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阅读小说网>其他类型>基建游戏后我成了造物主> 第50章 第五十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0章 第五十章(1 / 1)

    “呜呜呜呜呜。”崇鹰小心翼翼的用脑袋拱在何方的怀里, 抱着何方的腰小声的哭着,脸颊都哭红了,他好生气, 他真的好生气, 那群什么玩意的家伙凭什么对他们的造物主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太过分了,崇鹰气的直哭, 恼怒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打死几个。

    如果不是因为抱着造物主崇鹰觉得自己都要气晕厥过去,只有抱着造物主气愤的不行的心情才能缓解一点。

    “混蛋, 那群混蛋呜呜呜呜呜呜。”崇鹰死死的将自己的脸颊贴着何方的腹部, 让少年脱去了铠甲的柔软的小肚肚来抚平他此时的恼怒。

    “对不起。”在飞机机舱内的角落里身形高大的国妙风现在正在委屈巴巴的面壁思过,他的智商实在是不能理解情况, 为什么自己说了一句话就被强烈排斥了。

    回来之后被气恼的崇鹰狠狠的胖揍了一顿, 现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上去好不凄惨, 国妙风隐约察觉到自己肯定是做错事了, 连累造物主也跟着被讨厌,现在自责的不得了, 他又不能和崇鹰一样呜呜哭,难受的蜷成了一个巨大的球。

    诸研本身清冷的神色也比平时更加惨白, 他眉头紧皱, 实在是不能忍受有人对他们的造物主如此出言不逊。

    只是烦躁并不能解决任何事, 更何况现在的造物主似乎在认真思考,诸研强迫自己冷静, 用飞机机舱内的食品做了一些安神的饮品, 暂时安抚一下现在每一个心情不好的成员, 生怕做出了什么事情让他们的造物主发现异常。

    闵至舟什么都经历过, 这些事情对他而言不过是风吹细雨,小打小闹,不痛不痒,即便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需要生气的事,可是他能够感受到此时在飞机机舱内全员的低气压。

    闵至舟感觉自己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他本身就比周围所有的人要弱,现在更是觉得几乎要被这强大的气势给压到意识消失一般。

    尤其是……

    闵至舟到现在都不敢回头看靠在角落里的那个纯黑色的男人,崇枭的手中握着那把黑色的锋利的剑,看上去只是虚虚的握住,可闵至舟知道此时的崇枭非常的生气,那把简单的剑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气势散发着冰冷的寒光,在崇枭周身的黑暗几乎都要实质化了。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闵至舟逐渐的感受到过大的压力,已经开始出现了想要呕吐的反胃感。

    “喝点饮料。”诸研端着已经做好的安神饮料递给了所有人,显然有人并不想接,可是看到何方居然主动的去接饮料,也只能接了下来。

    何方拿过了饮料就看到上面显示了‘一瓶安神饮料,可以凝神静气,睡个好觉’,何方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记关全员属性面板了。

    然而他抬起头,却发现此时诸研的属性面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标签‘愤怒至极’。

    不仅如此,崇鹰和崇枭的属性面板上也有‘愤怒至极’的标签。

    何方愣了愣,察觉到气氛不对了,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可直觉告诉他应该和自己有关,怎么办?他应该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

    低头喝了一口安神饮料,是冰冰凉凉的草莓味,这个味道非常的友好,冰凉酸甜的感官刺-激了他的精神,就好像立刻被舒缓了情绪,何方再次感叹在游戏里能有这样极致的享受真好,以后有钱了就点点大龙虾什么的扫描到游戏里来,扫描一次天天都能过嘴瘾。

    “这个很好喝啊。”何方点点头肯定了这杯饮料,说了一句废话企图打破尴尬的氛围。

    “是可以安神的饮料,城主大人您刚刚回来,喝点会舒服一点。”诸研面对何方,即便是心情再不好也会露出微笑。

    “你们怎么了?看上去很不高兴的样子?”何方察觉到在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气氛好像的确有所缓和,这才敢问出口,并且注意到国妙风居然在角落里面壁思过,“国妙风?”

