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3章 第 63 章(1 / 1)

    63

    收到「阿修蕾」碎卡信息的时候, 神命正宗刚刚被改造人狠狠的踹了出去,背脊撞在石板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子。

    他的衣服上沾染着灰尘和自己的血迹, 额头上有着明显的划痕,脖颈后侧也有一道很深的伤口。

    真人制作的改造人太多了, 除了地面上那些散落着的,手上还扔出了许多。

    而神命正宗手上能用的咒灵基本上被消耗一空, 唯独剩下的漏瑚和真人的战斗也渐落下风——这并不是说明漏瑚本身的实力没有真人强,而是作为神命正宗的咒灵,漏瑚的实力其实会受到神命正宗咒力上限的钳制,拖得时间越久,神命正宗能够维持的咒力也就越弱。

    他可没有什么无限咒力可言。

    那种大挂,他没有。

    一个间隙, 真人化作袋鼠蹄一样的东西, 用力踩在漏瑚头上的富士山中。炽热的岩浆烫着脚底。在熔岩爆发出来之前, 真人借力扑了出去。

    本来, 和漏瑚的战斗就不是目的, 腿部肌肉收缩又弹开的力度让他的速度达到了一个极限。

    最让人绝望的是, 神命正宗这双特殊的眼睛能够捕捉到他的速度和他攻击的轨迹, 但是他的身体却无法跟上眼睛的速度。

    之前投放在真人精神当中的暗示还在, 还能启用一次。虽然或许会起作用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 但是对于现在来说, 肯定是够神命正宗躲开这致命一击的。

    但是, 神命正宗没有用。

    因为没有必要。

    他需要这个攻击。

    做好了心理准备, 神命正宗硬扛着让真人异变如刀的手穿过了自己的胸口。

    大量的血液落在地上。

    真人异色的瞳孔泛着兴奋的光芒, “无为转——”

    术式的效果开始升起, 他的伤口就像是被煮沸了一样开始冒泡, 提前准备好的咒力全力的抵抗着术式效果。

    被提前投放的降织千紫郎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比人还要高的黑色巨镰“叮”的一声直冲冲的捅了下来。

    开刃正对着真人攻击而来的异变的手。

    “铮——”异变如金属一样的手和镰刀撞击擦出了一串火花,停滞住的身形让真人和踩在「死神之镰」上的降织千紫郎眼神对在了一起。

    用力向下,真人异变的手被截断,术式「无为转变」被迫中止。

    绿色边框的眼镜在黑暗的环境下隐隐发黑,降织千紫郎那双总是写满了温柔的眼睛里尽是冷意。

    “啊嘞,你又是谁?”真人明显非常意外,以他的感知竟然没有发现这个骤然出现的咒力源。

    真的仿佛鬼魅一样,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

    他没有来得及将神命正宗捏成自己之前预想当中的样子,而对方那种用纯咒力抵抗他术式的那种感觉让他兴奋。

    「无为转变」是能够直接针对灵魂的术式,而在那个瞬间,他竟然在神命正宗的身体里感觉到了复数的灵魂。

    而能够抵抗他术式的,可不是简单的咒力,一定要是源于灵魂的力量才行。

    也就是说,神命正宗的灵魂上——有什么东西。

    “无意义的问题。”降织千紫郎的声音少有这样毫无感情的时候,手抓在镰柄上,腰身用力,双脚朝着真人的腹部踹了出去。

    相当意外的力量让真人后退开了数米之外。

    此时,岩溶般的热量从楼上流了下来。

    神命正宗眼神暗了一下,手指微动,咒力收缩了起来,身体内一瞬间仿佛荡空,咒灵操术往回一拉。

    漏瑚顿时消失在了从高处挑落的空中,只余下烫穿了地面的液体证明了他的存在。

    真人站在原地歪头,突然眼神发亮的看着神命正宗,“诶呀,连维持术式的咒力都没有了啊!”

    神命正宗也非常配合,整个人喘着气,像是有些虚脱了的样子似的,额头上的汗还没有消失,他的脸色在月光下有些发白,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异变的伤口没有流血,而是鼓起了一团肉块,看起来很恶心。

    但是这个恶心也抑制了心脏的损伤,否则贯穿伤就已经足够要他的命了。

    降织千紫郎落在地上,拉起镰柄,巨大的镰刀在他的手上灵活的就像是另一个手臂一样,在手腕身前旋转了数圈。

    “神命正宗。”降织千紫郎背对着神命正宗开口。

    神命正宗有些吃力的抬头,眼神中透露出几分迷茫,“你、谁?”

