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4章 第 64 章(1 / 1)

    64

    神命正宗连睡两天,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整件事情的处理已经到了中后期。

    庵歌姬或许没有五条悟那么强势,但是自己学生的任务出了如此大的问题,她当然也不会沉默不语。

    更重要的是, 这件事背后是明显有推手的。

    如果说按照最初的剧本还不明显的话, 那么东京校三人组的介入, 就直接把这件事的疑点推向了顶峰。

    毕竟, 神命正宗是明确把“两案合并”的事情完整报上去了的,但是伏黑惠他们在偷偷借着辅助监督的名义去查询的时候,却发现关于“睡美人”事件都仍然是一些表面的东西。

    神命正宗那么重要的判断和情报竟然没有登陆上去, 实在是让人觉得奇怪。

    虽然说, 神命正宗和伏黑惠他们三人的时间线基本重合,后者与前者错开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半天而已,但是这样特别关注的任务, 由一个“特级”报上来,本来就是要即速处理, 然后当时上报讨论的。

    一般来说, 按照正常的速度, 全流程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更何况,总监部那样重视神命正宗, 甚至是明里暗里给他开了后门, 怎么可能不重视他所说的话。

    甚至是, 这个消息有过神命正宗的辅助监督三条真汇报的记录,但是却好像石沉大海了一样, 现在查起来只有“系统错误”这四个字来作为回复。

    再加上五条悟本身就已经怀疑高层当中有问题, 那么显而易见, 总监部里的人肯定是有问题的, 而且总监部也是一定存在着分化的。

    内奸。

    而且,神命正宗的这件事——一个名不副实的特级咒术师,被安排了一个甚至超特级的任务,回头来看,这完全就是送人去死的行为。

    换句话来说,对于某些人来说,神命正宗的命——也可以说是他的死,是一件绝对必要的事。

    甚至是暴露内奸,用这样明目张胆的方式也要除掉。

    那就是很迫不及待的目的。

    为什么要一个人死,无非是惧怕他活着会造成什么结果。是这份力量的潜力?想要把他杀死在萌芽之中?

    还是,担心他活着的存在本身,担心他或许知道的某些事情?

    而且不能确定的是,是否只有总监部的人参与其中,高层当中,还有御三家的人存在——

    五条悟不自觉的想的有些多了,先前看了动用五条家力量,找到的关于“衹王家”的一些线索,但是那些只言片语,却让人觉得这是个很邪性的家族。

    当然,这些只言片语只有一些出现的时间,但是只要是有“衹王”这两个字出现的时间前后,总是伴随着大量恶性的事件。

    一次两次是巧合,但是连续出现的次数多了,实在是不能不让人多想。

    而且,五条悟隐约感觉,在记录衹王的时候,那些记录即使是有忌惮和回避的。

    虽然他自己也经常拿御三家涮着玩,但是能够忌惮到连记录都回避,这就很有意思了。

    因为这样的种种考量,所以即使总监部那边有在催促,京都校那边隐约也有些压力,但是庵歌姬和五条悟都顶住了,家入硝子开了病危的证明,让神命正宗一直非常安稳的留在了东京校内。

    所以,神命正宗睁开了眼睛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身处于之前交流会中曾经到过的家入硝子的医疗室。

    这里的消毒水味并不浓,清理诅咒残秽靠的不是普通医学的产物,而是家入硝子特殊的咒力,还有混合咒力制作出来的特殊药品。

    神命正宗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里留下了一个疤痕,但是并没有异化的感觉,只是贯穿伤的正常痕迹,看来虎杖悠仁的能力用的非常顺利。

    一开门,就看到了站外门外面,鼻子以上都被门框拦住了的人——家入硝子该不会是故意把这里的门框弄得这么低的吧。

    从他的角度,最明显的就只能看到那仿佛吐了唇彩的嘴唇。

    不对,好像不是仿佛。

    神命正宗往后退了一步,让五条悟低头走了进来。

    “五条先生。”神命正宗刚醒过来的声音有些沙哑,太久没有润喉的感觉撕扯得他的嗓子有些微微的刺痛。

    五条悟看神命正宗的眼神几乎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嘴唇,马上弯腰凑过去,“哦?正宗这是一直盯着老师我的嘴唇在看啊。”

    被抓包了。

    但是神命正宗不感觉尴尬,而是非常认同且坦诚地点了点头,目光依然一转不转,好像很好奇似的。

    这种亮晶晶的眼神让五条悟很受用,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管唇釉,抛起来又接在手中“果然,硝子用的都是高级货呢,效果不错,比野蔷薇、真希还有棘的要好用了,而且……这个味道很像草莓大福,不错,好评。”

    硝子小姐从各种各样意义上来说都很辛苦呢,用学生的唇釉涂嘴的老师是屑——不对,钉崎野蔷薇和禅院真希也就算了,怎么狗卷棘也有唇釉这种东西?

    好像无意之中发现了狗卷棘某些地方奇怪的属性。

    “五条老师我好幸运,他们来的时候你都没醒,我一回来,你就醒了,果然是老师我的气场不同吧”五条悟跨坐在滑轮椅上,手臂放在靠背上,长腿在地上倒腾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滑着座椅做了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病床前。

    神命正宗给自己倒了杯水润喉,温热的水流淌过喉管,让他说话时候那种刺痛感消失了不少。

    “嗓子舒服点了?”

    “嗯……好多了。”

    “真的是好危险啊,你的状况,”五条悟一手托着下巴,“如果不是悠仁他们和硝子,还有竟然主动加班的七海海,你现在都坐不到这里来了哦。”

    神命正宗颔首,“嗯……我都知道的,实在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这个回答其实是让五条悟感到意外的。

    这都是神命正宗不省人事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神命正宗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心里知道五条悟的疑惑,神命正宗并没有卖关子,在五条悟发问之前就主动开口,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鬓角,“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意识是很清醒的,包括七海先生和家入小姐的话,还有后来进来的吉野君和虎杖君,我都有感觉,只不过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形容起来的话,就像是鬼压床,精神是很清晰的,但是身体却无法回应精神。

    五条悟若有所思,打算一会儿再详细问这件事——

    “那就直入正题——你意识消失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五条悟被眼罩遮着眼睛,让人看不到眼中的情绪。

    神命正宗手中拿着杯子,把嘴唇上沾着的水舔干净,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事无巨细地从头说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