    “没有。”诸研的冷清一如既往,可今天明显带上了更多的耐心和温柔,对何方说道,“请不要担心,城主大人,那些卑劣的人类是无法懂得我们的城主大人的伟大和美好的。”

    “……啊?”何方愣了一下,什么美好?什么伟大?

    “呜呜呜呜,城主大人,那些人好过分,好过分哦。”一想到那件事就气哭到上气不接下气,崇鹰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憋屈致死,撒娇都不足以消灭他的怒火。

    “这么难受啊?”何方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他们到底在生什么气。

    没想到崇鹰的自尊心居然如此之高,就被骂了两句居然能伤心成这个样子,伸出手擦了擦崇鹰的脸颊,发现自己腹部的衣服都被崇鹰的眼泪染湿了,这也太能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不然一会儿我去给你做个枕头你打打枕头出出气?”何方试图安慰少年。

    “我气死了,我真的气死了呜呜呜呜,城主大人不生气,以后我帮你揍他们。”说着崇鹰从何方看不到的地方满含着泪水的双眼恶狠狠的盯了一眼闵至舟,像是在斥责闵至舟当时的阻止。

    瞬间闵至舟头皮一麻背脊发凉,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命不久矣。

    “对不起……”国妙风在一旁非常非常非常小声的道歉。

    “生气做什么?”何方显然没能和自己的N-PC共情。

    此时崇鹰泪眼朦胧的抬头,一脸茫然的问道:“啊?城主大人你不生气吗?”

    “我生什么气?”何方和崇鹰四目相对,两脸懵逼。

    “额……”崇鹰似乎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

    何方挠挠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吗?不痛不痒的被骂了几句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他玩了那么多游戏,开头死全族的游戏那可是玩了不少,这几个N-PC不痛不痒的骂了几句,顶多算是个支线小任务,不能调动玩家的情绪的支线任务都是垃圾任务。

    “没有的事,不用这么生气,小题大做了,国妙风你在干嘛,为什么躲起来?”何方上前扒拉了一下国妙风的肩膀,国妙风回过头来,露出了那张被打的七彩油画似的脸,“???”

    “呜呜呜呜,都怪国妙风说了不好的话才害的我们城主大人被那些讨厌的小虫子骂了!”崇鹰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打国妙风有什么问题,可面对何方讶然的表情还是有些心虚。

    “以后别做这种事了,他本来就有点傻,你这么打他更傻了怎么办?”何方忍不住提醒道。

    国妙风:“……”

    崇鹰委屈巴巴的:“可真的好生气。”

    “没关系,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点不能理解的事情。”何方安慰道,腹诽一句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完美设定不脑残的游戏,《墟无重启》这种类型的更是佼佼者了。

    何方一直考虑这么久,连其他的事情都没关注的理由,就是他估摸着如果要接下重启希望城的任务,很可能是需要条件的,但是他的条件不够,所以才会被N-PC厌恶。

    一般接取新任务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需要触发条件的任务,现在盘踞在整个希望城的N-PC的意愿应该就是接取任务条件。

    他只是提出了想要希望城,就遭到这么激烈的反对,明明他认为他所提出的信息应该是有利于N-PC的,所以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好感度不够?

    没有完成前置任务?

    如果不能彻底了解被拒绝的理由,没办法进行任务啊。

    “我们来探讨一下吧。”何方将国妙风重新拉回了飞机舱的座椅上,“我们各自想想看一下为什么我们这一次会被赶出来。”

    一提到‘赶出来’三个字,崇鹰气的又要哭,崇枭的气质也更冷了。

    何方拍了拍崇鹰的脑袋:“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突然提出来想要帮他们,对他们来说就是卖城求活,侮辱了他们的荣耀,所以才会把我赶出来?”

    诸研:“不可能,在最后那个孩子还护着定位器,有定位器就有其他城市来的可能,他肯定是想要用尽一切办法离开的。”

    崇鹰:“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恶心的怪物!会被魇兽种子吃掉的怪物!”

    国妙风:“我觉得有可能。”

    崇枭:“……”

    第一轮探讨失败。

    诸研:“他们有可能到现在还隐藏着什么不能告诉外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比生命更重要。”

    何方:“我觉得很难,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希望城四面通透,什么都藏不住了,更何况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秘密,怎么可能会允许他们在原地等死呢?”