    降织千紫郎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被链子穿戴在脖颈上的戒指在衣服下发出了淡淡的亮色,一只狼毫笔出现在手指间——大笔「混沌」,这是降织千紫郎作为专司防御的「戒之手」用来发动「解缚」的武器,墨汁在狼毫处被拉出,却没有顺着地心引力掉落在地而是浮在降织千紫郎的身边。

    挥笔向后,墨汁顿在神命正宗的身前,眼镜反光,降织千紫郎看着他,手上的「混沌」突然消失了,“这个咒灵的术式反而救了你,不然贯穿心脏的伤,你撑不了多久就会死的。”

    不能「解缚」,这个时候如果真人的「无为转变」失效,膨胀起来的心脏附近的肉块就会像出现贯穿伤的洞口,那神命正宗就真的要凉了。

    这还不是神命正宗碎卡的时候。

    同调率太低了,阿修蕾没有达到百分之百就碎卡,有栖川桥略微感到了一些遗憾。

    毕竟同调率越高,碎卡之后产生的系统能量就越多,就越有利于主系统的修复。

    “这么说,我还得多谢他咯。”神命正宗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腰腿都用不上力,于是干脆就摆烂一样的席地一坐。

    真人的耳朵很灵敏,听着他们来的对话,双手一合发出了击掌的声音,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回了原样,被砍断的异变手剑根本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影响,“要感谢我吗?那按照人类的礼仪,只是口头上的感谢不行吧,这可是救命之恩呢!”

    就连有栖川桥都想吐槽一句,这话真的好不要脸。

    “本来会有生命危险就是因为你吧!”神命正宗瞪大眼睛伸手指着他。

    “讨厌,明明是小正宗先贪图我身子的——”真人有些娇羞——这个词用来形容真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神命正宗被膈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虽然这个话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说出来怎么就这么奇怪的呢?

    “多说无益。”降织千紫郎举起镰刀,“我只是奉命来此。”

    下一秒,降织千紫郎消失在了原地,神命正宗的「邪眼」不自觉的打开,动态细致的看着一身黑衣仿佛融入了月色的人。

    花火在空气中撒播着,像是夜空下的仙女棒,竟然给了人一种很温柔的错觉。

    几个呼吸的时间,真人和降织千紫郎已经轮转交手了十数招。

    千紫郎的身形仿佛隐藏在了镰刀之后,非常优秀的战斗意识让他几乎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在攻击中露出来过,这让真人几无下手的余地,陷入了一种被动防守的状态。

    真人也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人和旁边的神命正宗在战斗水平上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锋利的镰刀攻击面积极大,看上去笨重却意外的灵活。

    接连消耗力量制造改造人、和漏瑚战斗过之后,现在完全落在了下风。

    他双手为触|手,将镰刀刀锋卷了起来,想要以此来限制镰刀的攻击速率。降织千紫郎连身形停滞的意思都没有,手一松,翻身踩在「死神之镰」的刀尖上,「混沌」笔的光在真人眼前一闪,和月夜融为一体的黑色墨汁几乎无法被肉眼察觉到,但是那种极致的威胁让真人感觉一种本能在疯狂的叫嚣着。

    离开原地,离开这里!

    不能被击中,不能被抓到!

    仿佛是来自灵魂的声音,真人甚至没有变化手松开的机会,他直接从三角肌的位置将身体的一部分截断弃掉,只要本体还在,身体的部分要多少都有。

    他脚踩地想要后退。

    “太迟了。”

    降织千紫郎的声音一沉,墨点连线成绳,一挥间又扩散开成网,覆盖了十数米的距离。

    降织千紫郎的「解缚」带着最柔软的姿态,确是所有「戒之手」中最尖锐的。

    真人有极沉、仿佛巨山一样的东西压了下来,让他身体里的咒力完全停滞,甚至给人一种咒力消逝的感觉——和咒术师不同,咒灵自己的身体就是由咒力组成的,咒力的消逝本身就是一种祓除的过程。

    死亡的威胁像是一把刀架在真人的脖子上,让他的求生本能刺激了他的潜力。

    “咚。”

    “咚!”

