‘为了魇兽种子的繁衍’而做出的各种行动,魇兽曾经是人,他依旧拥有人类的思维,只是他已经不再会对同类产生任何同情心,魇兽可以是动物,变成动物的魇兽会按照动物的思维去寻找可以散播魇兽种子的地方。

    这只魇兽是一个佣兵,曾经是佣兵的魇兽非常清楚的掌握着对待城市的技巧。

    “他知道我们是废弃的城市。”此时一个探测小队的队员颤颤巍巍的带着哭腔说道,“他是故意让我们全部聚集在这里的,他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他在玩弄我们,那个佣兵生前肯定是一个特别恶劣的人。”

    所有人的表情都更加绝望了,还有一些原本没有看到魇兽的人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了哭声。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有一个人在人群之中颤抖的说道:“是时候了吧,是时候了吗?我们是不是该死了?”

    他们会一起死。

    为了不变成魇兽,他们选择了自己了结。

    在希望城的城下,有他们堆积的木柴,只需要点燃,他们就可以焚烧整个希望城,他们将会死在他们一生为之奉献的地方。

    这一座残留的巨大的希望城的骨架,就是他们的坟墓。

    这是他们所有人一起做下的决定,现在是时候行动了。

    “看,他在那!”突然一个守门人说道,瞬间很多人都看了过去,看到在远处的黑色的高挑人影。

    今天的月色实在是太好了,圆月仿佛近在咫尺,明亮的照耀着每一个可以照耀到的地方,此时那个黑色的男人的身影在月光之下无所遁形,他缓缓的迈开了步子,像是在回到自己家一样闲适悠然,逐渐的一点点靠近着希望城。

    “他来了,他已经来了!”有人大声的说道,“快点吧,我们……我们要快点点火。”

    此时有人颤颤巍巍的拿出了打火机,明亮的火光照耀了一小片方寸之地,柔和的小小的火苗,无害又可爱,它被人捧在手心之中,带来一阵阵温暖。

    只要将打火机掉入柴火之中,他们经过处理的柴火会迅速的燃烧起来,火是光,明亮的光,魇兽会忌惮光而不靠近这里,而他们则是会在这烈火之中燃烧殆尽。

    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被魇兽寄生,他们不能给其他的城市带来绝望和痛苦。

    大概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一起死,在这种时候选择死亡反而因为有人携手而有了勇气,长辈们正在纷纷拥抱、亲吻、道别,像是在诉说最后的临别之语。

    “你的饭做的挺好吃的,以后投胎到一个好的时代,去做一个厨师吧,如果你还记得我一定要请我吃饭啊。”

    “对不起啊,奶奶没能保护好你,没关系的,乖孩子,奶奶就是到最后都会陪伴在你的身边的,别怕,奶奶一直都在。”

    “虽然我们没有机会永远在一起,但是也许以后可以,也许我们抱在一起死去,下辈子能够靠的更近一点。”

    此时四周此起彼伏的声音之中,是豁达的,所有人似乎都在和对方做最后的道别。

    而魏启轩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大概是被气氛感染了,他想要说点什么,也希望给自己的弟弟妹妹能有一点点最后的安慰。

    然而魏启轩却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此时看着身边的人,他稚嫩的声音传来:“骗子。”

    魏启轩一愣:“你说什么?”

    他的弟弟将脑袋重新埋入了妹妹的肩头:“这些人都是骗子,他们都在说谎,他们没有人在笑,他们全部都在哭,呜呜呜呜呜。”

    他的弟弟越说越伤心,最后则是直接哭出了声,他的家人却在最后都得不到任何一点点安宁。

    魏启轩抬眼望去,乌压压的一大片人全部都被悲伤和绝望弥漫,大家都好像接受了现实,接受了死亡。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人真的可以就这么坦然的接受死亡吗?

    魏启轩不懂,他想活着,他想要一直活着,和弟弟妹妹一起活着,他永远都接受不了死亡。

    “他快到了,快点。”守门人受不了这样过于哀伤的气氛,拖延的时间越长,一鼓作气之后就是畏惧和瑟缩,魇兽也几乎直接要到达他们的门口,一旦被魇兽寄生,那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会变成笑话,一切都完蛋了!