    崇鹰:“因为他们是丑恶的,丑恶的人不能和美丽的人相提并论!”

    国妙风:“我觉得有可能。”

    崇枭:“……”

    第二轮讨论失败。

    讨论过了四轮,何方突然想起来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人,一个非常可靠的一直以来的引导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表过任何的见解,何方疑惑的抬头:“闵至舟,你怎么不发表意见?”

    闵至舟到现在还没有因为刚刚觉得自己差点死掉的气氛中缓解过来。

    “怎么了?”终于一直以来被禁锢的感官重新回归,何方的声音传入耳中,闵至舟感觉到压在身上的巨大的压力消失了,显然作为一个曾经的城外人的自己被其他人迁怒了,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会儿才勉强好了些。

    “你觉得为什么我们会被赶出来?”何方又重复了一边问题,有些好奇闵至舟在想什么,他一般是一个很认真的个性才对啊。

    闵至舟看着面前的人,所有的人都似乎不能理解,他或许能理解,却也更为感慨,在安逸的生活中生存的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死亡的强者,他们能理解弱者的苦楚吗?

    “因为不想看到不可能的希望吧。”闵至舟的语调是感慨的,他垂下双眸,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何方露出了不解之色。

    闵至舟缓缓开口:“因为已经接受了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每一天都在享受着最后的时光,可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人告诉他们可以继续活下去了。”

    国妙风挠挠头,疑惑的问道:“这不是好事吗?”

    “可是对他们来说,活下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闵至舟企图让眼前这些在幸福生活之中的天之骄子理解,“我们只是佣兵,拿钱买命,又拿命换钱的佣兵,在现在没有任何成功的对魇兽种子侵入的办法的末日里,我们却突然要给他们希望,在希望之中绝望会更加痛苦的。”

    何方眨了下眼睛,脑海中‘叮’的一声,好像理解了什么。

    曾经自己做毕业论文的时候,他的导师说,如果不能好好的面对众人,不如用视频把自己录下来,这样也可以当做一次答辩。

    他为此演戏了无数次,录制了几十次的视频,原本以为这样就能成功,还满怀期待的偷偷的告诉了自己的父母。

    但是最后失败了,学校不承认,答辩的老师认为一个大学生必须要克服畏惧答辩的困难,录制视频并不能反应临场应变能力,让他不要逃避,正确的面对。

    可是何方做不到。

    那种原本以为的可能性被狠狠的摔碎在地上,上了四年学却不能毕业后,家庭的指责,学校的毫不退步,周围人的冷眼旁观,也是彻底让何方陷入绝望之中的砖块,一砖一砖的全部砸在了他的身上。

    那时候……

    好像连呼吸都是错误的。

    “这种理由也不是他们用来伤害城主大人的原因!”然而崇鹰却一点都不能共情,少年激烈的反驳,“只要有希望,哪怕就只有一点点希望,就是虚假的希望,那也是希望!”

    “所以说你们没有真正经历过,就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闵至舟少见的硬气道。

    “谁说……”然而崇鹰的话音却没说完,此时崇枭一巴掌扣在了自家弟弟的后脑上,崇鹰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头,嗷呜一声捂着嘴弯下了腰。

    闵至舟皱眉,对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国妙风垂下双眸,却突然笑了:“如果可以选择,我选择有希望,我宁可死在希望里,也不想在绝望里死去。”

    “不做怎么知道呢?” 诸研也很承认这种说法,“在绝望之中更绝望,那才是最痛苦的。”

    闵至舟下意识的想说这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莫名却在对上了他们的眼睛的时候,突然哑声。

    他说不出口。

    他看着虽然看上去没有任何阴霾的所有人,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明明是在告诉他答案,眼神却始终是注视着何方,好像这句话是在告诉何方,‘何方就是他们的希望’。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隐隐约约了,闵至舟甚至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脑子出现了问题。

    是错觉吗?