    “咚——”

    一种仿佛模拟着心脏的声音在真人的胸腔内产生,黑镰挥动带来的杀气已经刺向真人眼球的时候,一种空前的咒力爆发了出来。

    从真人嘴里突出的一双手臂在「解缚」中撕开了一个口子,紧接着,地面上拔地而起许多带着奇异掌纹的手,将一片区域内完全包裹起来。

    闭合——

    “感谢你啊,咒术师——!”真人的脸上满是兴奋,双手敞开在两边,扭曲的声音在巨手上回荡着,“领域展开——「自闭圆顿裹」!”

    这领域绝对是触碰灵魂的「无为转变」的变体延展,再加上领域必中的这个条件,「自闭圆顿裹」的能力都是可想而知的。

    既然可想而知,有栖川桥自然不会毫无对策的就把真人逼到死亡一线来刺激他的领域。

    降织千紫郎抬起手,虚空点在系统的屏幕上,对着调出来的「降织千紫郎」马甲卡用力一握。

    “咔嚓——”

    一个只有有栖川桥的马甲卡才能听到的声音微妙的响起。

    【系统警告!】

    【马甲卡「见习戒之手·降织千紫郎」已损坏。】

    【系统修复中——】

    【系统修复中——】

    【修复进度1%、2%、3%……】

    这是之前阿修蕾碎卡的时候,有栖川桥察觉到的,当马甲卡进入一定程度损坏之后,系统就会开始修复马甲卡。

    可以带着损坏正常使用,但是在修复的过程中,马甲卡会处于无法选中的状态,就连有栖川桥自己都无法回收。

    像阿修蕾那样程度的一次性大面积损坏当然会修复失败,但是主动撕开马甲卡的口子,却在系统修复的范围内。

    有栖川桥就是要利用这个系统修复时间的bug。

    有栖川桥看着几乎一秒一个的百分比,知道这个bug只能给他100秒的时间来使用。

    在这个时间内就要完成预定的任务。

    真人看着被他拖入领域当中的降织千紫郎,激动极了。

    能够触碰这样一个看上去就知道强大的灵魂,太让他激动了。

    尤其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展开领域,一定要捏一个好的……

    啊嘞?

    真人抬起的手突然顿住了,眼前的拿着「死神之镰」的降织千紫郎站在他领域中的巨手上,整个人的神色冷然得要命,眼睛当中仿佛没有一丝焦点、没有一丝光亮。

    更重要的是——

    系统针对马甲卡无法选中的规则高于领域展开的必中规则。

    反映在真人这里,那便是——

    “没有……灵魂?”真人感觉自己抓了个空,眼前的人仿佛只是一个充气的皮囊,在这个皮囊之下没有一点燃烧的火焰,没有一点填充之物。

    “怎么可能!”真人失声大叫。

    “唰——”黑色的镰尖狠狠的捅在了真人的胸腹,一股冲击力让真人猛然呕出了一团近似于血液但是又似乎不是血液的东西。

    灵魂信息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降织千紫郎的手按在镰刀上,用力在真人身体内搅了两下,有什么东西喷溅在了他的脸上,让他俯视的眼神看起来更加让人心生恐惧,“呐,咒灵——你觉得,是先有□□,还是先有了灵魂?”

    他终于把这个问题反向抛回去了!

    真人感觉到了一种切实的恐惧,这是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这个他无数次问出去的问题,终于也被踢回给了他。

    【修复进度31%、32%、33%……】

    不过,降织千紫郎不需要他的答案,因为显而易见,“我猜你的答案是‘灵魂’?”

    在「自闭圆顿裹」中,真人可以把自己的术式无限放大,在必中的条件下立于不败之地。但是没有什么术式是没有弱点的,在他接触别人灵魂的时候,实际上也是把自己的灵魂暴露给了别人。

    只是大部分时候,没有人拥有触碰灵魂的能力而已。

    而降织千紫郎本身不具有这个能力,可由「戒之手」力量产生的武器带着净化的力量,直冲冲的捅入真人现在这个无限接近于灵魂体的状态,撕开了他的本源,让他的咒力大量的流失了出来。

    “真遗憾,回答明明应该是肉|体才对。健全的灵魂和健全的精神一起,寄宿在健全的肉|体上。”降织千紫郎低声,几乎是呢喃般的语气,“□□才是一切真正的核心。”

    【修复进度59%、60%、61%……】

    领域展开需要大量的咒力维持。

    伴随着真人被撕裂的伤口中大量咒力的流出,用来维系「自闭圆顿裹」的力量已然不够,就像是危房一样,开始从内部掉落着碎片。

    一点又一点,肉眼可见的坍塌着。

    降织千紫郎另一只手上掏出「混沌」在指尖旋转起,墨汁萦绕在手旁,伴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扩散开来如黑刺一样刺进了真人你身上所有的关节和穴位。