    此时有人颤颤巍巍的重新打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的打火机,火光乍现,那人的手颤抖个不停,火苗也跟着颤抖。

    在这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他们就这么看着,等待着。

    在这样的气氛之下,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所有人都在督促着对方和自己的死去,为了大家,为了还活着的人,他们必须这么做。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小小的瘦弱的孩子的身影快速的穿梭过所有人的身边,在打火机被松开的那一瞬间那个孩子迅速的上前去直接将那东西抱在了怀中狠狠的摔到了一旁。

    打火机熄灭了,所有人都傻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魏启轩拦下了这一场大型的死亡,他蜷缩着身-体抱着打火机:“不要,我不想死,我一点也不想死,我想活着,我想活着!我想活着,我想活着,我想活着……”

    魏启轩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不断的重复着‘我想活着’,他想活着,他肯定比任何人都想活着。

    “轩轩,你在做什么!”突然间从人群中冲出来的中年女性上前就拉住了魏启轩破旧的衣服,“快把打火机拿出来!”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魏启轩就算是被女性撕扯的疼痛,也不肯将打火机送出去。

    他的倔强拖延了时间,而就在这拖延之下,一鼓作气的所有人都从绝望之中诞生了无比的愤怒。

    “你这个孩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我们变成了魇兽,那也是死,不仅是要死,还会连累其他的城市,你难道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在其他城市吗?!”

    “快点把打火机交出来!”

    暴怒的大人的拳脚都施加在了魏启轩身上,魏启轩咬着牙忍耐着,突然大声吼道:“我不想死,就算是多一秒我也不想死!你们明明还有其他的打火机,却偏偏要从我这里拿,你们也不想死!你们都是骗子!”

    然而这一句话出来之后,正在踢打他的人愣住了,整个空间之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是的,他们有别的打火机,还有更多的点火的方法。

    但是……

    “不死能怎么样呢?”突然有个女声终于哭出了声,“就算是不被烧死,我们也会被魇兽种子寄生而死啊!”

    “不想死啊,但是我们没办法啊,我们要死了啊,魇兽已经在楼下了啊!我们弄不死魇兽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弄死魇兽啊!再大的城市都不能弄死魇兽啊,我们死定了,我们肯定是要死的。”

    “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可是我真的不想死啊。”

    在这一刻整个场面彻底崩溃了,嘶吼声,哀嚎声,这一片巨大的希望城变成了一座名符其实的鬼城,在希望城内的未来亡灵们在痛苦的宣泄着内心的悲痛。

    在希望城的楼下,拥有着一片漆黑瞳孔的男人抬起头,望着在上方的世界,那悲伤似乎都直接蔓延到了他的脚下。

    魏启轩半跪在地面上,他的手指狠狠的掐入了自己的手心,突然他狠狠的将那个方块扔在了地面上。

    骗子。

    全部都是骗子!

    这个世界上,全部都是骗子!!!

    然而就在那方块落地的一瞬间,在方块的上面浮现出一道道的蓝色的光芒,突然一个巨大的屏幕出现在了众人之间,如同一个巨大的屏幕,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屏幕上的一切。

    那是一个……

    电话的图标,这个小小的方块正在拨通电话!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停住了,没有人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通讯。

    小小的电话响了两声,被从对面接起,之前来过这里的佣兵里的少年的脸出现在了巨大的全息屏幕上。

    “喂,何方,你好?”少年清脆的没有任何危机感的声音出现在了眼前,少年看上去是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内,所有人都愣了,包括魏启轩,何方的声音传来了好几次,“喂?你好?有人吗?喂?”

    “有,有,是我,是我,大哥哥,是我!”魏启轩跌跌撞撞的冲到了那屏幕面前,焦急的说道。

    “你……你是谁?”何方疑惑的歪了歪头,似乎没理解情况,“那个,你把通讯器翻一下,我看不到你,很抱歉我好像没有记住你的声音。”

    “是我,是我。”魏启轩立刻将方块翻转了好几下。

    “可以可以,看到了,别翻了,是你啊,那个轩轩是吗?没想到你会联系我。”何方丝毫没有任何紧张的声音传来,他的声音就好像是有魔力一样,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而安静下来。

    “大哥哥,你是佣兵对吧,我在希望城,现在希望城里出现了一个魇兽,能不能……能不能求你救救我们。”魏启轩的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他企图对着何方寻求最后的希望。

    “现在是什么状况?”何方问道。

    魏启轩听到对方愿意听他们说,瞬间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用最快的语速说道:“我们现在一万多人全部都在希望城的最上层,现在魇兽应该在楼下,我不知道他在几楼,但是他已经要上来了,大哥哥,救救我们,求求你了,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何方听过之后皱眉,好看精致的少年的面容上出现了为难之色:“魇兽距离你们太近了,我们已经离开了很远的距离了,现在要赶回去恐怕来不及,你们有没有什么可以暂时拖住魇兽的办法?我们回去大概需要半天的时间。”

    他们有办法吗?没有,当然没有,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对付魇兽,就算是求生,也是在最后才想的求生。

    此时守门人突然上前说道:“我们有枪,我们可以做什么才能等到你们过来?”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他们等待着何方的可能性。

    然而何方却皱起了眉头,他似乎是在思考,最后摇摇头说道:“枪对魇兽是没有作用的,你们连一把对魇兽武器都没有吗?”