    “先回去吧。”何方突然说道,“有些事情需要从长计议,希望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想要找到下一座已经灭亡还能这么完整的移动城市估计很困难了,我不想放弃。”

    “我已经根据大概的体量测量出了其大小和方位,可以开始制作对魇兽种子的屏障了,一旦确认就可以立刻将其进行保护。”诸研从何方说想要希望城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规划如何获得希望城了,“这里无法发送信号,所以回去才能开始制作。”

    “恩,先开始制作吧,要确保安全,要好好的保存希望城。”何方实在是不愿意那样美丽的一座城市就这样毁于一旦,希望城,这个名字也非常的美好,在末日中的希望怎么能就这么落败了呢。

    “那我现在驾驶回去。”国妙风灰溜溜的回到了驾驶座,开始进行驾驶。

    而何方则是靠了过来:“现在地图方位都已经完全记住了,那回去应该可以用直线回去,并且可以提高速度,应该很快就能到了吧?”

    国妙风计算了一下,说道:“最长只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就能回到城市了。”

    “你确定吗?不会出现问题?”何方问道。

    然而何方这么一问国妙风立刻就迟疑了:“那不然还是按照原来的地图回去吧?”

    “……”何方对这个从来都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的N-PC简直是无可奈何,“让我看看你直线行驶的方位。”

    当国妙风将位置定位好之后何方对照了一下自己的系统地图,确认方位无误:“就照着这个方位走吧。”

    “好……好的,城主大人。”国妙风莫名的就开始紧张了起来,自己刚刚做错了事情,虽然不求将功补过,但是也希望不负所托,他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用最短的路线回到他们的城市去!

    “别怕。”何方突然拍了拍国妙风的肩膀,“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你的错。”

    国妙风感觉被安慰了,但是却莫名的高兴不起来,明明他们才是应该为造物主解决困难的人,为什么反而要反过来被安慰?

    虽然国妙风无意间捅了篓子,但是对何方来说也是一次重要的线索,毕竟试探也是很重要的。

    他们的飞机来到外界需要四五天的时间,但是是因为无法知道前如何所以跟着溪流在缓慢行走,而已经拥有了准确地图的他们,回去就只需要一天左右,直线距离加超高速度很容易就回到了城市,然后何方下线了。

    他快饿死了。

    出来之后何方发现自己饿的发昏,去拆开了新到的成箱的方便面面饼取了出来,对照着网络上的网红食谱下了两包泡面,做了夏日特-供酸辣凉面,吃了个精光,然而吃完才想起来他在冰箱里还放着没吃的外卖。

    “早上是怎么回事啊,困成那个德行,难道说这个安神鸡汤真的有这么安神?”何方对着昨天的鸡汤耿耿于怀,甚至想着今晚要不要再做个试验,热一热另外一份外卖看看今天晚上会不会又一睡不醒。

    虽然在游戏里一去很多天,何方实际上才过了一个上午,给自己开了一瓶可乐,何方靠在自己的电脑椅上思考关于希望城的事情。

    不得不说利用体感仓去观看一个完全不会存在在现实中的移动城市是多么壮观的一件事,何方甚至都希望他所有的游戏都可以放到游戏仓里去体验一把身临其境的感觉,那凛冽又锋锐的骨架简直是满足了何方对于钢铁世界的所有幻想。

    重建希望城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他已经有相当多的建立新城区的经验了,前期的大量投资也已经非常习惯,按照现在的税收是可以进行新的投资的,不会有太大的压力,更何况希望城还有这么多现成的构架。

    主要的问题却是剩下的那一万多的N-P-PC的属性的确和他的N-PC没有任何可比性,甚至都没有多少拥有成长值的对象。

    根据现状看,本身并非用钱开辟的土壤就非常不容易种植成功,再让这些体力非常有限又没有什么特色的N-PC去耕作,还不如让研究所多研究出来一部分有用的耕作的器材呢。

    按照游戏玩家的思路,一般劣质的东西都会被丢掉,比如抽卡游戏中的劣质卡,比如开放游戏世界中抓到的属性不太好的宠物,通常在玩家有限的包裹里放着的都不会是完全没有什么存放意义的东西。

    这一万多的N-PC实际上算是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累赘,按照玩家的思路最好是全部抛弃掉。

    可是……

    可是……

    何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瘦弱的孩子,十岁的年龄却不到五岁的发育,瘦弱到可怕却依旧努力的担负起作为一个哥哥的责任,何方不知道这个到底是游戏内剧情设定还是智能N-PC的性格塑造,但是……

    太过真实了。

    就好像那是一个真正在末日中努力存活的一个坚强的孩子。

    一万人,形形色-色,或许其中有很多自己都不知道的故事,他虽然不是什么救世主,但是基建游戏的乐趣不就是从无到有吗?