    【修复进度88%、89%、90%……】

    真人感觉身体被完全束缚了起来,咒力完全滞涩着,一点也无法调动。

    真正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领域内的手石化碎裂,整个「自闭圆顿裹」失去了供应,全然塌了下来,散落了满地,最后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剩下。

    【修复进度100%】

    【马甲卡修复已完成】

    【消耗意识精灵500点,剩余3600点】

    有栖川桥: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这个也太贵了。幸好虎杖悠仁成为「戒之手」之后一次性供应了两千的意识精灵。

    巨量经验包,不愧是你。

    降织千紫郎收起了巨镰。

    “结束了。”他站直,说话之间却没有低头去看跪在地上的真人,而是转头去看神命正宗。

    懂了懂了。

    是时候让另一张马甲卡来捡便宜了。

    因为真人已经被完全束缚了起来,领域消耗和精神上的打击让对他的收服意外的比对漏瑚的收服还要顺利。

    掌握了真人的【真名】,神命正宗正要把宝可梦球收进去的时候。

    降织千紫郎伸手阻止了他。

    用「混沌」的笔杆后在他的眉心点了一下——

    神命正宗的眼睛里的光闪烁了起来,静默着空气中流逝着时间。

    大概六七个呼吸之后,神命正宗的连眨了两下眼睛,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化了起来。

    眉宇间甚至带上了几分沧桑。

    【马甲卡「神命正宗」同调率上升至86%】

    【马甲卡「神命正宗(隐藏模式)」已启动】

    “事情到哪里了?”他开口问道。

    降织千紫郎低下头,看上去有几分恭谨,“一切顺利。”

    “嗯。”没有多说什么,神命正宗「邪眼」睁开,清理掉了真人被自己收服的这一段记忆,捏造了一个他逃离的虚假记忆,然后暂时断开了自己和宝可梦之间的联系——这样在他下一次召唤之前,真人都会保持一个相对独立的状态。

    降织千紫郎解开了真人身上的束缚,看着对方眼神有些空洞的、机械式的改变自己身体的形态,在已经损坏的结界的边缘溜了出去。

    “记得那个时间,不能让祗王夕月永远待在黄昏馆中。”神命正宗摸了摸自己胸口上的伤,收服宝可梦的过程将咒力几乎消耗一空。

    降织千紫郎点头,“明白。”说完,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面镜子。

    对着镜子,神命正宗开启「邪眼」,对着镜中的自己施术。

    篡改了自己记忆的同时,大量的精神力消耗也让他感觉脑神经一阵刺痛,紧接着便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全然是一个力竭重伤晕倒的形象。

    结界外有人靠近,已经濒临技能卡使用时间极限的结界很难再支撑下去,降织千紫郎就用武器钉在真人逃离地方的边缘,受到创伤结界开始了肉眼可见的破碎过程。

    降织千紫郎掐着时间隐藏在几乎坍塌大楼中,感受着咒力的波动把那把「断日」翻了出来,远远的掷出去钉在了晕倒的神命正宗旁边。

    这个咒具其实很好用的,当然不能就这样丢掉。

    刚刚做完这些,降织千紫郎就感觉有人来了。

    他把自己全部的气息都收缩了起来,让自己完全隐藏在黑暗之中。

    伴随着轻声到几乎没有的脚步,发现了晕倒神命正宗的,是赶来的七海建人。

    另一个战场上结束了战斗的三人,尤其是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当然还记着那个布偶咒灵说的“目标人物在神奈川”,而在那之前,虎杖悠仁就已经通过阿修蕾的描述知道了所谓“目标人物”就是指神命正宗。

    这种事和辅助监督报告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都知道了对方有危险,他们三个来不及也没有能力再赶过去,但是通知一下正在神奈川的咒术师还是可以的。

    吉野顺平和七海建人相对比较熟悉,也知道对方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场地就在神奈川。