    “没有……”守门人的脸色灰暗了下来。

    “那能不能暂时进入一个封闭的空间,将魇兽先阻挡在外面?”何方继续提出建议。

    然而守门人的脸色更加灰暗了,破旧的希望城几乎没有可以躲避之处,唯一封闭的地方是在最底层,而他们现在已经下不去了。

    何方的眉头紧拧,显然是对现在的状况也丝毫没有办法的模样。

    此时之前对何方等人恶语相向的人突然到了前方,齐齐跪在了摄像的面前,他们将自己的姿态匍匐到最低:“对不起,对不起,之前是我们不对,我们愿意做任何事来弥补我们的过错,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们……救救我们……”

    何方的表情显然是很为难的,他缓缓的叹了口气说道:“真的不是我不救你们,而是我真的过不去,太远了,魇兽的速度你们也清楚,我这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真的无能为力。”

    魏启轩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的脸色灰暗。

    没用了。

    最后的希望,也已经破灭了。

    此时整个希望城的人重新陷入了比之前更加可怕的绝望,这是在看到了希望之后的绝望,比之前更加痛苦,甚至泯灭了他们的感情,逐渐的麻木了起来。

    何方眨了下眼睛,他看上去好像是在观察着什么,沉默了十几秒,他突然说道:“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就是比较超出你们的想象,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尝试一下。”

    “什么方法?”魏启轩立刻说道,其他人也缓缓抬起头来,瞳孔中依旧残留着麻木。

    “你们相信神吗?”何方缓缓开口,似乎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听清楚他说的什么,“你们祈祷吧,对着神像,神会帮助你们,也许你们不相信,但是这是真的,我不会用你们这么多人的性命来开玩笑。”

    “神,什么神,这个世界上有神吗?”此时周围的人惨笑一声,“你是在最后还在揶揄我们吗?”

    所有人都以为这或许就是希望,可是,神?

    如果真的有神,他们会迎来末日吗?

    曾经在末日之中一遍一遍的祈求神的眷顾,曾经有神听到过他们的祈祷吗?

    这个佣兵,是在愚弄他们吗?

    “我信!”突然魏启轩大声的说道,“大哥哥,我信,请让我祈祷!”

    “没关系吗?可能这违背了你一直以来的观念,不诚心的话可能不行哦。”何方面露为难之色,他显然也很迟疑。

    “我信!”魏启轩坚定的说道,任何可能性他都不会放过,他想活着,比任何人都想活着!

    “……”何方仔细的通过视频看着那个孩子,孩子炙热的目光满是期待,像是灼热的烟火,用力的绽放着最美丽的色彩,终于,何方开口说道,“我现在将神像直接投影到现在你们所在的地方,然后你用你最真挚的信仰去祈祷。”

    “谢谢你,大哥哥。”魏启轩缓缓说道。

    投影逐渐的变大,一个巨大的白色的雕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健壮俊美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男性雕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男人的脚下缠绕盘旋着巨大的狮身龙尾的凶猛巨兽,他们仿佛是共生在一起,或许是真正的神,又或许是邪恶的恶魔,俊美和邪恶混杂在一起,让人心生敬畏。

    魏启轩跪了下来。

    他不明白什么是祈祷,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去信仰一个神明,但是此时他全身心的向着这一座不知名的神像祈祷,供奉,献上自己的忠诚。

    此时在魏启轩旁边的人们都面面相觑,看着少年,最终也跪在了神像的面前。

    没有一个统一的姿势,没有一个标准的信仰,所有人的内心中到底在诉求着什么,谁都不知道,只是这一刻,周围安静的过分。

    突然从安静的空间之中传来了一声踩踏在楼梯上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很沉重,就像是故意要踩踏的如此沉重一般,让这一声声脚步声成为压垮他们内心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那恶劣性格的魇兽正在准备上来吞噬他准备好的猎物了。

    长刀在希望城的钢铁骨架上划出了十分刺耳的声音,在楼梯上,黑色的影子正在一点一点的出现,漆黑的短发,阴冷的双眸,白皙的在月光下如同死人一般的皮肤,冰冷的毫无血色的唇瓣,黑色的长衣,一点一点的全部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身材高大的魇兽拥有着绝对的美貌,绝对的邪恶,绝对的优势,绝对的恶劣。

    而现在希望城内的人,已经无处可逃。

    那魇兽逐渐的,向前,向前,一步一步的,很慢,故意折磨着所有人。

    黑色的魇兽对白色的巨大雕塑视而不见,在他的眼中只有拥有生命的众人。

    黑色的长刀高高的举起,那魇兽漆黑的瞳孔中,映不出任何影子。

    然而就在此时,在众人的畏惧和绝望之下,那巨大的虚拟的神像突然绽放出了巨大纯白色光芒,那明亮的颜色几乎将整个空间照耀的犹如白昼。

    过于刺眼的光芒让希望城的人下意识的眯起眼睛适应着光芒,再次睁开眼睛的瞬间,他们看到了彻底粉碎了他们从出生以来被灌输的观念中,永远不会出现的震撼场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