    如果这看上去毫无作用的一万人,有没有可能会有更多有意义的发展,但是在很多游戏中都会出现一些进阶之类的玩法,这些N-PC也许未必就是没有任何发展前途。

    更何况如果要重建希望城,如果将自己现在的N-PC调动出去也是很麻烦的事情,他的N-PC需要在城市内的岗位上继续延续职责,突然间调出一大批人出去很容易对城内造成冲击,如果到时候城内N-PC的数量没有补足,那将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漏洞,对他的城市无益。

    现在这一万人虽然并不怎么样,但是现在看来需求很低,可以先用,虽然建设时间会延长但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的试错,而且未来也许会和其他城市有交集,他可以提前通过这一万人的收治而进行一个先提实验,为日后可能的扩张和管理做准备。

    况且真的要丢下这上万的N-PC死去,何方是做不到的。

    虽然有些冒险,可何方做出了要接纳这一万人的决定。

    既然已经决定要彻底拿下希望城,甚至还要吸纳希望城残余的N-PC,何方就必须要尽快下手,毕竟就如同希望城的N-PC所忌惮的那样,魇兽已经开始在周边活动了,他们甚至都已经接触过魇兽,而魇兽发现目标是迟早的事情。

    如果自己不能尽快将希望城保护起来,一旦被魇兽侵蚀,那他现在所有的思虑都会毁于一旦,要重新从魇兽林的手中夺去希望城就需要耗费巨大的资金,得不偿失。

    其他的事情日后再想,现在要先想办法迅速的保下希望城的N-PC和希望城本身。

    何方越想越急,时间不能拖延,他迅速上线。

    “想要这一万人也并非不可以,但是这一万人并不能成为我们城市的居民。”此时在何方面前,吕狐伸出手指撩起火焰一般的长发,她半靠在椅背上,妖娆无比,长腿交叠成为一个非常好看的姿势,“他们没有资格,会拉低居民的平均水平,并且和正式居民不能拥有一样的工资,对这些人来说,我们所提供庇护就是最大的工资了。”

    何方找到了财务部的吕狐,这个嗜钱如命的女人在听到了何方的要求之后,并没有否定接受这一万人的存在,既然造物主想,她想想办法也不是不可以。

    “他们必须成为最下等的人,心甘情愿的卖力干活赚钱,可就算如此,我们也是全亏的,他们吃进去的东西恐怕都能超过工钱,真的要养他们实在是得不偿失。”吕狐显然对那些连其他移动城市都不要的被留下来的毫无希望的人们并没有任何的好感可言,她找不任何价值。

    “我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何方怎么思考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平衡这个关系,“我们的居民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创造价值的水平,可是那些N-PC真的什么都没有,如果给他们太好的待遇,对我们的居民很不公平,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定制标准,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金钱来衡量。”

    “我可以根据情况制定他们的工资水平,然后控制物价,这件事,您可以安心的交给我,我是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在可爱的城主大人手里占便宜的,您放心好了。”

    何方看着吕狐莫名的一个激灵,这个视财如命的女人一旦提到了钱的时候就会有前所未有的锋锐之色,简直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倒也不用这么苛刻,人家也不容易。”何方试探性的说道,希望吕狐能手下留情。

    然而吕狐却似笑非笑的斜睨了他一眼,似乎是猜透了他的心软。

    既然城市内一万人的安定吕狐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那么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让那一万人心甘情愿的给他们干活,让他们从绝望之中找到继续奋斗的目标,否则死气沉沉的N-PC要来只会降低他城市的幸福度。

    丧可是会传染的。

    “但是有一件事……”吕狐的声音绕过了何方正在努力的思维,她的手指绕着自己的长发,眼角含媚,“我可爱的城主大人,最重要的一点是,您要如何将这些人的心全部变成向着我们的呢?人心难测,我们需要有一个可以牢牢的抓住他们东西,让他们必须对我们忠诚。”

    “要怎么才能做到?”何方想过,和这个实际上是一件非常麻烦的问题。

    “给他们想要的东西,需求是忠诚的开始。”

    何方思索了一下,想要的东西?