    对吉野顺平来说,七海建人靠谱的大人形象深入他心,于是便给对方递了消息。

    七海建人,日常深夜加班。

    和自己的心情不相干,知道了自己附近会有未成年高专学生有生命危险,七海建人的性格当然不能做事不管,于是就开始了主动加班。

    顺着特级咒灵漏瑚赶路留下的残秽,他找到了不省人事、生死不知的神命正宗,并且连夜将其送到了更近的东京校中,通知了他的班主任庵歌姬。

    确认七海建人彻底离开,降织千紫郎才趁着夜色离开。

    *

    神命正宗的伤比看上去的还要严重得多,几乎就是致命伤。

    但是胸口的异变有微妙的保住了他的性命。

    家入硝子看着他能在病床上的人,他的反转术式可以救人,可以一定程度上消除诅咒,但是却没有办法消解他人术式的效果。

    但是胸口着鼓胀起来的肉块如果不变回来的话,一样是慢性死亡。

    “不行,如果不想办法把这一部分祛除掉的话,我的反转术式也无能为力。”家入硝子叹了口气。

    “这个咒力的反应……”七海建人感受着这有些熟悉的咒力,突然说道:“果然是真人。”

    吉野顺平他们在消息当中提到的咒灵的名字没有错。

    “家入前辈,我记得之前听吉野君提起来过,东京校里有衹王家的「戒之手」,对不对?”七海建人和这一届的东京校联系并不深,所以有些信息也只是听说。

    家入硝子点头,“说的是碓冰和莲城那两个孩子吧,确实是,怎么了?”

    七海建人言简意赅的把之前看到的丛雨九十九利用「戒之手」能力分离真人术式的事说了出来。

    “最近一段时间我和九十九君、十瑚小姐的合作比较多,听他们的描述,那种「解缚」的能力是每一对「戒之手」中都会有一个的能力,碓冰君和莲城君中,应该也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七海建人仔细思考着。

    就算是对「戒之手」的了解不多,但是一些基础的东西,丛雨姐弟并没有避讳过他。

    听着这话,家入硝子的心情没有放松,眉头反而是皱得更紧了,“碓冰和莲城还有钉崎三个人不在东京,在岩手县,任务没有完成,就算是现在紧急往回叫人也来不及,神命撑不到明天天亮的。”

    这个「无为转变」所接触的地方太过于致命,是心脏的位置。

    这几乎就是死刑了。

    死亡的咒术师很多,就像是夜蛾正道所说的,咒术师不存在无悔的死亡。不论是家入硝子还是七海建人,他们见证过的死亡太多了——但是,这样眼睁睁看着一个未长成的一年级学生缓慢的步入死亡就是另外的一件事,那种无力感让人挫败而难受。

    就在两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医务室想起了敲门声。

    是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两个人回来了。伏黑惠还没有回来,现场还有一些后续的工作要做,一些线索要收集,等待辅助监督来集中处理也需要时间,普通人还要统一送往指定医院进行检查,还有一些详细报告要写。

    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两个人都带伤,他们俩当然要优先回来让家入硝子帮忙检查疗伤才行,留在现场的自然就是伏黑惠了。

    一进来,一个高情商的人、一个对气氛很敏感的人,一下子就察觉到了空中当中的沉重。

    “怎么了?”虎杖悠仁主动开口问道。

    七海建人看到吉野顺平,他记得之前对方说过,他属于专司进攻的「戒之手」,并不具有「解缚」的能力。之前在那个学校当中,使用「解缚」能力的,也是丛雨九十九。

    但是,他还是抱着一点希望问道:“吉野,现在有可以使用「解缚」的能力者到高专来吗?”

    听到这个问题,吉野顺平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虎杖悠仁。

    虎杖悠仁听到这个刚刚熟悉起来的词,用手指了下自己,“我。”

    七海建人愣了一下,“你?”

    “是个有点长的故事了,七海先生。”吉野顺平揉了下鼻子,“不过确实就是虎杖说的,因为一些原因,他现在是我专司防御的搭档。刚才的战斗里,他已经用过「解缚」的力量了。”

    简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现在可不管那些背后的故事,「解缚」和治疗越早越好。

    在七海建人良好的表达下,两人很快了解了情况。

    “我没有问题!”虎杖悠仁认真道,他举起手,套在指头上的戒指中樱粉色的纹路在戒指表面亮了一下,带动起整个戒指的微光覆盖在手上,一黑一白两个拳刺套在手上。

    家入硝子行动力很强,这时候言语没有行动重要。她一点也不墨迹,直接指挥着虎杖悠仁站到她旁边来。

    反转术式要提前准备好,等到「解缚」还未完全完成的瞬间就要到位,保证心脏的跳动,并且防止瞬间过度的溢血。

    幸好,这样的工作对于家入硝子来说并不陌生。

    「解缚」的过程非常顺利。

    虎杖悠仁是相当天赋型的选手,之前战斗中的那一次「解缚」让他记下了使用这个力量时候的灵感。

    这次在没有威胁紧迫自己生命的情况下,他依然非常流畅的使用出了这个特别的能力。

    真人的术式被剥离的瞬间,家入硝子的已经用咒力按住了神命正宗的的出血口,贯穿上的两边要同时兼顾,这个变动的过程让昏迷当中的神命正宗皱起了眉,无意识的发出了呢喃一般的痛苦□□。