    “可是如果我们直接给他们东西不就是违背了劳者多得的原则了吗?他们什么都没做就给,对我们的居民来说并不公平。”何方皱眉,他算是明白很多领导人做出接纳难民的决策是有多么不容易了。

    “不,并不是给他们有实体的东西,而是要给他们非常想要,非常需要,但是怎么都得不到的,又不需要特别实体的东西。”

    何方看着吕狐,吕狐似乎是在提点他,但是到底是什么,吕狐看上去也并非是能够想象出来的模样。

    现在在希望城,缺少东西太多了,食物、城主、希望……希望?

    何方皱眉,突然想到这件事,现在那一万人已经失去了希望,或许他可以给他们一个希望,一个肉眼可见的希望,一个非常明确的精神寄托,比如不会死亡,比如庇护。

    何方的脑海中回忆起了在希望城内十分明确的阶级,他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或许想改变会很困难,所以干脆就用他们所习惯的方式去重新回归他们的原本的生活习惯。

    要怎么给他们一个希望?

    “可爱的城主大人,您想到了什么?”此时吕狐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何方的身旁,轻声的询问着。

    “我在想,要如何给他们一个希望。”何方怎么想都觉得这已经是目前在希望城内的N-PC最需要的东西了,“但是希望这个分类实在是太大了,每个人的希望都不一样,我不能确定在希望城内的每一个人都是希望活着。”

    “是呢,每一个人的希望都不一样呢。”吕狐轻轻的笑着,很不走心,显然不会给何方更多的想法了。

    “吕狐,你的希望是什么?”何方问道。

    “我的希望就是可以有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伴随在我们可爱的造物主身边。”吕狐笑着靠近何方,却见到何方站起身,一愣,“城主大人?”

    “我也想去问问别人的希望是什么,也许可以有更多参考。”何方迫不及待就出门去了。

    吕狐郁闷的一个人坐在了何方刚刚坐着的椅子上,有些寂寞的想道,是不是应该再多撒撒娇呢?不然造物主对她的关注实在是太少啦!

    关于希望,何方询问诸研,诸研的答案则是:“我希望我所研究出来的每一样东西都能够帮助到城主大人。”

    崇鹰的希望是:“拥有世界上最强的远程武器,保护着城主大人和哥哥,然后我们三个永远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崇枭:“……”

    原知然的希望是:“成功的找到自我定位,成为一个能对城主大人来说非常有用的人。”

    国妙风的希望则是:“希望能帮助城主大人测量出所有属于您的地图,希望这个世界都是城主大人的版图。”

    戚泾渭听到何方的问话却是突然一笑:“世界和平。”

    何方疑惑的反问,他很诧异戚泾渭的希望居然是世界和平,然而戚泾渭却又补了一句:“在城主大人的带领之下的世界和平。”

    何方有些郁闷,最后找到了闵至舟。

    听到何方的话之后,闵至舟却很久都没有回答。

    何方有些诧异:“你难道都没有希望吗?”

    闵至舟揉了揉眉间:“我已经差不多忘记了希望是什么了,曾经是活着,后来是有更多的钱,再后来就是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资源,希望给队友更好的生活,而现在……我得到了一切曾经希望的东西,现在的希望,大概就是能一直过这样的生活吧。”

    “分拣垃圾吗?”何方问道。

    闵至舟沉默了两秒,突然笑了:“对,是分拣垃圾。”

    何方看着闵至舟笑得很开心的侧脸,作为曾经的城外人,闵至舟显然是很迷惘的,不像他的居民总是能够很准确的说出自己的希望是什么。

    “我现在其实很迷惘,我在询问希望的时候得到的都是不同的答案,只是这些答案里都有我。”何方坐在树荫之下,抬头看自己发展的良好的城市,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和对外来的希望,好像希望存在在他的居民之中都是理所当然的。

    闵至舟看着迷惘的少年,突然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对他们来说,你就是希望呢?”

    何方:“?”

    “只要你能够安全无忧,他们就可以通过你实现他们的希望,如果没有你,那希望将无从谈起,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实现希望的空间。”闵至舟觉得整个城里的人都表现的非常明显了,可为什么何方就是没有发觉,“你对他们来说,就是实现希望的信仰。”

    信仰?

    信仰!

    何方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突然想通了什么。

    什么东西可以寄托希望?是信仰啊!一个真心信仰着神明的人,在绝望之时会祈求神明,因为他们信仰着神明,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即便这个希望很可能不会降临,但是神明的本身,就是承载寄托着希望的!

    “我要……造神!”何方突然说道,“我要给城外的人,制造一个真正的神!”

    “恩?”闵至舟被何方的突发奇想给说愣住了。

    “神啊!神不就是可以实现各种各样的愿望吗?”在现实中烧香拜佛的多了去了,出行之前拜神,祈求平安拜神,希望考试通过拜神,希望家人安康拜神,神好像无所不能,遇事不决先拜神,神总有办法解决的。

    既然是寄托在现实中的游戏,那对神的看法也许是一样的呢?

    “一般城外人都是无神论者……”然而说完这句话闵至舟就哑声了,脑海中浮现出了什么。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见过神啊!如果让他们见到真正的神了呢?!”

    在闵至舟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曾经都不敢妄想的可怕的,如同真正的神一样的雕塑。

    那个被称为圣主的雕塑,以信仰为动力的,无所不能的雕塑!

    “地标很帅啊,只要做日常就可以启动和使用,让他们见一次地标,神这不就来了吗?!”何方觉得自己简直是机智万分,神是无解的,而人类对神的未知给神赋予了全知全能的能力,人类信仰神,是信仰着无法解决的一切都能够被解决的希望。

    “突然让他们见到神?”闵至舟觉得可信,但是又很困惑。

    何方这时候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抱着手臂思索。

    “对,不……不对,不能这么简单。”

    “任何突然降临的东西都会让人忌惮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让他们无法思考的机会中让神出现,危机……我很需要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危机,让他们切身实际的感受到恐惧才行,恐惧越深,神降临的时候被救赎的感觉才会越发的攻破人心里的防线。”

    “要怎么样才能拥有一次非常可怕的危机,又不会真正的伤害到他们呢?”

    “啊……我有办法了!”突然何方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突然拍了一下双-腿,兴奋蹦跶了一下迅速的跑走了。

    闵至舟看着少年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背脊一凉。

    虽然城主看上去无害,可实际上花花肠子还是挺多的。

    ——

    魏启轩手中紧紧的握着一个的小小的正方体,一直都在仔细端详,正方体很明亮,在月光之下都能发出很漂亮的白色的冷光。

    此时弟弟妹妹睡在他的身边,一左一右,三个孩子过于瘦弱的孩子只有相互靠在一起才能取得一点点温暖。

    现在已经是夜晚,希望城的高层很高,风有点大,他们只有蜷缩在一起才会觉得暖和一些,可即便如此也不愿意前往没什么风的底层,那里已经是他们再也不想回去的地方,谁也不知道是明天和死亡谁先到来,他们不愿意最后的自己还是死在那样的地方。

    魏启轩看着手中奇怪的正方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这是在那个看上去就脸色红润不愁吃穿,只要看着他就好像能获得安宁的大哥哥手里拿到的东西。

    大哥哥走了,带走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希望城已经不会再有其他城市来了,就算是来了,也不会带走任何人。

    失去了领导,失去了资源,他们失去了一切曾经可以赖以生存的希望城,现在的他们都是在苟延残喘罢了。

    所有人都知道会死,所有人也都接受了死亡的结局,可是魏启轩并不想这样,他还很小,他还什么都没有见过,他曾经还听过佣兵诉说各种各样的冒险故事,他的弟弟和妹妹还没有感受过作为一个成年人的喜悦,他真的不甘心就这样和大家一起死去。