    看着他的情况转好,七海建人心下也松了一口气。

    “七海先生,果然还是那个叫做‘真人’的咒灵吗?”吉野顺平看着被分离出来的东西,问着旁边和他一起正看着治疗过程的人。

    “嗯,我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现场的残秽非常复杂,有大量的改造人和咒灵被祓除的痕迹。我没有直接看到咒灵真人,只有神命和他的咒具。毫无疑问,是一场恶战。”七海建人看着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高层竟然会把这个“宝贝”单独派去这样的任务?

    先前五条悟还和他提过神命正宗身上的一些疑点,现在反倒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咒灵祓除的痕迹?真人被神命同学祓除掉了吗?”

    七海建人摇摇头,“我不确定,但是——我总感觉真人不会这么容易被祓除。神命是咒灵操使,或许被祓除的是他收集的咒灵。”

    这些都要等神命正宗醒来之后才能有答案。

    七海建人离开前就已经通知辅助监督封锁现场,一会儿确认了神命正宗没事,他就要连夜过去查看了。

    那种强大的残秽是有极大咒力过的标志。

    可能是……领域吗?

    但如果是领域,神命正宗又是怎样活下来的?

    这些都是未解之事。

    吉野顺平点了点头,垂眸思考着什么,却也没有再开口。

    除了咒灵的事,他还要和黄昏馆那边去报备一下虎杖悠仁和他成为搭档的事,尤其是要和祗王夕月以及馆长先生说一下。

    在那之前和莲城焰椎真联络一下,问一下有没有先例可循也是一点。

    到时候,应该也会让虎杖悠仁去一趟黄昏馆中。

    只不过——吉野顺平并不是不谙世事,他在进入高专之后的一段时间就知道了虎杖悠仁体内有两面宿傩的事情。

    ——不是有意识的有人告诉他,而是他在练习「戒之手」能力的时候,被虎杖悠仁脸上突然多出来的嘴给狠狠嘲讽了一番。

    自然而然的,他就知道了虎杖悠仁身上背负的东西。

    甚至一个瞬间,他有些窃喜。因为有衹王这个身份在和衹王家的力量在的话,说不定能够让虎杖悠仁避开「死刑」也说不定。

    但同时,这也有可能造成更大的麻烦,不论是给衹王家还是给虎杖悠仁自己,还有五条老师和学校。

    一想到这些,吉野顺平也觉得有些头疼。

    但是不能逃避,不论是什么情况,都要尽量提前准备好才是。

    他和虎杖悠仁已经成为了搭档,无论如何都是要共进退的。对方起誓不会背叛他们之间的羁绊和友谊,他也是一样的。

    吉野顺平也愿意做出一样的誓言。

    “吉野,过来躺下。”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基本上稳住了神命正宗情况的家入硝子出声唤回了陷入思考的吉野顺平。

    他和虎杖悠仁也是需要检查和治疗的,以防止有什么看不到的地方留下暗伤。

    家入硝子的神色有些疲惫,眼下的青紫已经到了发黑的地步,皮肤状态看上去也不太好。

    一看就是熬了好久的夜。

    她掏出一根烟在鼻子下闻了闻,却没有在这些学生们面前点燃。

    “七海,你去忙吧,这里有我。”家入硝子换了双新的手套。

    “嗯,这里就麻烦你了,家入前辈。”

    吉野顺平和虎杖悠仁也支起身子和他道了别。

    尚未醒来的神命正宗却不影响有栖川桥的兴奋。

    一切都如他的计划一般。

    没有提前往回调碓冰愁生的马甲卡,当然是因为他有其他安排——就是为了要让虎杖悠仁成为神命正宗救命恩人一样的角色。

    让这个马甲卡也顺理成章和巨量经验包建立起联系,同时也让他能够暂时留在东京校中。

    有些线索要直接交给五条悟这个不会受到牵制的人才行。

    要调动五条悟更多的深入其中调查的积极性。

    这次的事件,虽然中途出了点微妙的意外,但是————

    哪怕不看收回的意识精灵,其他方面的进度可也比原先想的还要多多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