    他想走,可是他走不了,他的父母早就已经死于饥饿,在父母死前甚至让他们吃掉他们的尸体。

    魏启轩没有吃,他总觉得一旦吃下了尸体,他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了。

    他们亲手埋葬了父母,可即便如此年幼的妹妹还不懂得什么叫做死亡,总是会在某些时候突然的叫想要妈妈。

    可是他的弟弟妹妹都很乖巧,她们似乎很早就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不哭不闹,即便是小小的不满也会立刻消失,就如同天生就不存在孩子的稚气一样。

    原本他以为佣兵会是他的希望,也可能是最后的希望。

    可是佣兵还是走了,他们离开了这一作城市,守门人亲口说的,看着他们完全离开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魏启轩很伤心,他很想要拼尽全力去追到佣兵的身后,用尽最后的力气祈求他们带自己走,但是他不行,他的弟弟妹妹还在身后,还在看着他。

    在看到佣兵离开的背影的那一刻,他真正的陷入了无尽的绝望。

    “哥哥,这是什么?”突然一声稚嫩的声音传到了魏启轩的耳中,他侧过头看到了此时刚刚醒来的弟弟,注意到他的手中奇怪的方块,伸出手想要去摸一摸那个方块额。

    然而魏启轩突然握住了方块,说道:“这不是玩具,哥哥不能把这个给你。”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东西应该如何使用,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这也许是那个佣兵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这个方块,也许是他们的生命中最后的转机。

    “哥哥我饿了。”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声音,妹妹也坐了起来,此时奶声奶气的朝着他说道。

    “哥哥,我也饿了。”弟弟也说道。

    “走吧,我们去挖点草,吃点东西。”运动一下也可以让身-体暖和一点,他能感觉到弟弟妹妹的体温偏低了。

    魏启轩带着弟弟妹妹到了草地上,经验丰富的他们很清楚的知道什么草好吃什么草不好吃,什么样的草能吃出甜味,什么样的又特别的苦,在月光之下找到好吃的草可能有点困难,但是总是能有收获的。

    因为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草。

    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多。

    “小心点,别挖到田地里种植的蔬菜了,那些要等到种出来之后才可以吃。”魏启轩和弟弟妹妹们说道。

    “好。”弟弟妹妹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大概是因为周围好吃的野草被挖光了,所以并不太好找,他们去了更远一点的地方。

    魏启轩站起身,隐约之间在黑暗中好像听到了什么,他抬头仰望着某个方向,在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行动。

    接着突然一声凄惨的叫声划破了整个寂静的夜空,魏启轩瞪大了双眼,他看到了正在努力的奔跑过来的守门人。

    “回去,回去,快回去!!”守门人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嘶吼,“全部都回到希望城里去,魇兽来了,魇兽来了!魇兽!!!”

    魏启轩的眼睛缓缓睁大,脑袋里一片轰鸣之声。

    魇兽来了。

    曾经大人们说过,一旦魇兽来了所有人都回到希望城,然后点燃在希望城内堆置的柴火,让巨大的希望城燃烧起来。

    他们都会一起死在希望城里,但是并不希望自己的身-体被魇兽种子控制,变成魇兽,给在其他城市的人带来危险,或许那些城市中有他们的亲人。

    已经是时候了吗?

    已经到了必须要死亡的时候了吗?

    手中的方块深深的刻印在手心之中,在手心印出了血印,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弟弟妹妹迷惘的看着一脸惊恐的奔跑过来的守门人,都不理解的看向魏启轩。

    而魏启轩此时却浑身僵硬。

    远处的守门人和另外两个探测小队疯狂的奔跑着,他们的面容是扭曲的,恐惧的,抗拒的,即便是接受了即将到来的现实,在真正的面对之时,他们还是会控制不住的逃跑。

    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在这一片被月华镀上了美丽的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魏启轩抬着头,对上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死寂、冰冷、毫无感情,漆黑的宛若吞噬光明的地狱入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